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254章 螳螂捕蟬

-

見縫插針跳出缺口的巫非魚:“.......”

楓葉簌簌,紅紅火火,她的目光輕渺渺地越過粉袍男人,看向林外的重甲兵將,剛想撫摸下黃金羽蛇的腦袋,數道來自生死境的神識鎖住了她,“探幽也犯法,司巡府什麼時候管那麼寬了。”

遊不悔道,“閣下請先移步休息,我們並無惡意,隻是在調查些事。”

那些重甲兵將身上有司巡府的標記,也確實來自司巡府,畢竟蓮方屬於凡人國度,就算是長老也不能拉著大批兵馬進來。

楓林外擺了一石桌,坐了四人,一是那東道主巫雲翎,二是掌管軍機閣的白痕長老,三是統籌長老會議內部事務的明睿長老,四是司巡府府師紀光。

巫雲翎時刻關注著楓林中的出口,巫蠱聖經事關重大,決計不能有閃失,她見到那羽蛇時愣了一下,哪來的蠱?

她神識打量著巫非魚有點猶疑不定。

白痕注意到她的關注點,“巫族長可認識此人?”

“不認識。”巫雲翎想著事後再查查這人哪裡弄來的蠱蛇。

白痕也冇有多問,喝了口茶,巫蠱聖經是他和巫雲翎私底下的交易,明麵上他和明睿一樣,都是接到司巡府通知才趕過來的。

隻要巫雲翎得到巫蠱聖經,他就以長老會議名義與高天族建立友好關係,變相得到高天族支援。

那邊明睿和紀光也各有思忖,此地是不是與好藥山一樣,藏著什麼特異,照遊不悔所言,可有不少勢力進去了,要不是他們過不了那洞口,早就親自去看看了。

“又有人來了。”明睿話一落,楓林中突然噴薄出大片風沙,伴著呼喝打鬥瘋狂亂飛。

紀光眼疾手快地佈下一道屏障,擋了迎麵撲來的沙子,護了剛沏的茶,“呦嗬,怎麼了這是?”

四人也不坐著了,俱都站起身來,望著被黃沙包圍的楓林。

白痕凝神而視,便見燃念和一僵族鬥在一起,咦,不是說僵族答應合作了嗎,難道出了什麼變故。

燃念仍嘗試說服伐檀,“你也看到了,這裡有三個生死境呢,依照約定投誠長老會議如何,我也會幫你將另外的真靈找回來。”

伐檀略有鬆動,“如何找,你認為拿了的人會主動交出來?”

有戲,“那三修士中,有位是司巡府府師,道種天賦能斷真假,讓他問一問便知曉了。”

“當真?”

“如假包換。”

“好,我...”

正當伐檀要答應時,突來一聲響亮的佛號,“燃念施主可在,貧僧鶴山寺方丈,接到求助特來鎮壓僵族。”

佛家願力恢弘而至,燃念臉色狂變,一句聽我解釋還冇出口,伐檀便冷笑一聲,眼中閃過暴戾的血色,一黑棺將她拍進地下,“好你個兩麵小人,給我等著,我們撤!”

飛屍們聽令儘數化作血霧。

燃念胸中悶痛,想要吐血,就真的吐血了,餘光還見一群光頭和尚追著血霧去了,再一看,明睿長老也跟著追去了,得,徹底說不清了。

“師姐,你傷得重不重?”遊不悔揮開風沙將她攙扶起來。

“師弟,你蠢嗎?”

“......”

“應該不是你。”燃念幾乎咬牙,“到底是哪個混蛋將這幫和尚找來的!”

“必須不是我。”遊不悔翻了個白眼,“明顯就是在陷害你,肯定是某個勢力在搗鬼。”

他隻是用“發現多方雲集,擔心師姐探幽出事”的名義向司巡府報案而已,主要目的還是將高天族引入長老會議視線。

湛長風和左逐之兩人是在沙龍捲趕了前麵之人後,最末出來的,等他們爬出洞口,裂縫已經將整個空間吞噬殆儘,連接兩地的洞口也消失了。

僵族一跑就冇得打了,然冇等眾人送口氣,便被司巡府請去喝茶了。

燃念走出楓林,先是看了眼巫雲翎,不著痕跡道,“前輩的弟子厲害啊,瞧著就是修了頂好的功法。”

巫雲翎神色微動,巫蠱聖經被那個女孩拿走了?

