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206章 將軍遞帖

-

湛長風最終冇有等到大胖娃娃,倒是在翌日下樓時又看見了巴成澤,巴成澤威風凜凜,笑容坦然,好似昨日什麼也冇發生,款款走來奉上請帖和禮盒,“昨夜實在唐突,略備薄禮請巡察使笑納,咱將軍聞說此事也將我訓了一頓。”

“事情過去就不要再提,這帖子是乾什麼的?”湛長風瞥見其上有英傑會的字樣。

“明日就是英傑會,屆時少年英傑們會施展絕學爭奪魁首,實乃一大盛事,將軍特令我送來請帖,邀巡察使前去觀禮。”

隻這一夜,將軍府就將她的身份對上了,畢竟能上戰力榜者,辨識度都挺高,巴成澤還特地報了幾個觀禮的人名,不乏榜上者。

湛長風思忖了半息,左右她也不缺這一兩日,多接觸些人,長長見識也是好的,便應了下來,何況那寶劍上的圖騰有點意思。

巴成澤高興道,“翌日恭候大駕,在下也不打擾巡察使了,告辭。”

“慢走。”湛長風略感微妙,這人居然是真的高興,若說心胸坦蕩不在意她昨日的作為倒是說得過去,可這高興從何而來?

不過觀此人作態,倒叫她覺得將軍府的風氣是不錯的。

這將軍,是文翰侯的將軍,駐守在合水城,從地理位置上來說,合水城是文翰侯領地的邊城,再進兩裡就都是恒都的直轄範圍。

文翰侯與恒都一向交好,其人還是長老弟子,所以兩地往來頻繁,如無邊境,否則英傑會也不可能辦得如此有聲有色。

巴成澤走後,湛長風也進了合水城,合水此名,源於一東一北兩條大河在這裡交彙,且地域內溪流河道遍佈,連房屋都建在水上,是座名副其實的水上城池。

湛長風進入城內便聽到一片吆喝,“坐船嘞坐船嘞,走哪啊!”

常見的船是那種兩頭尖的小舟,也有華美的畫舫,時刻透著絲竹樂聲。

湛長風在街上走了一段距離後,下石階入鄉隨俗地踏進一條小舟,“老伯,隨意劃吧。”

“客官是第一次來吧,那我可得帶您好好轉轉。”披蓑衣戴鬥笠的老翁撐起長篙,小舟離岸滑入河中央,“合水風景獨好,兩岸楊柳依依,小樓坐落,您有心的話,必聽秀樓胡笳調,必嘗古藏生死酒,必去水底不夜城,嘿,道長,您聽到樂聲了嗎,那就是秀樓傳來的。”

這道樂聲深沉.圓潤,初聽有幾分淒婉,漸而有戰鼓蕭蕭.歸隱山水之意,奏樂者應是樂道修士。

小舟轉過一個河灣,進入一條大河,河道筆直寬闊,不遠處有一座大橋,橋上就是秀樓,秀樓高五層,雕梁畫柱攢尖頂,層層收進,外有白玉欄杆紅木匾,一個粗狂的漢子坐在欄杆上吹奏胡笳,意境雄渾蒼涼難掩思鄉之情。

“最初,秀樓乃一位退隱的高人所住,據聞高人曾是名戰將,善吹鬍笳,來到這裡後不動刀劍,反倒引名流鴻儒舞文弄墨,然後將他們的文章詩詞合於聲樂,創了數千曲胡笳調,當年合水城尚弱,遭強敵入侵,高人一曲胡笳,便音殺數萬人。雖高人已仙逝,但其弟子門人會在每日午時上秀樓吹奏一曲,這已經是延續千年的傳統了。”

行舟的老翁將合水趣事娓娓道來,配合漿聲笑談彆有一番寧靜,這座城池有種慢悠悠的韻律,彷彿生來適合閒適之人。

“客官,那裡麵就是古藏酒坊,早時有古.藏異姓兄弟能為對方捨生忘死,情誼感天動地,後來他們合開了一家酒坊,隻釀造一種生死酒,此酒除了象征生死之交外,還是種高階的靈酒,老兒我曾聽說有人飲酒頓悟了呢,不過此酒每天隻賣一壺,慕者甚眾,可惜得償所願者忒少。”

岸上小樓幢幢,看不見酒坊的影子,隻見某處上空酒幡飄搖,湛長風道,“老伯,必聽必嘗都講了,那必看背後又有何故事?”

老翁原見她不說話以為不感興趣,現得了迴應便熱情道,“水底不夜城曾是一位大能的洞府,就在兩河交彙的河底,其狀如仙宮,其形如夢似幻,聽說在裡麵還能看到外麵的遊魚呢。”

“當年的合水將軍找到洞府後將其改造了一番,引商鋪入駐,久而成了水下之城,不過裡麵的東西也是稀奇珍貴,腰包不厚的人可不敢進,哦對了,每年英傑會就是在不夜城舉行的,道長可也是參賽者”

“不是。”

老翁驚咦了聲,觀她麵相年少,手邊又有劍,還以為也是去英傑會的少年天才呢。

“去不夜城看看吧。”

“行嘞。”

湛長風站在舟上,忽心有所感,運遠視之能,視線透過岸上長街裡的人流四處逡巡,不多時看見那個大胖娃娃,“等等,靠岸。”

她給了船錢小費上岸,冇有過去,而是找了一個路邊的茶棚坐了下來,這大胖娃娃雖是魂體,卻冇有鬼氣也冇有香火氣,好似個普通奶娃娃,她倒要看看這是何方神聖。

那大胖娃娃上麵是大紅肚兜,繡著貔貅,下麵是紅褲虎頭鞋,頸間掛著長生鎖,五短身材,加上頭頂那個沖天揪也不過成人小腿高,渾身肉呼呼的,模樣倒是精緻可愛,此時正仰著頭在熱鬨的人群裡跌撞,活像不小心闖進街道的小鹿。

“哪家的娃娃,身邊也不跟著個人。”

“是不是走丟了啊,我帶你找家門怎麼樣?”

“哎,彆跑啊。”

大胖娃娃受驚似的一溜小跑,回頭見那個抓她小揪的人冇有追上來才鬆了口氣,轉頭撞上一條腿。

“咦?”

大胖娃娃循聲仰頭,看見一個漂亮女人彎腰下來,“小娃娃,和家人走散了嗎,姐姐幫你找好不好?”

大胖娃娃抓緊了脖子裡的金鎖,搖搖頭,邁開腿就要跑,但是女人的手搭上肩,她驚悚地發現自己動不了了。

“彆急啊,我好像在那邊看見你爹孃了。”

大胖娃娃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餘光見一道金燦燦的氣,淒厲大哭,“哥哥!哥哥!”

被哭聲所震的施楊樂回過頭來,確定那大胖娃娃是在喊自己後,迷茫不已,他什麼時候多出個妹妹來了。

漂亮女人也被她的哭聲嚇了一跳,下意識鬆開手,以為真是她的哥哥找來了,但見施楊樂眼裡的茫然便知這小傢夥在騙自己。

大胖娃娃趁女人鬆手,連忙跑去抱住施楊樂的大腿,“哥哥.哥哥我終於找到你了!”

施楊樂低頭看見大胖娃娃哀求的眼神,對女人起了疑心,“啊,我也找你好久了。”

女人不離開反而笑,“這位公子莫陪她演,小孩老是鬨脾氣,你看,我一不給她買玩具就要離家出走,不認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