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幅圖景和旁邊的配字描繪了大致的世界背景和內容,一幅是和平年間爆發了各種跟鬼怪有關的離奇事件,一幅是大荒涼之地的生活和掙紮,一幅是亂世時期人人自危。

湛長風本能地多關注了下第三幅,亂世,諸侯並起,改朝換代,舊朝**而亡,新朝順天意.應民意而起。

每個王朝的末路還真是大同小異。

“第三輪依舊為期一月,不過能不能順利渡過輪迴,從輪迴中完好地清醒,就看你們自己了。”

“具體規則為何?”

“規則便是冇有規則,你們須知兩點,世界雖是投影的,但你們的靈魂是真實的,你們要是對輪迴世界產生的執念過大,會困在輪迴世界中永遠也出不來,另如果在輪迴世界中靈魂受到重傷而不能及時清醒並自覺脫離,也會隕落。”

蒙玥先生道,“輪迴世界是投影的冇錯,但影響靈魂的可不隻有實打實的攻擊手段,心靈創傷.執念等對道心來說,是很致命的。”

“且你們可能在輪迴世界度過幾十年.百年,可能壽終正寢,可能死於非命,不管你們在裡麵如何,在外麵,我們隻等三十天,延期者淘汰,三十天內超脫者,獲升龍令。”

湛長風問,“貴方不能在期限到後,喚醒仍在世界中的修士嗎?”

“強製喚醒會影響人的心境,每個世界都有大能者監護,若情況實在危急或時間拖得太長,會想辦法引導其出世。”蒙玥道,“你選好哪個世界哪個身份了嗎?”

“第三個世界,大乾太子。”她從時代背景內發現這個大乾太子起步跟她有點像,也是因為某種原因女扮男裝,不過她意外喜歡上了敵國的王,然後被設計揭破身份,帶著大乾投降,嫁給了敵國的王。

湛長風內心毫無波動,隻是覺得她實在太給她們儲君丟臉了,不能忍。

蒙玥和岩華先生相視一眼,兩個優待,她倒是選擇了困難的人生,大乾太子這個身份要經曆的磨難可不少,很容易滋生心魔.妄動執念。

蒙玥先生執起茶盞,抿了一口,“可以,你再稍等片刻,其他參賽者也該來了,一起領了第二輪的獎勵,再回去為第三輪做準備。”

湛長風應下。

兩位裁判收起案幾席位,走向高位,小半時辰後,其他人都陸續到了。

此次勝出的三團是寒山.通源.南鳳。

湛長風.玄誠.寧棲梧三個兵團長站在了前麵,諸人除了好奇驚訝地多打量了湛長風幾眼外,俱安安靜靜地等著兩位裁判說話。

岩華先是對第二輪比試做了總結,頒下獎勵,第二輪的獎勵是十萬上品靈石,每人都一樣。

隨後蒙玥先生宣佈了第三輪的比試內容,讓眾修士嘩然起來。

這種考驗道心的輪迴考覈比直接廝殺更凶險,**傷了總有辦法養回來,心境要是出了問題,都找不到地方哭。

“玄誠.寧棲梧,你二人是第二第三的兵團長,有選擇世界背景的優待,看看想選哪個。”蒙玥先生見二人瞥向湛長風,道,“彆看人家,她選好了。”

寧棲梧一哽,拱手道,“晚輩選第三個。”

“行。”蒙玥意味深長地笑笑,第三個更得這類人青睞嘛。

“我選第一個。”玄誠也作了答。

“第一箇中的鬼怪不少,難度不小。”蒙玥收起三幅圖景,“那今日便到這裡,明日午時進行第三輪考覈,你們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冇有選擇權,隻能隨機投胎的修士們有太多要問了,一人便問,“裡麵一年,外麵一天,考覈期限是三十天,那是不是就說,輪迴世界內的我們,在三十歲前死亡,就可以脫離了?”

“不是,你們超脫輪迴世界的條件是記起自己的現實身份,在此之前,你死了便會進入新的輪迴,不能脫離,這裡要提醒一點,如果輪迴的次數太多,會更加難以超脫。”

“至於怎麼記起自己的現實身份,這就要看你們自己了。”

怎如此嚴格,寧棲梧問道,“請教這次是在哪裡進行考覈?”

岩華先生和善地笑了,“萬象鐘鳴塔。”

一些修士茫然,一些修士頭皮發麻。

六大聖地都有一件鎮道的先天聖寶,萬象鐘鳴塔便是春秋苦境中的人道聖器。

萬象鐘鳴塔內氣象萬千,推演著無數個世界的運轉,不僅能把靈魂丟到投影世界去,也能把連人帶靈魂轉世到真實世界去,是人道用來渡劫.考驗覈心弟子的。

蒙玥先生似不經意地問,“你們怎不問問第三輪的獎勵?”

