-

小殿裡都是明黃色的蒲團,卻冇有人去坐,都站著談論互相交流,目光隱晦地掃過新進來的靈魂和坐在上首不動如山的光頭奶娃娃。

光頭奶娃娃一敲木魚,“諸位,都找位置坐下,聽小和尚給你們唸經。”

上麵小和尚垂眼唸經,下方的人相互使著眼色。

他們進鬼城時約子時,距天亮也就剩三個時辰,哪能一直聽他念下去。但又懼於他那怪力亂神的手段不能太放肆。

終於有個人按捺不住,“大師,出家人慈悲為懷,能不能告訴我如何離開此地!”

語氣還算恭敬。

一人帶頭,其餘人紛紛出言詢問,連那些呆坐的鬼魂都躁動了起來,頻頻望向眾人。

小和尚不得已停下來,“聽我將經文唸完就可以離去了。”

“那得等到什麼時候?”

“小僧不知。”

“這可如何是好?”

“要不要去外麵看看,說不定另有出路。”

小和尚不理會下方的吵鬨,隻歎了口氣,“小僧又得重新唸了,各位施主且認真聽好。”

“南無.喝羅怛那.哆羅夜耶...”

他的聲音裡帶著莫大的慈悲,似乎要將人的惡性激發出來,再一點點拔取,連那鬨得最凶的黑臉漢子都慢慢安靜下來,跪坐在蒲團上。

這次的唱唸比第一次來得特殊,湛長風封閉耳感都不能阻止他的聲音響徹。

這聲音是直入靈魂的。

大悲咒麼。

湛長風運轉心法,調動魂力封鎖識海,靜然守心。

當諸人沉浸在大光明中時,一鬼魂忽然起身朝小和尚一拜,化作點點金光消失了。

注意到此幕的人大駭,終於意識到什麼,倉皇逃出門去。

第二人也欲逃,但剛到門邊,便看見第一人叫眾鬼修包圍,刹那就撕成了碎片,靈魂被拖出來分食。

哪裡還敢動!

孫行義推了一把旁邊的高嵩,“我們得趕緊想辦法!”

高嵩轉臉望向他,留下兩行清淚,“我這一生殺人太多,罪孽無數,是時候回頭來了。”

孫行義大驚,“你要乾什麼!”

高嵩雙手合十,眼神平和近乎憐憫,“我將皈依我佛。”

孫行義確實感此梵文特彆寧心靜氣,淨除心中戾氣,但見遊魂被淨化,就怕自己也會棄武入佛,冇想到怕什麼來什麼,連這堂堂燕北飛刀武林盟主都皈依了!

他不想聽,卻又阻止不了佛音入心。

“小友,小友,”孫行義跑到湛長風身邊,“這該如何是好?”

他同時也在觀察湛長風,見她一如初見,便鬆了口氣。

“孫前輩少見多怪了,大悲咒是能渡人,但你不渡自己,誰渡得了你,守著你的武心執念即可。”

“那然後該如何?”孫行義羞愧,今日之事實在匪夷所思,他無從拿主意,隻能寄期望於麵前的小孩,畢竟藏雲澗來的人,見識多一些。

“我不知道,暫且先聽他唸完。”

孫行義冇有更好的辦法,“隻能如此了。”

那邊何雲天眼神閃爍,他連後天圓滿都冇有,心境也不高,更比不得先天已久的高嵩,將心中渴望的想了一遍又一遍,神識止不住昏然,佛音愈加浩大。

此時他的手腕上傳來一股力量直入靈魂衝散了佛音,何雲天頓時回過神來,通體蘇爽,在識海嬉笑道:“謝謝美人師傅。”

也是在那刻,小和尚與湛長風一齊抬頭望了他一眼,注意到視線相同的兩人,又對視了眼,隨即錯開。

不知道小和尚發現了什麼,湛長風卻是修了九轉往生訣後對靈魂力量格外敏感,所以在感應到一絲靈魂波動異常時,本能地看了過去。

這個何雲天,不太簡單。

湛長風在心裡標記了一下這個名字,拋開思緒,繼續固守本心。

經文終於唸完,小和尚道,“你們可以走了。”

結果一群人堅定地留了下來,“我等願意在此侍奉我佛,從今投身佛道。”

“善哉善哉。”小和尚眉眼平和,“苦海無涯,你們能看開就好。”

湛長風意識到佛音並冇有消散,而是凝在體表,看上去金光閃閃,瞬時明白,小和尚說的離開是離開去哪裡。

當下就走出了大殿。

孫行義.何雲天緊隨其後,但是外麵已經冇有她的人影了。

何雲天心思一動,難不成去尋那個小瓶子的機緣了?

化生冥水對美人師傅可是大有用處,美人師傅對他那麼好,他怎麼也該回報一分。

“美人師傅,你能感應到她去了什麼方向嗎?”

“不能,這裡的法則限製太嚴重了。”

問化生冥水在哪裡,需要結法術追蹤?需要小瓶子?

反正湛長風是不用的,她直接化地魂,將一鬼修拖入小巷子,那鬼修一見她的眼睛,嚇得連反抗都不反抗了。

媽呀,初生的鬼魂可冇有罪業,就算成了鬼修也有分善道惡道的,他們這裡雖是餓鬼道,但都是小鬼修,還冇拿過人命呢,她得殺多少人眼睛才能紅成這樣?!

“道友饒命啊,我就是一小修士!”

“知道化生冥水嗎?”

“知道知道!”

“在哪裡,怎麼去,一次性全都說完。”

倒黴鬼修苦臉,“它在中央蓮院,至於怎麼去,我也冇出過這條街,我也不知道啊。”

“僅此而已?”湛長風手上的墨玉扳指已經開始剝奪他的純陰力了。

“今日卯時,中央蓮院將應天時地利大開!”倒黴鬼修尖叫,“入口在香火道的地盤上!所有鬼魂就連機緣巧合下進來的人修都能進去!”

他的最後一句挽救了他的命,否則湛長風難保不會殺人滅口,她鬆手,複又轉為人身,被陰寒壓製的金光恢複色彩。

所謂的香火道,應該就是適才“良善者”停下的地方。湛長風沿記憶走進迷霧,恍然間觸到一層壁障,金光愈盛,帶著她融進去,眨眼出現在一條熱鬨的街上。

金光就此散去,不複存在。小和尚還是挺誠實的。

這邊的天空蘊著光芒,每個鬼修都很祥和,有種讓人親近的氣息。

湛長風隨意掃了眼,瞧他們在買賣什麼。

蔬果.衣服,這等凡間之物是不可能出現的,所以隻剩下適合鬼修的法器寶物...嗯,除了法器寶物還是法器寶物。

鬼修也用不上其他外物。

湛長風看見扛著數個包的人奔走來去,神色十分歡喜,像極了凡間之人去哪個店鋪撿小便宜的樣子。

“買買買,我都要了!”某個修士將一包裹丟到櫃檯上,打開一看,都是元寶香燭。

“呀,你這些祭品上的信仰力不是很多,我隻給你換三件。”

“不是吧,你不要誆我,讓我換四件唄。”

彆看他們買得那麼歡樂,其實他們自己根本用不著,人修怎麼用鬼修的東西。

但是他們能把這裡的東西,拿去跟當鋪典當,換取令箭。當鋪和藏雲澗有關係,應是藏雲澗那邊在收購鬼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