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220章 賭城賭鬼

-

賭鬼看向桌上擺著的千斤骰和幻夢骰盅,一般一品的千斤骰實際是十斤重,骰盅裡有一道幻陣,品級越高,難度疊增,九品就是九百斤重,九道幻陣!

他玩大小開玩了四十年,技巧毋庸置疑,力量也已經掌握得爐火純青,神識更是練得登堂入室,即使隔著千米遠,他也能用神識在沙堆中找到他丟下去的那一粒沙,今日對他來說無疑是重要的一天,他將在此證明自己,證明自己是獨一無二的賭鬼,是有資格向賭王看齊甚至超越的賭鬼!

這個九品賭具隻是他的第一步,十品纔是真正的目標!

賭鬼沉下心神,右手拿起骰盅,左手蓄力,一口氣撈起三顆九百斤的骰子扔入盅裡,手腕幾不可見地一沉。

他全部的力量都湧向手腕和手掌,閉上眼睛,慢慢搖起骰盅,同時神識探入其中,尋找被九重幻陣掩藏起來的骰子。看客們屏息以待,盯著那越搖越快的骰盅不錯眼。

一個骰子找到了。

賭鬼眉頭加深,好厲害的幻陣,換平時他十息就能把所有骰子找齊。

他的額上漸漸冒出了汗,神識在幻境中消磨得越多,他的心力越不足,對他越不利。

湛長風仔細觀察著,一邊也注意到了時間,馬上就要到一刻了,一旦超過這個時間,不論他開出什麼都算失敗。

賭鬼眉頭略鬆,全都找出來了,他鎖定著三顆已經現身的點數,使上全部力量去搖動骰子,他自信有足夠的技巧得到“一氣化元”,但要將九百斤重的骰子搖出想要的點數可是件耗力氣的事。

這時眾人看見他搖動時,手腕頓了一下,外行可能看不出什麼,內行卻提起了心,他出現失誤了。

公證人開始倒計時,“三.二...“

賭鬼啪嗒將骰盅扣在了桌麵上,現場靜寂無聲。

“賭鬼道友,請開!”主事人喊道。

賭鬼的神色不太好,看客也提心吊膽。

“不會失敗了吧,他好歹也是老手了。”

“天呐,快開啊,磨蹭什麼呢!”

賭鬼閉了閉眼,揭開骰盅,三個六點朝上,六六大順!

“平紀錄嗎,也不錯了。”

“還以為能破紀錄呢,什麼賭鬼,也不過如此。”

公證人宣佈道,“平紀錄,可獲五十萬獎金。”

“不,我要再來一次!”賭鬼冷聲道,臉色不近人情。

主事人再次詢問,“按照規定第二次挑戰同項目者,收十倍費用,連之前贏得的五十萬也要交還,你確定要重新挑戰嗎?”

“再來一次!”他的聲音像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

此時一個獨立廳室裡有麵水鏡懸在半空,裡麵正是三開廳的景象。

“還真是個賭鬼,這不走到黑不回頭的勁兒,讓人相當懷唸啊。”說話人少年模樣,撐坐在桌子上,翹著腿,精緻的眉眼像是從畫裡走出來的。

“那就再收個徒弟。”白衫青年低頭算著賬目,墨發一半落在肩頭,一半落在黑石桌麵上,不見麵容,隻聞其聲清冽,如冷泉擊石。

“給你添個師弟嗎,倒也是不錯的主意。”少年眯眼望著水鏡,興致盎然。

賭鬼二次搖骰子,閉目凝神,不同於第一次,這次他用上了雙手,骰盅在他手裡翻轉變換幾成虛影,啪!骰盅扣在桌上!

他冇有像前次一樣猶疑,幾乎在扣下的那刻就揭開了骰盅,果然,一氣化元!

主事人收到了傳音,對著賭鬼恭敬道,“賭王要見您,請隨我來。“

賭鬼先是怔忪,接而大樂,隨主事人離開。

三開廳中議論久久不息,一千五百萬的大獎,還得了賭王接見,這天大的好事怎麼不落他們頭上,可以預見這個訊息夠寒雪城的修士們八卦一陣了。

但一波未平,又起風浪,前腳離開的侍衛和公正人又回來了,主事人倒是換了另一個。

“怎麼回事,又有人要挑戰嗎?”

“這是眼紅了吧,什麼人啊,腦子有病吧。”

“還真以為誰都是賭鬼啊,來湊熱鬨的?”

主事人望向身旁的中年女修,“挑戰十品賭具,閣下確定嗎”

“什麼,十品賭具?!”

“肯定是來玩玩的,不過這麼博眼球就讓人不爽了。“

湛長風神色不變,“確定。”

公證人將測靈盤捧上去,結果讓人嘩然,“築基小成也敢挑戰十品賭具,得,又一個想成名想瘋的。”

“請上十品賭具!”主事人高喊。

那邊被撤掉的水鏡又被幻化了出來,“今日倒是精彩啊。”

然白衫青年冇有理他,嘩嘩翻著賬目頭都不抬,賭鬼則無心想其他,正緊張地立在一旁。

忽然白衫青年略抬頭,露出清俊的容顏,瞥向邊上的管事,“此人確定不在黑名單上嗎?”

“已查過,冇有。”賭場有張黑名單,除了惹是生非的,還有些特殊的人,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特殊的技能,比如一眼看穿牌麵者,能算命測運者,在這種人手裡,根本就冇有賭字,賭場一般是好吃好喝伺候好了,然後讓他們有多遠滾多遠。

對了,前年還有個奇葩,修為不高,卻不想怪力無敵,生生把骰盅裡的幻陣給搖破了,若不是他用力過猛將骰子碾成了粉,還真讓他將三千萬拿走了,嗯...這奇葩現在還被以破壞賭具為名,留在賭場打工還債。

湛長風的力量雖大,卻也冇有多麼超乎想象,不過她全盛狀態下堪比築基大圓滿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神識力量,讓這場大小開的結果變得篤定又出乎意料。

何況骰盅裡的是幻境,讓一個修心覺的玩幻境,那就真的是玩玩而已。

她將三顆一千斤的千斤骰扔入骰盅裡,不緊不慢地搖著,神識已經如入無人之境般穿透十重幻境,將千斤骰找了出來,並且壘成一柱,她又拖了一點時間,假裝很費勁的樣子,半響後把骰盅扣在桌上,打開,眾人的驚呼已經揭曉了結果。

白衫青年盯著水鏡默了幾息,吩咐管事,“給錢吧,順便把人加入黑名單,此人必定神識強大,容易虧本。”

管事應了一聲,看向少年,“城主,您要不要見上一麵?”

“可惜冇有賭心,見來也無用,不然還能再收個弟子。”少年搖搖頭,指著賭鬼道,“二徒弟,你負責送錢,注意著點,彆讓人在賭場裡出事。”

“是!師父!”賭鬼被派了任務,開心得如墜雲霧裡,咧嘴笑著與管事一道出門,哪還像什麼鄉野先生,就是個鄉野二愣子,不過好歹出了這道門就恢複了常態,瞧著有幾分威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