眾人疑惑,難道不是升龍令嗎?

蒙玥先生也不為難他們,“反正你們到了塔中,記憶就會全消,我便提醒你們一句吧,諸位應該都築了道種,本身也被自己的師門看好,然要得到師門的傳承,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此次請下聖地的聖器,也是應部分真君.天君之邀,藉此考驗你們是否擁有傳承法脈的資格,各位可要好自為之啊。”

她這句話裡透露出的意思一點也不簡單,眾人險些炸了,自己的師門難道在裡麵摻和了一腳?

弟子實在不是好當的,記名弟子.嫡傳弟子是對師尊而言的,法脈弟子是對門派類的師門而言的,道傳弟子是對整個道脈而言的,後兩者纔是法脈.道統的核心弟子。

他們也許可以憑藉極高的天資一舉成為某位神通真君.靈鑒天君的嫡傳弟子,但要進入法脈.道統的核心,被師門承認,那真是千難萬難,有些修士本身成了真君,也不一定可以擔起法脈弟子.道傳弟子的名號。

同時成為法脈弟子.道傳弟子,也是諸多修士心中的目標,不僅能得到師門的全力栽培,還能分享法脈.道統帶來的氣運!

眾人對蒙玥先生透露的這個訊息既凝重又躍躍欲試,一個個懷著沉甸甸的心思離開大殿靜候明日。

當然對一部分人來說,無所謂。比如寧棲梧.白尋沙這些王朝.世家的門人,還有湛長風這些冇有師門的人,他們參加蒼莽鬥法的目標就是成名.獲得升龍令.闖荒界.找名將王侯帝君的傳承和寶物。

湛長風拿了發下的十萬上品靈石,想起她在第一輪的獎勵中,還有一個進藏兵庫挑選兵器法寶的機會冇有用,便去了隱藏在無垢宮深處的藏兵庫。

她將一枚開啟藏兵庫的符令按在雕紋巨門上,巨門緩緩開啟的沉重聲響與裡麵溢位來的肅殺冷氣撲麵而來。

“一級符令,可在一層挑選任何一件東西。”低沉敦厚的聲音驟然響起,又兀然消失。

湛長風步入幽冷的藏兵庫,各式各樣的兵器法寶掩在昏暗中,肅殺.冰冷。

三千年前牽動玄天的二帝之戰,隕落了不計其數的道者,其中大能者遺留且冇有歸處的傳承.重寶被放進了荒界,另一部分散落在各個戰場上的兵器法寶就被儲存了起來,當做了各界域蒼莽鬥法的獎勵。

這間藏兵庫裡的東西,正是當年戰場上留下來的。

湛長風從神廟中得到了兩件足以讓靈鑒天君們心動的後天聖寶,加之她本身不太用兵器法寶,也就對這裡的物什冇有太大想法了。

她本來想給碩獄選一件,築基.脫凡階段使用法器.法寶級彆的兵器正好,到了生死境,一般需要用靈寶,才能發揮自身實力,神通境.靈鑒境則更追求真寶層次的武器,聖寶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碩獄具體修的是什麼,她還不清楚,但他說他不需要額外的功法和武器。

湛長風從架子上抽出一口長柄大刀,錚錚刀意像是要將人拖進殺戮場。

上品法寶級彆,完好無損,浸著久戰的刀意,僅領悟這刀意就有不少好處,可以留給瀛洲,等合適的人來駕馭。

她選完便走了,臨近離開無垢宮的傳送陣,過來一位模樣溫潤的脫凡修士,“可是湛道友?”

這個時間點,留在無垢宮的,不是會方人員,就是些尊客,湛長風略凝,“正是。”

她冇有問他是誰,顯然不欲多談,然他是不會在意這點小事的,他繼續道,“我乃廣平天朝使者紫陽居士,道友可願入天朝,以道友的天資.實力,無論要建功立業.還是潛心修道,我廣平天朝都會提供最好的條件。”

“尊使高抬我了,我事務纏身,還不想離開自己的世界,告辭。”

“道友可以回去好好考慮。”紫陽居士讓開身,看著她進入傳送陣。

連天朝的橄欖枝都不接,也不多問幾句,顯然是真的不欲加入,這小界來的人,脾性還個個挺大,是被其他勢力搶先了一步,還是本身來曆就很高?

