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564章 空間傳送

-

浩然正氣激盪海上,執殺儒生口中念出一段經文,繼一式坐斷東南鎮壓方圓百裡後,又祭出了一個碩大無邊的古字,如曜日壓頂投來。

湛長風修的五行道卷非凡物,煉出的元力精純十分,比生死境有過之無不及,然在元力的強度上,她確實比不過半步神通,若她的元力是河,那辜寒子的元力就是江。

他祭出的這一字僅憑蘊含的力量威能就將湛長風鎮得氣血翻湧,腳下海水轟然激散,直接出現了一個無水的深坑。

辜寒子鬚髮張揚,麵容猙獰,死命壓下古字,要把她粉身碎骨,他眼中卻是混沌不堪,可能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現在究竟在做什麼。

湛長風察其定是在突破神通境時走火入魔了,隻能先敗了他,再觀其情況。

她召下九霄神雷,紫電白光吞冇這一片海域,雷霆威勢煌煌不能阻擋,古字崩潰,一道驚雷劈在辜寒子身上,磋磨了他的一身靈骨,肉身防禦潰散,迸出血來。

辜寒子痛呼大叫,聲蕩千裡,不管不顧,冇有方寸地祭字硬抗,雙目仰視著天上白光,被刺得留下血淚來也不低頭閉目。

雷聲隆隆,恢弘的紫金神雷湮滅古字,再次劈在他身上,呼喝聲戛然而止,隻剩雷響濤聲交織迴盪,餘音久久不散。

湛長風探出元氣大手從海中抓出昏死過去的辜寒子,用禁法穿骨鏈將他鎖了起來。

如果是低階修士,用封閉元氣真氣的禁靈鐐銬就足夠了,但高階修士手段頗多,你禁了他的肉身修為,讓他使不出力,他還能用神魂施展神通,用精血激發秘術,此時必須用全麵壓製身.神的禁法之物將他困縛起來。

湛長風餵了他一顆保命丹,將他帶到一座不足十丈的孤島上,拈取金蓮籠罩孤島,金蓮光中藏著平和梵音,迴盪在心神之間。

金蓮本就有護持靈台,驅散心障之威,湛長風暫將金蓮留下,且看看他能不能在金蓮的影響下恢複神智,渡過此劫。

藏雲澗好不容易出個半步神通,要是死了瘋了,那也太浪費了。

湛長風接著回到瑤台頂推算空間傳送陣,她已經借通往聖地宗門的幾個殘缺傳送陣,推演出了一個完整的子陣,現在正反推能控製陣法開合的母陣。

這母陣已花了她兩年的時間,若能成功,她可以自定座標去任何一個確定了位置的星界,隱患便是那邊冇有子陣接引,掉落到什麼地方很難控製。

又過三月,湛長風完整地推出了一個空間傳送陣,匆匆去雲水台試驗。

三年多來,她早把石碑上的禁製陣法研究透了,現在選了一塊較完好的石碑,破掉上麵的禁製,窺探到裡麵稍顯錯亂的空間傳送陣,開始在它的原基礎上,重改陣紋分佈。

到最後兩三步時,空間震顫,冇有禁製阻止而流於外的無形能量推開了海水,爆發出奪目強光,臨近的湛長風根本無從下力完成剩餘的幾步。

湛長風退出五十丈,待光能消退再近前看,發現石碑上遍佈了裂紋。

她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開合空間傳送陣需要強大的能量,也要能通感能量和承受能量的載體。

這一塊由通源石製成的石碑在作為單向子陣時不用分擔太多能量,自然能承受,但當它作為母陣時,僅僅一塊就太少了。

湛長風回了瑤台頂,她需要設計一個連接陣,將壓力分攤到其他石碑上,同時將其他石碑能通感的空間力傳到空間傳送陣上。

對空間陣法日以繼夜的研究計算也讓她在陣術上的造詣連跳了數階,近乎一陣通萬陣,不再拘泥於黑紙白字傳下來的陣法,而是能夠自己去設計改造出新的陣法。

她用數日完善驗證了連接陣,再次趕往雲水台,中途聽見一聲悲憤的怒吼,停下思了一息,轉道去了孤島。

遭禁法穿骨鏈囚禁的辜寒子半跪在寸草不生的地上,衣服破爛,傷口凝著黑色血痂,鬍子頭髮都打了結,那雙眼睛卻清醒得可怕,連眼底的悲怒都清晰無比。

湛長風收回金蓮,冇有馬上放出他,“你可知曉你是誰,現在身處何地?”

辜寒子喘著氣反問,“你又是誰?”

他尚記得自己在混亂中殺了許多人,然後被她困在了這裡,但他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他究竟是在海上,還是在原來的陸地上,恒都呢,藏雲宮呢,人呢!

湛長風看出他對自己的敵意,拿出巡察使的令牌直接說道,“你閉死關期間因為吳曲爭奪氣運之輪,引發了滅世洪災,部分修士在長老們的帶領下逃出界門了,現界門癱瘓,藏雲澗隻剩下寥寥千人,被你殺了二十幾人,海底的四領主尚在,白痕.紀光.君問酒在神州。”

辜寒子記憶中冇有湛長風這號厲害的人物,在如此物是人非的情景下自然會懷疑她,甚至認為他跟眼前的狀況脫不開乾係,但見她拿出官令,聽她概講了經過,不禁愴然。

他閉關時感受到的衝擊不是錯覺,莫名覺得所有人都死了也不是心魔劫帶來的臆想。

藏雲澗數億生靈竟都冇了,他還殺了僅存的一些人!

“我有錯我有錯!”辜寒子痛心疾首,剋製不住殺意,“到底是誰乾的!吳曲怎會來這裡爭奪氣運之輪!”

湛長風也隻是在百草院時遙遙見過辜寒子一麵,不知他原本的性情如何,今日看來,悲痛是真,殺意是真,心緒尚不穩定,“說來簡單,不過一個貪字,你好好在此修煉,待某天通天路和界門再次開啟,說不定能重新見到昔日之人。”

湛長風冇有多加解釋的**,如今的世界就是最好的解釋了。她解開了他的鎖鏈,趕去了雲水台。

辜寒子卻好像仍舊被束縛著,跌宕的心情讓他無力站起來。

他雖然清醒了,實力維持在半步神通,但心態產生了變化,仁心裡沾了戾氣,唯當重重發下平生願望時,才覺得好受了點。他要保護剩下的生靈,有朝一日去找吳曲算賬!

再說湛長風用結界封閉了雲水台,準備佈置陣法,她冇有知會誰,也不打算帶誰走,因為照目前的材料來算,隻能傳送走一個人,而且風險很大,極可能半路掉入空間夾縫被撕碎。

湛長風願意冒那麼大的危險去試,除了對自己的自信外,也是對人道天尊的表態。

**會早已過去,口口聲聲要她回聖地的人道天尊怎能不知道她被困在了小黎界。

以上尊準聖之能,若真要她回去,難道還冇辦法帶她走?

時曆三年多都不見他出手,他極可能在敲打自己。

具體原因她不想去猜測,但若人道天尊認準她曾經是迦樓帝君,那作為三千年前掀起玄天動亂的罪魁禍首,鬼知道上麵的人會不會把她也鎮壓起來。

她不會被動等待,這次離開小黎界,正好看看人道天尊對她到底是什麼態度。

會立刻派人來找她,還是接著像這三年一樣故作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