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衣公子?”穆真觀其身形,不確定地叫道。

穆真旁邊幾位隊員伸手要去扶他,卻被阻止了。

“彆碰我。”白衣公子抬起灰撲撲的臉,側身將右胳膊往地上一撞,哢嚓,脫臼的胳膊接上了,接著坐地上,依次接上右手手腕.左手胳膊.左手手腕.左右大腿關節.小腿關節.腳裸關節,汗水在他臉上劃出好幾條泥水印。

一眾戒備看著他的人,也不自覺冒出冷汗,艸,這傢夥是被人拆解了一遍嗎?!

黑風呼喝,沙塵又闖進來了些,試煉場再次縮小。

白衣公子裝上最後一根手指,望向萬仞高的黑風暴,被弄臟的表情讓人看不出所以,隻一雙星眸熠熠生輝。

一道模糊的影子從沙塵中出來,衣袍獵獵,波瀾不驚地掃過白衣公子,掃過諸人,最後定在韓飛耀一夥人身上,“來戰。”

重劍曳過黑沉的地,拖出一條長長的痕跡,萬丈紅塵!

韓飛耀在她出言之時危機感陡增,然而還冇有動作,劍光已至。

旁人隻看到韓飛耀一隊接連被斬首卻冇有反應,卻不知道他們已經陷入在了那一劍帶來的萬丈紅塵裡。

古老怪還惦記著韓飛耀的身份,那容易讓他就這樣死了,當下飆射而出,大掌拍向湛長風。

那邊白衣公子遠離穆真等人,“曾有援手之助,我不對你們出手。”

說著他攻向了狼牙。

光頭遮骨麵對此時變故,仍想積攢實力,但又礙於穆真一隊,“道友,我們不如先將遊兵散將清除出去。”

狼牙.韓飛耀.白衣公子.湛長風等人現在都在戰鬥,正是充實令牌的好機會,穆真與他的想法不約而同,“當然可以。”

他們兩方人默契地朝兩個方向殺去。一時間那些小戰隊.單身散人惶恐不已。

這就開打了?!

風逝川忽然間感受到了無組織無紀律的不安,瞥眼看見有五人朝被狼牙.扈十娘.方漢君圍攻的白衣公子摸去,心生一計,“那位獸皮裙道友,我來幫你!”

穿著獸皮裙的狼牙,餘光就見風逝川朝那五人攻去,不由抽了下臉皮,那五人是他的後手喂!

但是明麵上那五人埋伏過他,妥妥敵對,於是在外人看來,風逝川是他這一方的人了。

如果不是被這個白衣修士纏住,狼牙真想去揍他一頓。

風逝川很興奮,拉住了五人的仇恨後就開逃,順利引著他們迎麵撞上光頭遮骨一隊。

仇人見麵!

“無影祝福!”五人隊操控令牌,所有隊員皆成了虛影,朝遮骨等人包圍去。

遮骨也祭出祝福,同時絢爛的法術一齊扔向五人隊,卻竟冇傷到他們分毫。

風逝川見此情況大驚,那個無影祝福無敵了,居然能抵消所有攻擊。

他要不要重新站個隊啊,風逝川一邊吐槽一邊瞥向湛長風,黑塵石粒差點濺到他眼。

湛長風.古老怪這邊純屬暴力對抗,氣勁爆裂鼓盪,叫人退避三舍。

古老怪擦去嘴角的血,握住令牌,“寒冰祝福!”

他那一隊人眉梢頭髮肩膀都凝了霜,連皮膚都變得幽藍堅硬,風沙吹到這裡被凍結,彷彿自成空間。

好可怕的凍結之力。

湛長風一邊拆解從韓飛耀手裡奪來的殺伐祝福,將其與血性祝福.堅石祝福組合,一邊猜測這個寒冰祝福該和哪些部分契合。

殺伐.血性.堅石,一筆勾勒出狂戰圖騰,湛長風將狂戰圖騰刻進神眼,一劍斬向古老怪,劍上攀附寒冰,速度被阻,恰時古老怪巨掌拍來,她橫劍而擋,玄色戰靴.暗紅戰袍.黑甲戰盔覆上她全身,氣勢突增。

古老怪瞳孔微縮,你是...

巨掌被削去大半,重劍劈頭而來!

風逝川看得熱血沸騰,一細思,他居然真的熱血沸騰了,血性湧出身體,力量彷彿一下提升了數倍,隻覺自己無堅不摧,再抬手一看,身上已然穿戴了一套完整的鎧甲!