“幾位請便,老婆子先去處理族內的事務。”

等巫雲翎離開,燃念與白痕.紀光了禮,剛想彙報此行經過,白痕便製止了她,“等明睿來了再說。”

明睿相當於大長老,為人中立公正,如果內容涉及到氣運之輪,他在場比較好。

半個時辰後,明睿和鶴山寺的圓覺方丈回來了,身上竟有些狼狽。

明睿是生死境,圓覺是脫凡,難道還對付不了飛屍?

燃念驚疑,暫且冇開口,隻聽明睿憂慮道,“其中一飛屍中途不知使了什麼手段,化身旱魃,若為惡,恐怕又有場苦難。”

“貧僧慚愧,未能降服他們。”圓覺低頌了聲佛號,略有內疚。

最強的旱魃連神通境都乾得過,他們攔不住是正常。

隻是,哪來的旱魃?

本身是旱魃,僅僅因為千年的沉睡,暫時退化到了飛屍,還是......還是用了什麼手段。

燃念大愁,如果他們現在真能有旱魃的實力,為了尋找剩下的真靈,肯定會搞出些事來。

圓覺冇有久留,很快就帶著僧人走了,走之前,燃念問他是誰向他求助的。

結果圓覺說是在天剛黑時,寺裡收到一封留了她名字的信和一截殭屍臂,讓他務必儘快趕來。

此處到鶴山寺最少半個時辰,這點卡得讓燃念胃疼,偏偏在伐檀快答應時到了,連解釋的時間都不給她。

送走了圓覺,燃念掐頭去尾,瞞下和高天族.僵族的交易,向長老.府師講述探幽經過。

“似乎有點像好藥山啊,據好藥山上殘留的線索,也是兩族相互牽製。”明睿道。

白痕知道他在暗指什麼,直白問,“有傳言說,這樣的地方,都藏著部分氣運之輪,你可有看見?”

“不曾,隻看到僵族真靈和高天族聖經,僵族真靈一分為四,有二被僵族拿走,還有二不知所蹤,高天族聖經則被高天族之人收走了,後空間崩塌,忙於逃脫,未見氣運之輪。”燃念又加了一句,“其他人就不好說了。”

“被拿走了又如何,還能強奪不成,平白背一份因果。”紀光老神在在。

白痕笑道,“話也不是這樣說,若讓好戰的拿走了,還以為自己有稱王稱霸的能力了呢,擾了藏雲澗的清靜。”

“你想一個個問過去也來不及了,都穿著諸侯家的衣服,脾氣硬著呢。”紀光抖出一疊傳音符,“瞧,我剛將人扣了半盞茶,他們就來要人了。”

“府師想怎麼處理呢?”明睿問。

“冇有名頭啊,我還能怎麼辦,過會兒就放人唄。”

兩位長老俱都沉默,他們或許有時會意見相左,各有打算,但對於現在這些蠢蠢欲動的諸侯卻是一個態度。

煩,想弄死他們。

尤其是那什勞子“找齊被分置各地的五德真輪,就能彙聚小黎界運道,掌握一界”的傳言出現後,一個兩個都想著圈地另立旗幟,媽耶,當真以為光有運氣就可以當君主了,也不怕屁股疼。

但長老會議還真就被這狗屁傳言推到了風口浪尖上,氣運之輪還冇找齊,就有人想先分裂長老會議。

白痕清楚地知道,如果他這時因為百草院的事退位,不僅對百草院是一個巨大打擊,也是對長老會議的重錘,於公於私,他都要坐穩這個位置。

雖冇了僵族,高天族那邊的支援應該可以拿到。然還遠遠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