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351章 宅前對峙

-

距離瀛洲一百多公裡遠的地方,有九大主要島嶼,五座島嶼在五角,擁簇著中間緊挨在一起的四座島嶼,坐落在蔚藍的珊瑚海裡,像是舒張著軀體的海星,名海星群島。

顏家島在東南角,祖上是堪輿師,堪即天,輿即地,意為俯仰天象,觀測地理之利,民間多稱為風水師,但堪輿不僅僅是風水,還包括羅經.玄空學.葬法.形家,結合了地理.建築.星象.人運等方麵,推斷或改變吉凶禍福。

顏家這一支,主要是輿地,能體山川形勢,察地氣流轉,點穴尋脈,顏策就是靠自家的堪輿術,觀測到了祁山的地氣,發現地火脈的。

此能若被人知曉,或被奉為座上賓,或被忌憚,他祖上就曾險些讓王侯勢力豢養來專尋靈脈地穴,後逃到這邊落戶,隻將這堪輿術代代單傳,秘而不宣,僅在為生計發愁時,裝個半吊子,以風水之名,替人看看墓葬位置,小改吉凶,一旦名聲有顯揚的趨勢,就立刻沉寂下來。

現在顏家表麵上就是一個普通的富貴家族,暗裡有四人承了祖傳的堪輿術,老一代的顏老太爺,二代的顏仲,三代的顏策,還有四代的顏央,單傳無疑。

他顏家島歸順錦衣侯以後一直安分守己,顏策還作為幕僚在其身邊出謀劃策,功勞不小,他想不到他對顏家下手的理由。

顏策幾欲泣血,難道他家的秘密被髮現了?

對的,對的,顏策想起差點忽略的一件事,他家那麼多人,但是羊瞻為什麼不提他的爹孃,不提伯父,不提其他侄兒,隻提了四個。

“你顏家島行啊,居然為了救你,出私軍了,也不知道這次來的是你家老太爺還是你那個瘸腿的叔叔,喲,聽說你有個跟你一般大的侄女修為也不錯,改天在這裡還能來個四代同堂。”

羊瞻.影海衛,他越想越驚然,難道錦衣侯早有將他困在島上,誘殺他顏家諸人的打算?

若真是這樣,錦衣侯有兩個選擇,要麼自己得到他家的堪輿術,要麼挾人質逼迫顏家效忠,替他賣命。

現在回去豈不是自投羅網!

顏策號令停船,從海星群島至現在的瀛洲島最快半天,來回就是一天,錦衣侯要趁著守衛軍不在下手,定會選擇在守衛軍到瀛洲這邊時進攻顏家島,此時守衛軍要趕回去也來不及。

但他顏家老宅也不是那麼容易能攻破的。

“阿策,為何又停船了。”顏仲知曉這是錦衣侯的局後,心中火急火燎想快速趕回去,要是顏家眾人出了事,他這個調離守衛軍,自行送羊入虎口的家主,就是千古罪人!

顏策目有絕然,老爺子和阿央都在島上,已經凶多吉少,他不能讓顏家的堪輿術斷代,“對不起二叔。”

他驀然出手打昏了顏仲,拿了他的家主的令牌,冷靜地吩咐親衛,“將前家主帶去漁島,如果冇有下一代顏家人來接應,百年內不得出島。”

漁島是顏家的一個退路,位置隱秘,隻有傳承人才知道,他將漁島的位置給親衛,叫他們快速乘船離開。

“顏一發,敢死嗎!”他縱聲喝令顏家島守衛軍的頭領。

顏一發表情肅穆,知道已經到了危亡之際,赤目大吼,“守衛軍諸人死而無憾!但憑吩咐!”

“錦衣侯可能聯合了其他家族攔在我們返航的路上,我要你不論用什麼方式,拖住他們!”

“是!”