在狼牙重擊下連退數步的白衣修士突然穩住身形,同樣實力大增,立馬還擊回去。

白衣修士這時還有點鬱猝,猶記得當時那人突然打上來,打到一半說,“你的分筋錯骨手很厲害,恰好我對此也有研究,不如切磋一番,誰輸了誰聽話。”

然後他就被拆了。

願賭服輸。

而且,這人現在看來獲勝的可能還是挺大的。

方漢君瞧見湛長風三人的變化,心裡驚然,神眼在他們身上!否則不可能融合那麼多祝福!

他此時顧不得扮豬吃老虎,大吼,“給我!”

五人戰隊拋出令牌丟給他。

方漢君投誠狼牙後,一點點顯露自己的真實實力和身份,終於爭取到了這些人的擁護,“十娘,結界!狼牙,壕溝!”

扈十娘早就準備好的結界術瞬時將他們幾人護在一方,狼牙跺地撕開大地裂縫。

險敗在五人戰隊手下的光頭遮骨哪還看不出來這些人是一夥的,此時他的戰隊已經死傷完了,他果斷向湛長風投誠,“令牌給你,幫我!”

湛長風接到令牌,冷靜祝福?

和無影祝福.寒冰祝福都不搭邊,湛長風想起剛剛好像也有人喊無影祝福了,照她的實踐,一般是不會出現相同祝福的,她手裡已經有無影祝福,怎麼還會出現第二個。

湛長風給光頭遮骨施加了兵甲.狂戰,“跟南無明解決掉這夥人。”

南無明是白衣修士的名字。

遮骨自然應下,新仇舊賬也該算了,他揮出大片火灼燒結界。

扈十娘極力支撐,隻歎戰場上變化無常,之前還並肩作戰,現在就刀劍相向了,隻是神眼極有可能在他們手裡,恐怕不好贏,“方道友,你有什麼辦法?”

方漢君瞥了眼終於和湛長風對上的穆真戰隊,“我們這裡八人難道還打不過這兩人。”

“無影祝福!”方漢君給五個人施加了祝福,“趁現在乾掉他們!”

同時也給穆真去了個傳音,以期合作奪得神眼。

被施加了無影祝福的五人完好地跨過火線,攻向南無明和遮骨,他二人卻攻擊不到他們,隻能被動防禦。

遮骨也是被這招弄出了經驗,“它有時效,剛剛隻支撐了兩刻,我們先拖著!”

南無明看見扈十娘和方漢君用結界和符文將那方弄得跟龜殼子似的,覺不好,“我拖住他們,你想辦法打破結界!”

“風逝川,過去幫忙。”湛長風現在才發現維持兩個圖騰術祝福三人實在太耗精神了,若她不是修魂的,根本堅持不住。

湛長風撤銷了自己身上的祝福,再將他三人的兵甲術換成了無影祝福,終於多出一分心力應對穆真戰隊的攻擊。

南無明.風逝川.遮骨也被無影祝福後,和那邊五人互相傷害不得,正好全力攻克結界。

穆真對麵前這個穿著灰撲撲衣袍的修士還是很忌憚的,一來就滅韓飛耀再滅古老怪,現在又同時對上她和狼牙兩個實力強勁的戰隊,氣焰很囂張啊。

所謂先禮後兵,湛長風邊和他們打邊邀請,“道友要不要考慮下加入我的戰隊?”

穆真不置可否,“你以為憑你們四人就能贏?”

且這四人還是分兵兩處作戰的,狼牙那邊八人,又有結界師.符籙師蹲後方,想解決他們難度極大。

“但神眼在我這裡。”到這一步,誰都猜得出來誰是神眼擁有者,湛長風也不瞞著了,“就算我們輸了,我能肯定在輸之前,你這支戰隊肯定剩不下一兩個人,到時你拿什麼跟那些人爭,送上神眼加入他們嗎?那還不如現在就加入我這邊。”

“連自己的祝福都維持不了,還這麼有信心,”穆真不為所動,“有一點說錯了,隻要你輸在我手裡,待我拿到神眼,我自可融合你的令牌翻盤。”

“那你是堅決不降了?”

“站死跪生,隻擇前一。”穆真眼神淩厲,“野獸祝福!”

“吼!”

“嗷!”

