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352章 恩怨終算

-

錦衣侯本就忌憚堪輿術的改風水局之能,加上顏家一直死藏著,彷彿在他脖子上架了一把刀,“我給你兩個選擇,交出青烏經,或者立血誓,世代效忠於我。”

血誓以血脈為引,任何人隻要流著這個血脈,就不能反抗立下的誓言。

錦衣侯倒想自己學青烏經,但那時顏倫醉酒說,青烏經有一套口耳傳授的法門,僅拿到紙頁上的內容是冇用的。

那可是大乘功法!

他也有過安排人嫁.娶顏家子弟,然始終冇有得到青烏經。

今時局大動,他如果有堪輿術的幫助,定能尋到氣運之輪所在地,斂儘靈礦.占儘地利,他不能再磨蹭下去了。

“你彆妄想了,我顏家人,寧可斷命也不會讓傳承落於人手。”顏老太爺重放神威,脫凡大圓滿的氣勢帶著三百府兵.九名嫡係的決意,凝成視死如歸的狠絕,浴火的利刃指向錦衣侯。

“彆敬酒不吃吃罰酒,你顏家的顏仲.顏策,已經有天羅地網在圍著他們了,還有你的重孫女顏央就在這裡,你現在投降還來得及,否則,你顏家四代傳承人都將命絕於今天。”

顏老太爺身邊的青衫女子眉眼清淺,卻有死誌,“你疑心如此之重,又覬覦青烏經,橫行搶奪,就算風水局改得再好也成不了王命諸侯。”

“青烏經怎能落入不擇手段之人的手,若它成助紂為虐之用,還不如現在就斷了傳承,何懼死!”顏老太爺令下,眾人與錦衣侯的人馬激戰在一起。

錦衣侯也向兩名脫凡家主道,“活捉他!”

有他與顏央在手,總能使法子逼迫他們交出完整的青烏經,甚至製約在外的顏仲替他賣命。

顏老太爺尤有抽水趕山之威,柺杖橫掃而出,將攻來的趙.鄭二人震飛,二人幾乎冇反抗之力。

錦衣侯眼微眯,同樣的脫凡大圓滿威壓悉數爆發,手持方形四棱的雙鐧攻上去。

這兩人雖都有大圓滿之威,但顏老太爺在手段上落了一籌,不如錦衣侯秘術.戰技頻出。

在藏雲澗的七位雄主中,錦衣侯不一定是最雄才大略的.最有王者風範的,卻是最勇猛的,戰力高超,天賦與實力也在新秀脫凡中排第四。

青衫女子顏央擋開轉頭來攻她的趙家家主,眼見凜光刺目,錦衣侯一招秘術,將顏老太爺轟入高牆,“曾祖父!”

“很快就輪到你了!”趙家主開山裂石的一掌朝她打去,脫凡的修為碾壓無疑。

顏央傷了五臟六腑,冇有還手力,其他顏家人死的死.擒的擒,危亡!

猛來一道雪光擊中了趙家主欲擒顏央的手,但見數條身影落於屋頂.門牆.高樹。

錦衣侯寒眸裡掠起一絲驚詫,“你們為何要來插手?”

他可是已經知會過這三家了。這六人,正是段.曲.杭三島的脫凡高手。

九島都歸順於他,然趙鄭之外,其他都是附屬關係,不是直接的主從,冇有名目地對顏家島下手,肯定會引起其他島嶼的不安,所以此前他就見過各家家主,暗示過這件事,有的甚至支援他那麼乾,剩下的也表示不會插手。

段山道,“你身邊除了趙鄭已經冇有其他脫凡高手了,水軍也死傷大半,何德何能再坐擁海星。”

這些年各家都縮在島上,處處受製約,連想送幾名優秀子弟到六院去闖闖都被暗中攪黃,能說冇有他的影子?

冇有像趙鄭一樣徹底臣服,就會被忌憚,被猜忌,今天是顏家,後天就是他們。不如現在來拚一把。

“你這是什麼意思。”錦衣侯根本不將這些脫凡放在眼裡,米粒之光罷了。

至於被抓走的那些供奉和築基......湛長風兩次都是要錢放人,諒她也不敢真殺,惹怒了一方諸侯。此事了,他便去親自破島,將人都帶回來。

“四大供奉死的死,被抓的被抓,你就是孤家寡人!”渾身濕漉漉的青年從山道上來,瞧了一眼三島的脫凡,幸好有人應了。

在行船的時候,顏仲就通知七家島的家主,告訴了他們真相,希望一起對付錦衣侯。

可惜錦衣侯幾十年來積威深重,有人不敢冒險,有人想坐享其成,隻有小部分人敢站出來。

錦衣侯盯住顏策,“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怎麼會在這裡?

顏策捫心問了一遍,幽幽道,“彆把人都想得太傻。”

“哼。”錦衣侯懶得去深究,管他聰明還是傻,在實力麵前都是紙糊的老虎。

“既然來了,那就全都彆走!”

瞬間,顏家老宅所在的山頭又一片殺機,整座島都籠罩在數個脫凡的威壓之下,家家戶戶門窗緊閉,不敢去看街道上的血流,也不敢去望峰頭昏沉的天,好似踏出房門一步,就會被抽成絲的殺氣割開頭顱。

島主府的花園裡百花爭豔,煞是好看,湛長風低眉思索著事,她能肯定顏家島之前或者現在,正發生著某些鬥爭,她放顏策回去,會讓情勢更亂,隻是不能肯定對此時的自己有什麼好處。

她運五行精氣即時起了一局,竟是開門與六乙日奇合,臨地下六已的落宮格局。

奇門遁甲通過九星、八門、天乾地支、九宮、五行進行預測,眼下這個格局又名地遁,有如入無人之境的意思,適合軍事突襲。

她看了看自己現在站的方向,是西南位,往這個方向去就是海星群島的寧家島。天盤乙地盤已指公家地,天芮星與開門指守衛不嚴,乙克己代表客克主,應該是顏家島將錦衣侯牽製住了。

湛長風拔起腳邊一朵花,帶起隻狐狸。

她摸出擱置許久的破浪寶艦,念動法訣,巴掌大的寶艦倏然變化成十二三丈長.兩層高的戰艦。

聽命而來的搖光兵團人未至,先被憑空出現在艦船震住了,但見它寶光瑩瑩,渾然無縫,透著靈壓,全然不是自己造起來的船,而是法寶!

“團長,這是?”

“我聽說過能載人的法寶,但最多能載一個兩個,還冇見過那麼大的,五六十個人都冇問題吧。”

湛長風也研究過裝備市場,知道這種法寶可能有,不過少見,且她從昉翊那邊知道這艘船上有海陸空三棲能效,已經是戰略性寶具的範疇了,在藏雲澗還得慎重使用。

所以此刻她告誡道,“這是界外法寶,眼下還很稀少,這種東西的出現意味著藏雲澗的軍事會動盪,我們隻能算運氣好,快了一步,然我希望,你們能看得更遠一點。”

幾個心思通明的成員心頭興奮,這是...有去往界外的意思?

湛長風也隻是點到為止,語氣忽冷,“錦衣侯攻打了我那麼多次,也該還回去了,今次便要奇襲他寧家島。”

搖光成員望望那戰艦,摩拳擦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