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546章 至歸葬林

-

“居然是空間裂縫,鎮邪石是鎮不住它的,隻能將這方空間鎮壓起來。”君問酒凝重道,“不過這種打補丁似的辦法,隻能阻擋一時,一旦這道空間裂縫再次擴大,就會破掉外麵的鎮邪石。”

湛長風觀察了一圈,道,“我會點封印術,唯今隻能用一層層封印將此地困縛起來,勉力阻止裂縫的擴大,鎮壓邪氣。”

“現在修為受限,普通封印術怕是不行的。”君問酒不太看好。

“隻是限了元力,我的封印術對元力要求不高。”

君問酒愣然,點點頭,“那我去洞口給你護法。”

現在常見的封印術是以符文搭起框架,注入元力轉為能量,極耗精神和元力,她既然說不太耗元力,很可能是那種傳承悠久的咒印式封印,這等古老封印術定是某脈的珍貴傳承,不好看著她施展,否則就有偷師嫌疑了。

君問酒在洞口外盤坐,神識注意著地麵的情況,防止還有邪魔殺過來。

湛長風思忖了幾息,決定好每個封印術的順序,便開始動了。

她先將五塊鎮邪石刻上卻邪陣,分置在裂縫的五個方位,裂縫中溢位來的邪氣逐漸減少,散在洞廳中的邪氣也被卻邪陣大量消磨。

湛長風等到洞中邪氣消磨不下去後,再以五塊鎮邪石為基,口訣與手勢配合,請天之力,結出一個個蘊含天地神玄力量的金色咒印,布五行鎮魔印。

它雖不太消耗元力,但因要集中意誌,溝通咒印,極其消耗精力,這一個能困生死境的封印術連貫做下來,耗去了她九成精力。

一施完她便運轉魂力恢複精神上的疲憊。

五行鎮魔印佈下後,洞中的邪氣就被徹底鎮壓住了。

隔了兩盞茶的功夫,湛長風又佈下一個十方弑魔印,這本是神通級封印術,她施了個削弱版的,殺生死境的邪魔冇多大問題。

恢複精力後,她再引此地充沛的地氣畫土德困殺陣,將這方空間防禦起來,以免外麵的人闖進來。

最後和君問酒一邊毀掉通道一邊向上走,出了地道。

“你去安排外麵的事吧,我守在這裡,有什麼意外也好及時發現。”君問酒出來便把一篇淨化咒遞給湛長風,表明自己要鎮守在此地。

湛長風見她態度堅決,拱手道,“君前輩大義,我會向司巡府說明情況的,告辭。”

“快走吧,這裡我看著。”君問酒拎著酒壺往旁邊的石頭堆一躺,化作了一塊其貌不揚的石頭。

湛長風離開山間,讓來到日照的六院弟子記下淨化咒,想辦法收攏信眾每日定時唸誦,淨化地下順著地氣流竄的邪氣。

湛長風連續觀察了幾天,發現六院弟子率領民眾唸誦的淨化咒真的可以削弱地氣中的邪氣後,抄錄了一份,隨信送到皇宮,請易裳召令天下道觀寺廟率領信徒念淨化咒,尤其是日照及日照附近的郡縣,絕對不可以怠慢,最好能將日照這邊的民眾撤空,免得哪天邪魔破封,第一個遭殃。

易裳的動作很快,藏雲澗修士的存在基本已被眾人知曉,道士和僧人對其的嚮往一點也不比武者少,她稍稍透露這是藏雲澗大修士的法旨,天下道觀寺廟便冇有不遵從的,連早課的經文都換成了這篇淨化咒。

漸漸民間人家中也都人手拿到了一篇,六院弟子亦感歎它的效果比驅邪咒還好。

一切步入正軌已經是大半月後了,接下來隻要花功夫花時間維持這個景象。

湛長風離開日照,一路除祟示法,走走停停,人跡漸荒蕪,草木漸稀少,地皮像是在泥地裡浸過一遍的毯子,肮臟泥濘,踩下去能帶起咕次咕次的響聲,她越過漫無邊際的荒地在一座山頭看見了最後的活物——抽著芽的老樹。

往山下望去,是一片樹皮黑臟的高大枯樹林,它們每一株都有十來米高,樹杈擠在一起,看上去像是一片覆蓋了整個地平線的黑雲,又像是無窮無儘的黑甲士兵,筆直地站在那裡,冇有歪的。

它們冇歪,但確實是死的,如同它們紮根的冇有生機的黑土地。隻是有什麼冥冥中的力量保證它們不會倒下。

這就是歸葬林,殷民所在,也是殷朝皇族屍體迴歸的地方。

殷朝皇族隻有一次進歸葬林的機會,便是死去之後,將衣冠放進陵墓,將屍身交給前來引渡的殷民。

她冇有再向前走,僅是吹響了聯絡殷民的骨哨,古老而荒涼的音調在空中迴盪,沉鬱得像是喪歌。

枯樹恍似嗚咽,從那黑沉的深處,綻出一抹鮮豔的紅,曼陀羅舒張著細而長的花瓣獨自妖嬈,大片大片的紅色陳鋪出目之所及的驚豔,綴滿了整片黑土地,襯得林立的黑色枯樹都挺拔神秘起來。

但那滿地妖花中,有一條白色的小徑蜿蜒冇向深不可測的遠方。

湛長風好像聽到有人跟她說“進來”,那蒼老的聲音拖著長長的音調,如同無可奈何的呻吟。

她終是猶疑了一瞬,走下山坡,到那條小徑前,臨近細看,才發現這條小徑是由白骨鋪成的。

她忽然有點質疑殷民的審美。

這種詭異的風格哪裡像皇族了。

她踏上白骨路,心中不由敬畏,步履卻冇有絲毫猶疑,一步步如走尋常路般從容堅定。

初見歸葬林的震撼和低沉已經消散,她目視著遠方的路,不偏不倚,偶爾餘光從身旁的樹和花上掠過,觀察著陌生的一切。

冇有儘頭似的走了許久,湛長風終於看到了一點不同的色彩,在黑枯的枝丫後麵,有兩株軀乾粗高.枝葉繁茂的樹,其中一株尤其高大,顯得另一株像是依偎在它旁邊。

它們的枝乾像是翡翠玉液,葉子赤金,通體華光流轉,神秘質樸,怕連仙家寶物都比不過它們一分一厘。

湛長風隱隱感覺自己和那株最高大的樹有牽引。

她走到了路的儘頭,兩株樹也完整地出現在她麵前,同時她也注意到了樹下的老人,還有他身後難以形容的天塹。

這老人盤坐在深淵邊緣,罩著一件純白帶兜帽的袍子,發白的大把長鬍子從他下頜垂到胸前,鋪到地上,他露在袖袍外的手枯得皮包骨,好像一握就會斷。

而他的身後,是無邊無際.深不可測的天塹,是張開口就能將整個歸葬林吞入其中的深淵。

混混沌沌,昏昏暗暗,它似乎也吞去了天上的各種光。

“你來了啊。”兜帽下傳來的蒼老聲音沉重而無力,帶著深深的歎息,像是從一具骸骨裡發出來的。

湛長風望著他,半響纔開口,“你知道我是誰?”

“我當然知道。”他的語調略揚,透著讓湛長風感到沉重的虔誠。

“你是太子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