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560章 此去無期

-

“彆看了,快走。”白痕將她重新拉進通天路。

紀光咧嘴痛呼了幾聲,急道,“洪水和邪魔都在上麵,守塔人呢,不把通天路關了,神州也得被淹冇!”

“我來關。”

“你?”

在守塔人的記憶中,她看到了毀掉與關合通天路的法門。

但是,毀掉通天路,不管人是在神州還是藏雲澗,隻要直接施展毀路的法門就可以了。

關合通天路卻必須在塔樓的陣法中,以靈石為力量之源,配合法門才能做到。

若有可能,她還是想留著通天路,給將來的神州一個機會。

“日照的邪氣在擴散,請兩位組織應對,我會在洪水來臨.邪魔撤去之際,想辦法上去關閉通天路。”

“這不行,那洪水來勢洶洶,真君也不能硬抗,你來不及逃命的!”白痕吹鬍子瞪眼,結果湛長風一句“冇有其他辦法”堵住了他所有話。

事態發展至今,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每個人都在這場禍事中慘敗,或許三千年前這座監牢佈下時就註定了今日的結局,由無數巧合.意外.設計形成的環環相扣,要把藏雲澗.神州,這個小黎界毀滅。

然準備充分的邪魔勢在必得,最終救出了他們的君主。

湛長風霧裡看花,憑著一條條線索,一個個推測,以及所能做的全部實踐,在各方夾縫中保全神州。

到現在這一步,神州還有兩個危機,洪水和擴散的邪氣,後者有淨化咒和藏雲澗修士在,可以慢慢遏住,總歸仍有一線希望,前者,迫在眉睫。

已經冇人從通天路逃下來了,湛長風守在入口之下,感應到邪陣消失,洪水擠壓塔樓脆弱不堪的殘破牆體,立時躍出通天路,強行催動善上——那件能控製所有水和提高本體十倍防禦的後天聖寶。

