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你就針對你同屋的小黎界修士?”

徐朗語重心長道,“這裡不是家,不是景耀國,你究竟知不知道政道會的意義,這是政治的交鋒,任何一個弱點被人拿捏去,都有可能變成把柄,僅山海聯盟內部,就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景耀,你要是出了什麼差錯,我和母親不一定保得了你,你要記住你還有官方的身份,你的一舉一動很容易被人誤會成是景耀大將軍授意的。”

徐箐張大了嘴巴,不可置信,“不管三百年前還是三百年後,小黎界的人都那麼可恨,難道你讓我忍氣吞聲嗎!”

“我已經說得很明白了,這不是你為所欲為的地方。”徐朗見到她眼裡的抗拒和指責,軟下心腸,“為了母親,不要在蒼莽鬥法外主動挑事,比試中你可以挑戰小黎界的人,但是不能過分,咱平安回家好嗎?”

——

不習慣跟陌生人待在一個房間內修煉的幾人,聚在了休息區的一個雅間內。

雅間是用鏤空的木雕牆圍起來的,可以看見外界的景象。

“聽說巫非魚獨占了一間屋子,羨慕。”白前躺在竹蓆上,感歎人生無聊,不能動手,不能修煉,已經無事可做了。

“想要獨占屋子還是挺簡單的。”李雪然拿同僚舉例子,“鏡時盯了同屋的姑娘兩小時就嚇得人家到現在都冇有回過屋,此時正美滋滋地享受獨處呢。”

白前翻了個白眼,鏡時分明就是個殺手喂,誰被她盯兩小時誰都透心涼好嘛。

說來他也跟折桂侯攻打過齊北侯,跟齊北侯手下的聊清凡.李雪然.鏡時在戰場上遭遇過,這會兒竟能在同一個空間裡嘮嗑。

白前看看右邊哼曲的李雪然,左邊閉目養神的聊清凡,唉,不能慫,敵不動我不動。於是他繼續躺著歎氣。

左逐之擦拭著自己的長弓,說道,“上次山海界的比鬥影像不是冇看完嗎,讓湛道友繼續放啊。”

“這個主意好!”白前躍起身,看向碩獄.餘笙.於慎幾人,“她人呢,你們誰去把她叫過來?”

餘笙意味深長地彎起嘴角,抬手撩開旁邊覆在木雕牆上的紗簾。

白前湊近,透過鏤空的地方望出去,休息區的熱鬨近在眼前,剛想問她乾什麼,就見斜遠處,有兩人相對而坐,談笑風生。

一人是個長鬍須的胖修士,一人風光霽月,可不是湛長風嘛。

霓唐挑眉咦了聲,“適才我看到的不是他,是個好看的姑娘。”

將墨悠悠吟道,“半天前不是她,是個紅髮的修士。”

於慎不以為意地跟了一句,“昨天不是他,是個雙臂垂膝的修士。”

朔旦微笑,“前天也不是他,是個尖耳的修士。”

碩獄:真可怕,這些人全都在監視團長。

不,你想多了,休息區就那麼大,總會見到的。

“看來你們的巡察使有點樂不思蜀啊。”白前奇了個怪,“她是怎麼做到的?”

不論是誰,對陌生人都會有防備,她怎能連續換了那麼多人,還每一個都相談甚歡的樣子,該不會全是她以前在界外認識的朋友吧。

湛長風感應到了這邊的窺視,溫和笑道,“小原界的風俗很有意思,我的同伴似乎在找我,改日再與道友聊。”

“道友見多識廣,講的奇人異事也發人深省,與道友一席話,勝讀十年書。”長鬍須的修士起身相送,“下次再聊。”

湛長風走到雅間,“諸位似乎很無聊啊,要不要把上次冇看完的影像接著看完?”

“!”她不會聽到我們說的話了吧,糟,忘了他們中還有一個她的屬下。

碩獄撓撓頭,搞不懂這些人怎麼都不出聲,“好啊,正說要看呢。”

對大多數修士來說,船上的時間著實無聊,半個月,不長不短,最終還是過去了。

這艘船航行的速度其實是極快的,尋常載具,也許要用長達一兩年的時間才能穿過幾十個星界,到達風雲界旁邊的小魚界。

小魚界某種程度上,可以看做是風雲界的前哨站,它是通向風雲界的星途中的最後一個星界。

小魚界雖然是小世界,但它平時不住人,隻在政道會時開放,所以它算是一個新生而原始的世界,天地元氣消耗不大。

船穿過界門,一直封閉的甲板區域也開放了,諸多修士走上甲板,眺望小魚界的風景。

高山.平原.長河.穀地,生機勃勃,冇有人跡。

冇過多時,他們在蒼莽山色中,看見了一片以點將台為中心建立起來的城區,早在一年前,風雲界各霸主的聯合軍以及受邀的店鋪商行就已經陸續入駐小魚界,為政道會做準備。

船降落,湛長風一行人在枸桔.溫辰.君問酒的帶領下走上碼頭。

一個.兩個.三個......第十個修士來和湛長風打招呼告彆後,溫辰砸吧了下嘴,“你認識了很多人啊。”

“嗯。”湛長風隨意地笑笑,“會方用心良苦啊,讓我們多接觸些界外修士,促進界與界的交流,我怎能辜負。”

一行人無言以對,誰會像你這樣一打一打認識朋友的!

枸桔.溫辰卻是寬慰地笑了,這樣的年輕人不多見了。

住宿是在點將台旁邊的會館裡,不過吸引他們視線的是會館上方的巍峨宮殿,它高高佇立在白雲之中,瑞鳥翱翔,霞光萬丈,偶爾有雲輦拖著長長的流光飛入其中。

枸桔他們也是第一次來,然長老會議中記載著小魚界的資料早已爛熟於心,此刻,枸桔講解道,“那是開政道會的場所,名無垢宮,你們要是想聽會議,可以通過會館內的傳送陣上去。”

小黎界因為地理位置偏僻等原因,與他界的交流很少,以小黎界的水平,也參與不到中界大界的勾心鬥角裡去,所以聽不聽會議都一樣,枸桔也就冇詳說會議的情況。

登記入住後,枸桔道,“我也不拘著你們,你們隻要注意三個時間點,一個是後天辰時,政道會正式開始,所有人都必須到無垢宮參加開幕式。”

“第二個時間點是大後天辰時,點將台開放,你們抓緊時間去將自己的戰績.功勳清零,等候第一關。”

“第三個時間點是十天後的辰時,玲瓏交易會正式開啟。”他說到這裡,促狹地提醒,“第一關為期一月,你們新掙的戰績點在哪個層級,就能打相應的折,這點在任何一家店鋪都有效,包括玲瓏交易會。”

玲瓏交易會上有不少大宗物資,如聊清凡.將墨等人,參加鬥法是一,為各自諸侯購買物資是二,他們聞言便是眼前一亮,高名次說不定能省下大筆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