顏策又點了兩個築基的親信,乘快舟換隱秘路線去顏家島,隻要到了島上,他就有辦法進入祖宅。

顏家島附近礁石環繞,有幾處修了焦堡,以做守衛之用,但現在,上麵的守衛換了人。

顏策等人心中愈發沉重,拋了快舟,潛下水,冇有驚動他們。走水下密道進入島中。

他濕著一身,也顧不得弄乾。他在幽暗的水道中冒出頭,彎腰摸著粗糙硌手的石壁往上走,推開一道石門,瞬間十幾道目光盯來,那恐懼的目光刹時變換,信賴.質疑不一而足。

“三爺!”

“守衛軍不是去救你了嗎,顏家為什麼會被侯爺攻打?”

“我們家一向安居本分,就你在侯爺身邊做事,是不是你惹怒了侯爺!”

“三爺快去救救老太爺他們!”

顏策環視一圈,冇有看見嫡係的一群人,怒然,“都閉嘴。”

他走到暗道之頂,發現密道已經被封死了,身形搖搖欲墜,“其他人呢!他們為什麼不下來!”

密道中悄然無聲,隻有他的悲吼。

地麵上

三百府兵,九名顏家嫡係,並一個白髮蒼蒼的拄拐老人皆立於宅門前,像是地爐中將成型的劍胚,寂寂燃燒。

新葉被迫脫離生機勃勃的枝丫,那群突破一道道防線,踩著無數鮮血殺上來的士兵包圍了老宅,兵戈對準顏家眾人。

顏老太爺看見了那身材偉岸的錦衣侯,也看見了趙.鄭兩家的脫凡家主。

趙.鄭早就徹底成了錦衣侯的家臣,整個家族都為他所用。

顏老太爺一直以為錦衣侯是個梟雄,奸詐而危險,所以約束著兒孫島民,告誡他們不要惹事,安分守己。

又因他一句,策乃大才。

為了消除他的疑慮將顏策送到他身邊做事。

但還是冇想到,他將矛頭轉了過來,“侯爺已經坐擁海星,顏家島也已經臣服,為什麼還要將我等逼入絕境?”

顏家一個脫凡供奉,剛剛就死在對他們的阻攔上了,現在唯一能看的就是眼前這個垂垂老矣的老太爺。

錦衣侯身長八尺,如一道淩雲氣,他眼中像是裝了暗夜星辰,隻道,“臥榻之側,豈容他人安睡。”

“我不明白,顏家一向不爭不搶,當時你起事,我顏家何曾反抗,不是主動投靠了嗎,你與我那早逝的小孫兒,不是好友嗎?”顏老太爺被這無妄之災打得措手不及,他顏家可從冇想要做諸侯,更冇有覬覦他的位置。

錦衣侯冷笑,傳音道,“你確定嗎,若你真的臣服我,為什麼不能替我做事,就像顏倫一樣,明明會點出靈脈.搜尋靈礦卻不肯為我做,明明會布風水大局,卻不幫我改命斷吉凶,你顏家世代居住在此,不肯離開,是不是這裡的風水局能出諸侯霸主?”

“你你怎知道我顏家會堪輿?!”顏老太爺嶙峋骨指緊握柺杖,想到了他那早逝的孫子,“是顏倫告訴你的?!”

顏倫在堪輿術上天賦極強,然意外早逝,他惋惜之餘,就將堪輿術教給了他的女兒顏央,顏央在這方麵也很出色。

錦衣侯給了他重擊,“我不僅知道這個,我還知道那堪輿術名青烏經,屬大乘功法,習之者可窺地氣流勢,行尋龍點穴聚財.改風水斷吉凶之能,得之大業將成,此等不二瑰寶,竟被你們埋冇。”

“顏策說尋到地火脈是偶然,”他歎了口氣,“若冇錯,他也學了這堪輿術吧。”

“所以你怕他竊了你的位置?!”顏老太爺嘴唇發抖,如果堪輿術冇點禁忌,他顏家何至於此,早當王侯名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