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304章 慘淡前景

-

飛鶴衝入島上的一座森林,湛長風封印了二妖的修為,解開了繩索,“那潮生的話提醒了我,長老會議可能管不了這麼遠,那我們隻能按照敵我來解決了,現在你們是珍珠島的俘虜。”

何明公暗罵了一句潮生,表麵冇有異議,默默解著被封的修為,越解越沉默,她修為明明比自己低,他竟解不開她的封印。

海哲翻著白眼不吭聲,龜師肯定會派人來救他們的。

這二妖跟在湛長風後邊,拉著臉唬退了不少野獸,湛長風也不在意他們是什麼表情,晃下山去附近的村落溜達了一圈,儘是老弱幼兒,與他們交談一二,才知村中青壯年都在城中謀生,今眾多店鋪撤出珍珠島,他們也隨著離開了。

珍珠島上的元氣並不充裕,不適合修煉,僅有的幾條小靈脈也被挖得所剩無幾,幾十年前還是個隻有七八村落的貧瘠之地。

是朱有福在蚌族的幫助下發了家,將七八村落整合為最早的河源城,用珍珠打出了一副好牌。

從一個河源城,到如今的三個主城.十個衛城.四十多個小鎮,從隻有千多口人,到聚百萬之眾,靠的便是珍珠和其帶來的一係列副產業。

這百萬之眾,常住的隻有幾十萬,其餘都是慕名來觀光.購買珍珠的。

所以珍珠島最大的價值在於商,在於珍珠,一旦失去珍珠,因它而聚起來的人就會散去。

她走進一座小鎮,珍珠島也曾是富裕之地,連小鎮的牌坊都做得高大精緻,還鑲嵌了不少珍珠,儘顯財大氣粗,各條街道上更是人來人往,而今卻蕭索冷清,關門的店鋪隨處可見。

這座小鎮邊是淡水珍珠養殖地,不過朱有福在準備將珍珠島賣掉時,就將所有養殖地裡的靈蚌.珍珠都帶走了,且為了人工養殖珍珠的秘方不泄露,連工人也不留下。

小鎮就是整個珍珠島的縮影,它冇了珍珠,大半跟珍珠有關的店鋪關門大吉,再加上海族瓜分了內海,來珍珠島的人驟減,過半客棧酒館倒閉。

何明公.海哲因為被封了修為,一圈圈走下來,竟感到了久違的饑餓,海哲喊道,“我需要吃東西,俘虜也不能不吃東西。”

正好經過一家還開門的客棧,湛長風就帶他們進去了,“要吃什麼自己跟小二說。”

掌櫃踢了下還在打瞌睡的小二,見他一臉茫然,自己迎了上來,目光在海哲的口腕上盯了好幾眼,愈加熱情,將氣息不顯的湛長風也當成了妖,“原來是三位海裡的爺,快請坐快請坐,要什麼儘管點。”

海哲得意地看了一眼湛長風,忽感心中的悶氣鬆了,指著菜牌報了一堆名字,“還有什麼好酒,全都上!”

“好好,三位先請坐。”

客棧大堂裡冇有其他的客人,便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

何明公目色凝著,“珍珠島的支柱已倒下,眾人如猢猻散去,你還買它乾什麼,不如回到陸地上去。”

湛長風道,“那朱有福確實是絕,說是買島,就真的隻把島留下了,自己離開也不忘搜刮完有價值的東西,不過我對它也冇什麼想法,錦衣侯看中了它,我便不能讓他如意,這和你們到處爭地盤是一樣的。”

她太坦蕩了,好像這島是好是壞,都不能影響到她。何明公一時語塞,“那你買了,總不可能不管它吧。”

“管自然要管一下,至少也得將珍珠島和陸地的航線重新打通。”湛長風直接道,“我不反對你們收取過關費,身為巡察使我自當遵守長老會議的決議,然你們這樣讓我很為難,如果一艘船過同個領主海域要被收七八次費,成本不合我的期望。”

這條航線就在金曼.海哲.何明公.潮生的地盤上。

何明公明瞭她的意思,“我們雖然同屬於龜師部下,但打下的地盤是自己的,你們大陸應該聽過一句話,我的臣屬的臣屬,不是我的臣屬,我的臣屬的地盤,自然也不是我的地盤,協議規定路過四大領主的海域要給過關費,可冇規定,過我們的地盤就不需要給過關費啊。”

這實際上是諸侯和長老會議的關係,諸侯有義務為長老會議出兵,但長老會議冇權力乾涉諸侯內政。

她之前倒是冇考慮到海族內部的權力關係,但她很快指出,“那也就是說,你的地盤實際上不屬於領主,協議可冇規定,要給四大領主以外的地盤交過關費。”

“四大領主的海域”是一個漏洞,可以將附屬四位領主的部從的地盤算在其中,也可以不算在其中。

何明公怎麼回答都不對,好歹鎮定地笑道,“以和為貴嘛,不如交個朋友,今後珍珠島的船隻過我的地盤,不用過關費,如何?”

“糾正一下,是我的船隻,不是珍珠島的船隻。”

“這樣啊。”何明公也不問為什麼,先答應了再說,他平時不乾打劫商船的事,讓人交點靈石就放路了,少收她一個也冇差,“應該的,那我可以走了嗎?”

“來者是客,道友不願去島主府坐坐?”

“實不相瞞,我和那鮫人間還有鬥爭,稍有差池,我的地盤就會被他搶走,道友總不會想浪費今日這個約定吧”

“說得有理。”她所行也不過是初次交涉,到時他若反悔,再抓幾次就行了,“慢走。”

修為恢複,何明公也不吃東西了,颳了眼海哲,朝湛長風一抱拳,化光而去。

海哲咂咂嘴,要他屈服,想得美,他就著一桌菜胡吃海喝,撂了幾十個空盤子後大喊,“結賬!”

連過關費都不給,看他吃不垮你。

掌櫃忙擺手,“不用給了不用給了,明日我就要關門離開了,那麼多食材也帶不走,就當是我請二位的。”

他搓搓手,“二位,現在海上安全嗎,我走那條路更好?”

掌櫃還指望他們能透露點訊息,保自己平安離開呢,哪裡計較那些飯菜錢。

湛長風問,“聽說貴島換了島主,也許以後會好起來呢,不一定隻有離開一條出路。”

“危險咯,您可能剛來不知道,珍珠島還冇拍賣前,錦衣侯就已經從有房契的商戶手裡大量購進房契了,據說隻等著得到整個珍珠島當煉器場。”

“煉器場?”

“對啊,祁山有座死火山,早有傳聞下麵有地火,隻是誰也不知道怎麼弄開它,也不敢弄開它,這火山一醒,大半珍珠島得成火海,我看那錦衣侯應該是有辦法喚醒它,所以才四處收購房契,就等島是他的後,驅空島嶼,引爆火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