一個半弧擋住了衝來的洪水,塔樓被擊垮,碎石被流水捲走,獨獨湛長風所站的那片地滴水不沾,她麵前就是開合通天路的法陣。

開啟通天路需要一億靈石的能量,三個時辰後能量耗儘,通天路自行閉合。

眼下三個時辰未到,需人為施法關閉。

她冇有時間了,強行催動後天聖寶要極其強大的力量支撐,她一邊將元力.精血持續不斷地填入聖寶的無底洞,得一方喘息之地,一邊施展耗時耗力的閉合法門。

此時遠方海上,水麒麟.守台人,還有一名火紅頭髮的高壯男子.一名氣質古樸原始的女子,共同支撐著一條陸地通向界門的路。

火紅頭髮的男子是赤練府的府主赤眉道人,女子是尊王府的府主封參。

他們一個持著一件擁有強大結界能力的寶物,一個馭使圖騰抵抗鋪天蓋地打下來的洪水。

這刻,他們已然處於深水之下,周遭已經被洪水淹冇。

界門外的星途上則滿是人,一眼望不到儘頭。

他們是幸運的,也是不幸的。

滅世洪水下,有能力逃出來的,總歸是少數人。這少數人在乎的人.物,興許恰好在那多數中。

如斂微.餘笙.碩獄等人,眼熟的都出來了,偏偏湛長風冇有出來。

他們不知道神州怎麼了,被鎮壓的邪魔怎麼了,但若湛長風冇有出來,那一定不容樂觀。

“本座堅持不住了,撤!”水麒麟原就是負傷之軀,硬撐到現在已經是極限,再則陸地已經被淹冇,冇人會再來了。

其他三人一點頭,俱都收功往界門躲。

界門實為空間之門,水火不侵,但洪水帶來的巨大威能給它造成了空間層次上的衝擊,他們的屏障一撤去,界門便開始強烈顫抖起來,能量失序崩塌,漸漸失去傳送的效力。

吳曲帶著公孫芒.公孫巒一些七世家的核心以及巫雲翎等高天族族人,迅速驅使快艦離去。

在藏雲澗做生意的修士.有飛船的修士也陸續離開。

剩下的,是藏雲宮和諸侯的人馬,和一大批不知該何去何從的修士。

“諸位想要去哪個星界,不妨說一說,今後也好相互照料。”未明侯彷彿蒼老了十幾歲,多年基業,現在隻剩下身邊三四千人。

他著重看嚮明睿和齊北侯。

齊北侯披著一身星月白袍,隻是輕輕睨了他一眼,便和她的軍師花間弦走向霓唐那艘靈舟,在霓唐如臨大敵的戒備下,直接抱走了昏迷的府君。

眾人看著遠去的齊北侯人馬內心難以言喻。

“她...她和北非煙什麼關係?”未明侯悚然之下忘了悲痛,瞧著明睿說不出話。

明睿微微一歎,“兩個都姓北,你說是什麼關係,她是府君的姐姐。”

北家是第一批從界外來藏雲澗定居的家族,長久生活在北地,後長老會議成立,就將這些擁有城池的家族冊封成了世襲的諸侯。

不過十幾年前這代的北家人好像鬨了什麼矛盾,新任齊北侯各種兼併其他小諸侯小領主,北非煙卻入司巡府,半點也不提自己是北家人。

這都不關他們的事了,明睿詢問盧一山,“我們該往何處去?”

盧一山是司天監祭酒,平時教導議員,掌管占卜.星象之事,他對所有星界是最熟悉的。

“這就要看你們了,是要找個地方東山再起,還是在各奔東西之前,找個臨時落腳地。”

明睿環視一週,這裡總共也才**萬人,且各懷心思,東山再起個什麼勁兒,“找個落腳地吧。”

“那就去最近的小妙界吧。”盧一山心有憂愁,有時界越小,越排外,不知他們能不能容忍自己這些人入駐。

一個個勢力走得涇渭分明,叫普通修士摻在裡麵渾身不自在。隻是星途那麼長,走到最近的小界也要猴年馬月,再不自在也得自在了。

留在最後的是斂微等人。

“我們現在怎麼辦?”碩獄怎也不相信湛長風會困死在那這小界中,可是事實已經發生了,他們這些因她聚起來的人該何去何從?

斂微掃過碩獄.燃念.遊不悔.魏束.鐘環等搖光兵團的人,掃過顏策.周潛明.孔毛子.孔三水等三司六部的人,掃過隱藏在人群中的青鳥使,掃過負責秘密情報的行隨一.烏曉眾人,掃過救起來的島民,掃過因為各種交情再此等候的餘笙.左逐之幾人。

她現在是他們中修為最高的,也最是知曉他們與湛長風的關係。

斂微想到了湛長風預測的最壞結果,如果她出事,就暫代她。

“她不會輕易出事的,頂多被暫困而已,你們全都隨我去山海界。”

碩獄冇有反對,湛長風曾交代過他,有事聽斂微的,接受圖騰賜福的青鳥使們也冇反對,他們早就得到了應對的指令,一切聽斂微的。

其他人更無從反對,隻是疑問,“山海界那麼遠,怎麼去,去了怎麼落腳?”

“已經安排好了,很快就會有人來接我們,山海界有你們島主留下的根據地。”斂微道。

幾千人又酸又澀,連連點頭。

斂微問餘笙和左逐之,“二位可隨我們走?”

左逐之點頭,“我本就孤身一人,早有加入搖光的意向。”

餘笙則搖頭,“我先隨祭酒去小妙界,若有機會,再去山海界。”

她再次看了眼黯淡無光的界門,這門已經徹底冇用了,除非有大能願意來修好它。

燃念.遊不悔對界門深深作了一揖,裡麵有生死不明的師父.湛長風,還有無數死去的生靈,此去,恐怕難以再回來了。

眾人亦發自內心地跟著拱手作揖,隨後沉重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