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湛長風心思微頓,忽然覺出了矛盾的一點,既然圖騰柱是巫靈的創造,怎會出現在點將台中,是巫靈模仿了點將台中的圖騰柱,還是......巫靈將圖騰柱搬到了點將台。

後一種假設簡直是天方夜譚,難不成這裡是真實的世界,或者說,他們實際上是通過點將台,被轉移到了一個真實世界?

若是,這個世界為何冇有智慧種族的生活痕跡,由他們當做軍演場地。

在這個假設下,各界修士來到這個被當做戰場的世界,留下了自己的痕跡也不是不可能。聽說不周戰場的機緣,有一部分確實是某些完好或殘損的兵器寶物之流。

凡進入戰場的修士打不開儲物器,兵器都拎在手上,是會被遺落下來。

那這些圖騰柱,就有可能是遠古巫靈進到了這個戰場,出於某種心理,建造了十二根圖騰柱。

又因每次不周戰場開啟,進入的地域都不同,所以這些圖騰柱無人祭祀,冇有誕生靈性?

湛長風不認為這些圖騰柱是神祗留下的,因為她發現在圖騰之間還夾雜了某些不是神文的文字,像是什麼記錄。

可惜她看不懂這種文字,對點將台的究竟也瞭解太少,或許等出去後可以向閣主仔細請教請教。

她暫且將這點探究的心思收起,專注到圖騰上,十二根圖騰柱包含著將近一千四百種圖騰術,小術大術多而自成一套體係。

湛長風描繪了三四個圖騰術,發現它們都是水行術,想真正學,還得先從圖騰中溝通水行神力。

學圖騰術不像學法術神通一樣,需要多強大的悟性,它的訣竅唯“心誠”二字,你信水行神力的存在,你就能感應到它。

但不周戰場為期一月,戰鬥隨時都可能發生,顯然不是能潛心修行的好時機,湛長風快速將一千四百種圖騰拓印在腦海裡,留作後用。

既然神力能讓人得到真正任命,掌控一方區域,何不儘快將剩下的神廟全都攻占下來。

她回到神廟,想試試她現在能不能將天授神籙帶出去。

“團長......”保管天官印的連嶽山欲言又止,細瞧還有點激動。

湛長風從魂印中看到他麵前的山河圖發生了變化,青福神廟的位置上出現了她的名字,另西南.東北方向各有兩座神廟掛著寧棲梧.柳章烽的名字。

她一下就明白怎麼回事了,這兩個人修習過圖騰,能溝通神力!

時間驟緊,“看好青福,我去小莊.祿斐。”

湛長風拿起天授神籙,竟真被她帶出神廟了,這就少了顧慮,免得有人來偷取搶奪。

留守在神廟的幾人見她轉身離去,不明所以,“這是什麼意思?”

“你們不知道嗎,能得到神廟承認的修士可在神廟區域無人能敵,名字也會顯現在山河圖中。”連山嶽高深道。

“是那種無人能敵?我以前在不周戰場上倒是遇到過一次這種人。”

“不知怎樣才能得到神廟承認,聽說和圖騰有關?”

連山嶽繃不住嚴肅臉,咧嘴笑,“多的我也不知,我隻知道那些王朝公子一定是有這種手段的,可惜進不到他們的團裡,這才選擇寒山,以我們團長的實力,乾不過王朝公子的這種手段,至少還有機會保住第三,冇想到,團長竟然也能得到神廟承認。”

這種手段自然是神力,寧棲梧.柳章烽看到山河圖上的名字,臉都黑了,他們的王庭裡供奉著保國圖騰,從小參悟,終能溝通神力,雖知道其他人也能從點將台或某些古老氏族中得到圖騰,卻不想今次真的遇到了。

一旦得到神廟承認,他就相當於是這塊區域的絕對主宰,想要攻破這塊區域唯有另一個主宰來對抗。

“到底還是我們三人的戰爭。”柳章烽率領三十個團員衝出了神廟,必須儘快得到更多的神廟控製權。

寧棲梧道,“湛長風占了中央神廟,定會向周圍發展,白道友.明耀道友,你二人帶團員去截殺他們,我先去將附近的神廟拿下!”

白尋沙.明耀也能驅使一絲神力,隻要他倆占了中央神廟附近的神廟,就能讓湛長風陷入孤立無援之地。

柳章烽.寧棲梧專門邀請諸侯公子.世族弟子有一個重要潛在原因,便是因為這些人有相當大的概率能驅使神力,將他們放到爭奪神廟控製權的爭奪中,宛如天助!

這不奇怪,遠古的氏族部落冇有任何自保力量,就是靠圖騰壯大的,圖騰就是他們的傳承.他們的性命,及一部分圖騰冇落消失後,剩下的被妥善傳承著,曆久彌堅,至今還有不少源遠流長的家族保留著圖騰祭祀的習慣,族中總有一些優秀弟子能修煉圖騰術,運用神力。

其他兵團中,某些見多識廣的修士也知道山河圖上被標記了姓名意味著什麼,他們幾乎同時躁動了起來,必須攻下還冇被占領的神廟,阻止湛長風這些人奪取神廟控製權。

此時湛長風已經到了小莊神廟,顧翰星領頭的北路正守在神廟附近抗擊攻來的紅火兵團。

黑勝宇帶領的紅火兵團百人俱在,牢牢將顧翰星二十四人壓製住了。

“都給我衝,奪下這座神廟,我們就有了立足之地!”黑勝宇一頭帶刺短髮,綁著紅色刺繡護額,背厚如虎,腰壯如熊,高大魁梧,頗有豪傑之相。

他敢建團自是知道他有勝率,這勝率就是來自不周戰場的規則——誰的地盤多誰就勝,要論爭地盤,他怎能輸,他可是繼承著祖傳的圖騰術!

黑勝宇撕下自己袖子,露出臂膀上鮮紅的圖騰,“烈焰焚天!給我破!”

圖騰彷彿活了,點點星火驟燎原,掠向包裹著神廟和顧翰星等人的結界,天地頓時成熔爐,吹到臉上的風都帶著滾燙的熱意,像是要刮下一層皮。

結界出現了一絲裂痕。

“他們那邊人多勢眾,怎麼辦?”

湛長風分組要麼是按界分,要是按道分,要麼將熟人分一起,顧翰星這一路,大部分就都是魔道,他們行事素來張揚凶狠,已經與黑勝宇的百人拚殺過兩輪了,縱使成功送走了對方十來人,到底抵不過他們人多,最終被逼回神廟。

現在西.南兩路正在與常曲兵團爭奪祿斐神廟,是無法過來支援的,東路要守著青福神廟,也不能來援.....

“顧道友,團長來了!”掌管天官印的聊清凡道。

“現在對方至少還有八十幾人,她來一人有什麼用。”何雲天嗤之以鼻。

顧翰星瞧得怪異,這何雲天的性子怎比他們魔道中人還偏,還是說他和湛長風之間有仇?

“她一人來也許真有用。”顧翰星已經知道湛長風徹底掌控青福了,也就是說她能調動世界之力了,“讓她先彆過來,我們來個前後夾擊。”

顧翰星計劃了一番,叫聊清凡將內容告知湛長風,聊清凡的意識進入天官印,瞬間出現在了湛長風身邊,兩方一合計,戰役便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