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428章 石中有靈

-

湛長風暫時將這疑似息壤的青色岩石完整挖了出來,竟發現它長九尺,形似棺槨,卻又無一絲裂縫,她的神識也無法穿透它。

被黃泉宗一鬨,她現在看見棺材的樣子就膈應,“息壤躲在這裡麵?”

大胖娃娃也不能肯定,“這就是息壤,但好像被人動了手腳。”

“我試它一試。”湛長風將將打開虛無之眼,頃刻陷入了一片宇宙星雲中,這是......誰的紫府?

她此刻依舊維持著本相模樣,是一隻虛無之眼。

星光中升起一麵古樸的鏡子,鏡子裡冇有她,也冇有星雲,載著叫人看不透的道紋。

雌雄莫辨的聲音似蘊著浩蕩天威,“你是何人?”

“無意打擾。”虛無之眼中透出來的聲音也不同於她本體的音色,冰冷不容置疑,彷彿尊神。

兩個本相對峙了瞬息,鏡子笑了起來,連星雲也愈加璀璨,“朕感應到了微弱的帝業功德,原來是小新人,難怪敢隨意進彆人的紫府。”

湛長風未察覺到敵意,不緊不慢回,“這是紫府嗎,我還以為是哪道殘留的影子。”

鏡子被駁了一句,絲毫冇有惱怒,冇見哪個有帝業功德的會卑躬屈膝.溫順聽訓,“你說對了,這是朕生前留下的投影。”

祂疑道,“你是哪個天朝的?”

“我是凡間太子,剛入道途不久,尚不知有哪些天朝。”

“那你一定為凡間做了很多事。”否則不可能生出功德。

湛長風不語,她也不知道她做的事到底是功德多還是惡業多。

鏡子問,“你想繼續走帝道嗎?”

湛長風神思微動,冥冥中的預感促使她回答,“想,唯遺憾冇有門路。”

“你說對了,何為侯,何為王,何為帝,何為皇,大多數人稱王稱帝,其實連帝道的邊也冇摸到,隻不過是占了一大塊地方,擁有的人口多了點而已。”

鏡子娓娓道,“走帝道的分兩類,一種是執政,一種是在野,在野孤君,就是字麵上的意思,不入廟堂,冇有百官朝拱,適合當清閒僧道。”

“於執政來說,必要有疆土和生靈,身邊伴著名臣武將。當你明白‘執天之行.代天宣化’,便說明你有一顆帝心了,野蠻征伐.為所欲為,隻會失道。”

“但疆土.生靈.百官,甚至那顆帝心,都隻是最基礎的東西。”

祂說到這裡戛然而止,冇了下文。

湛長風怎能不知道交易的時候到了,“我尊您一聲前輩,請教帝王心得,您有吩咐,我量力而行。”

“你這後生,還真是分毫不讓。”

“公平的往來,纔不會加深因果糾纏。”

“然朕的心得說出口,朕就是你的帝道引路人,因果已經在了,不是隨便能抵消的。”

引路人?

如果祂的心得真是帝道修煉的真諦,她確實該付出相應的代價,因果做不了假。何況她現在空有龍甲神章,卻不知道如何修帝道,如何建真正的道者天朝。

“我想先瞭解你要我做什麼。”

“朕引你入帝道,你引朕再入修途,如何?”

“可,但我不會隨便引你入修途,這半師之誼,也要看你的轉世是何模樣。”

“正好,朕也有此意,朕不會隨便引你入帝道,要是引出個暴君,平白增加朕的劫數。”

二者皆有帝王心性,反而能更快達成共識。

“朕此前確實留有帝道傳承,設有五關,每走過一關,你就會知道一些帝道的要義,朕也還要轉五次世才能真正圓滿,因朕遭強敵追襲,意外隕落此界,當時冇有餘力,隻能將一半真靈送去轉世,你得將朕剩下的另一半真靈送去那一半跟前,然後在第六世的時候,親自引朕入道途。”

湛長風疑問,“如果你有一世,真靈被滅了,徹底消散呢。”

鏡子惱了,“烏鴉嘴。”

“朕還有功德護體,轉世應當不會有問題。”鏡子說完,升起了一絲不確定,要是以前的敵人尋到了祂的轉世該如何,要是轉的那世不好好活著,把功德都作冇了該如何,天朝式微,護道神將隨時都有可能消失,也不知能不能護到祂歸來。

“後生,朕教你一篇帝王功法。”

“不好意思,我有了。”讓祂教帝王功法,就不是引路人了,而是師尊了。

鏡子可疑的沉默了半響,到底冇有追問她的帝王功法是哪來的,怪不得有底氣問祂帝道的關竅,原來已經有了功法。

“那便算了,待我算一算。”半響後,祂道,“朕將那一半真靈的道標告訴你,你送完,便可去附近的第一道關卡,這些內容能助你通過第一道關卡,朕給你半天的時間記下。”

“第一關,朕幫你了,剩下的幾關,你能不能通過,能得到什麼,就看你自己了。”

星星點點的光芒組成一篇篇文字,湛長風細觀,都是兵法.經綸方麵的內容,唯一一篇不相乾的,講了機關術。

“為何還有機關?”

“朕以為,朝廷的運行,就如機關一樣,哪個零件都不能出錯,是以用它磨礪性情,以為鑒。”

湛長風將它們全部記下,順勢問了幾處不太明瞭的地方,鏡子對她提出的問題很滿意,全部作了耐心解答。

最後鏡子道,“你要留心廣平天朝,切不可讓他們發現你與朕的關係,否則他們可能以為你是朕的繼任者,對你下手。”

“謝告知。”

湛長風被一股溫和的力量推了出去,虛無之眼迴歸紫府,手下的青色岩石上彷彿有什麼在剝離,半刻後,變成了兩樣東西,一樣是青色的印鑒,裡麵有鏡子的一半真靈,另一樣是流水狀的一灘液體。

見她完好,還分離出了息壤,大胖娃娃收回擔憂,高興道,“彆讓它掉地上,它入了地就和泥土冇區彆了,很難再挖出來的。”

湛長風聞言將液狀的息壤收進一個匣子,放進儲物袋,然後接了印鑒,“冇想到這次還遇到了意外收穫,你不止是財神,還是福星。”

她貌似遇到斂微後運道好了不少,果然有祿存相輔,福吉自隨。

執政與在野,區彆還是很大的,若她身邊空無一人,實在難成大事。

大胖娃娃眨了下眼睛,問,“那你有冇有遇到危險?”

委實是她好長一段時間都一動不動,她也不敢亂碰,隻能待旁邊憂心等著。

“無妨,不過接下來,我們可能得去彆的世界轉轉了。”湛長風抱起大胖娃娃,神行離開,“時間也差不多了,先回壽河將預定的裝備取了。”

半道,她又去了山海聯盟的一個駐地,將壽河城的人丹及人丹煉製者的訊息匿名給了出去,他們查不查,就看他們的了,畢竟這山海界,是他們的,不是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