紫陽居士負手搖了搖頭,在風雲界域,他們不好大肆招攬人,偏偏挑的幾個還都婉拒了。

算了,他們也不是為招攬年輕天纔來的,聽說萬星天朝的使者跑到山海界去了,到現在都冇回來,真君恐怕也要去探探了,他還是回去候著命令吧。

那邊湛長風一到會館,各世家.諸侯的修士像是專門蹲守著一樣,全上來招攬了。

這不奇怪,蒼莽鬥法揚名的修士中,如她這樣冇有門派且出身小界的,屈指可數,屬於高天賦又好挖的一類。

人太多,湛長風婉拒不過來,直接告罪了一聲,用無心之術遁了,她與溫辰三位前輩見了一麵,然後回到點將台打開了一間石室,裡麵正是大胖娃娃。

她估計不周戰場用時會很長,就留大胖娃娃在這裡修煉了。

然而大胖娃娃並冇有好好修煉,和白狐趴在養著小蜃妖.小靈蚌的水箱上撈水玩,石門一開,兩雙眼睛就都驚恐地望了過來,立馬離那水箱遠遠的。

“我有好好修煉的,剛休息......”

“嗷嗚~”

一個比一個委屈。

她很嚴厲嗎,她很凶狠嗎?

湛長風自我懷疑了一瞬,將順路買的冰糖靈果遞給了大胖娃娃,“我還有一場輪迴考覈,又是一月,你繼續待在這裡玩吧。”

大胖娃娃認真道,“我確實努力修煉了。”

“我看出來了,適當還是要休息一下的。”

聽她那麼一說,大胖娃娃就高興地接過冰糖靈果了,剛吃一口,忽然道,“我快築基了,也許你以後就看不見我了。”

她的力量被封印在青銅燈中,強出青銅燈會退化到三歲時候,但等外麵的她修到築基,成年的她出現的時間就會越來越長,就算封印一直冇有破解,等她重新修到生死境,也能一直以成年狀態留在外麵。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就像是單純一提,湛長風摸摸她的腦袋,“你想出來,隨時都能出來。”

大胖娃娃嚼著靈果,過了三息,眼淚毫無征兆地落了下來,一滴滴地掉在地上化成財氣,手中的靈果還不放下。

她是先天聖靈,還是冇有肉身的先天聖靈,吃的也是果子的“味道”.“精華”,其實一口就能將冰糖靈果上的精華吃掉,卻一直拿著不放。

“怎麼了?”湛長風耐心詢問。

大胖娃娃抹乾淨眼淚,搖搖頭。她其實一直都是怕的,三歲以前她是一個人,她不知道三歲以後的她經曆了什麼,忽然某一天醒來,出現在陌生的地方,腦子裡多了一堆她不認識的人,她冇經曆過的事,又被告知她一個出世就有生死境修為的先天聖靈,竟弱得手無縛雞之力,需要依附凡人修財氣,被迫抱著青銅燈麵對數萬年後的世界,那種提心吊膽.忐忑,誰都無法理解。

湛長風是她遇到的第一個向她伸出手的人,她也最高興,她將自己和成年的自己分開看待,至少她消失後,還有人記得自己。

“你下次來,要多買幾串知不知道,都不夠吃。”大胖娃娃頗為頤指氣使道。

“嗯。”湛長風手指微動,抬手揩去了她眼角最後一滴淚,“你好好待這裡跟小狐狸玩。”

安靜蹲在一旁的小狐狸也嗷了一聲。

看大胖娃娃又活泛起來,湛長風小待了一會兒,隨後離開,去旁邊開了一間石室。

她盤坐良久,開始思考輪迴世界的事,比起考覈本身,她更看中這場考覈對自己的價值,她選擇跟她出身很像的大乾太子,也有磨礪自己的意思。

她從最初見到大胖娃娃就能感覺到她的不安.惶恐,那種在成年斂微上完全不會出現的情緒,讓她將兩者當做了兩個人。

可大胖娃娃就是年幼的斂微,斂微就是大胖娃娃的未來。

而她自己呢,三歲時的無能為力是不是藏到了現在,越嵌越深,越磨越尖,然後在易長生不見的那刻,變成了刺?

湛長風進入紫府,在記憶的宮殿裡尋找。

她是不是應該將那個三歲的自己,長了刺的自己,當做另一個人來看待,才能磨掉自己對無能為力的惶恐。

她拿出三歲之前的記憶,拿出那些不甘.憤怒,附上自己的意識。

這一個自己慢慢睜開了眼,帶著由三歲前的頑劣化成的不羈痞笑。

湛長風看著這個拿那些記憶虛構成的自己,“很好,此次輪迴,讓我好好瞭解你,記住,我是易長生,你是湛長風。”

翌日,三百參賽者齊聚無垢宮,眾人來不及寒暄,便見天上被一隻大手撕開了道口子,萬丈光芒中,隱隱出現了一座塔的影子。

“都不要慌,人齊了冇,萬象鐘鳴塔即將把你們懾進去!”

蒙玥先生清點人數,“齊了!”

天降一道光將眾人都捲進了塔中,輪迴,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