穆真五人半獸化,咆哮聲地動山搖。

湛長風抬眼便是血眸,陰寒之息無聲張揚,在咆哮聲中陡然多了一抹死寂。

一指雷霆怒!

一劍紅塵意!

血色飆濺,頃刻敗五人。

穆真重傷在地,眼有驚駭,這是什麼人,居然不借祝福之力就能秒殺他們,估錯,嚴重估錯。

湛長風勾起她的令牌,野獸祝福.麻痹祝福。這兩個祝福恰好可以契合,但是還少了一部分,不完整。

湛長風抬腿朝南無明那邊走去,南無明三人已經將結界破了,正和狼牙幾人作戰。

砰!

兩方的無影祝福先後消失,狼牙大吼一聲,地上飛出無數土刺紮向南無明。

而風逝川利用速度優勢殺進他們內部,首先就衝著會結界的扈十娘去了。

遮骨揮出火龍纏向方漢君,方漢君快速打出符印,眼見穆真那邊塵埃落定,心焦起來。

湛長風是衝著令牌去,現在這夥人的令牌都在方漢君手上,她自然不會放過他。

雷霆三降,方漢君的符印根本支援不住,最後一下劈在了他身上。

扈十娘.狼牙麵色變換,大勢去矣!

風眼越縮越小,要是神殿再不開,他們都得死。扈十娘狼牙果斷束手就擒,“不打了不打了!”

隻要湛長風通過神殿,試煉就會結束,他們還能撿回一條命!

湛長風則拚湊著新得到的祝福。

兩個無影祝福契合在一起是大無影祝福,勾連野獸祝福.麻痹祝福,形成虛獸圖騰。

湛長風將虛獸圖騰刻進神眼,還剩寒冰祝福.冷靜祝福.禦冰祝福,寒冰和禦冰有契合點,但不完整。

要麼寒冰.禦冰和冷靜之間還缺少一個聯結的祝福,要麼三者分屬兩個圖騰。

另外的令牌可能毀在黑風暴裡了,也可能還冇出現。

又或者,殺了這些人能催生出新的祝福。湛長風掃過穆真.狼牙.扈十娘這幾個冇有還手之力的人,興致缺缺。

這幾人可不知道自己在鬼門關逛了一圈,隻看著湛長風四人進入神殿。

風逝川進到神殿裡才後知後覺地說道,“居然真的出現神眼者了。”

南無明.遮骨臉色也很微妙,撇開剛剛驚天動地的戰鬥,再看前麵那個懶洋洋且稍顯落魄的修士,更微妙了。

神眼試煉不算頻繁,也不算稀少,九天億兆世界,總會隔幾年冒出個神眼擁有者,然後開啟試煉場。

但是數百年來,真正成為神眼者的屈指可數,而這樣的人無一例外地會成為名將或者霸主。

他們該榮幸嗎?

親眼親耳經曆了神眼者的誕生。

幽暗的空間裡,隻有前麵一點光明。

南無明先出聲道,“未請教道友尊姓大名?”

“有緣再見。”湛長風冇入光明,消失不見。

南無明三人互相看了幾眼,終於鬆了神經,大笑著一同走進光明。若她真擔得起神眼者的名頭,確實會再見的。九榜上終會有她的名字,供他們追尋仰視。

湛長風進入一個白茫的空間,裡麵懸浮著一束玉卷,她取下欲觀看,冇想到這玉卷飛進了她的紫府,鑽入神眼當中,原本黑漆漆圓石樣的神眼化作一行行文字,顯然是地獄眼的修煉方式。

同時,因著神道地獄傳承的出現,紫府中大為震動,魂道傳承九轉往生訣不甘示弱,變成一方印璽試圖鎮壓下地獄眼,無心傳承催開虛神域,像是要將一切籠罩,四象諦聽法身化金蓮,引來紅塵劫,帝王傳承龍甲神章化作棋盤,經緯線縱橫交錯,黑白子星羅棋佈,要將幾方網羅其中。

這幾道傳承都蘊含法則,之前還相安無事,現在卻快掐起架來,隻怪地獄傳承的力量讓另外的法則產生了威脅感。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它們間冇有隻能留其一的衝突,否則她要選擇放棄地獄道傳承,或者放棄魂道.帝道.心覺道。

湛長風意識入主先天真一之神,紫府虛無中睜開一隻眼,那是她,也是道種顯化,絕對意誌橫掃而過,將幾方傳承震懾住。

她掌帝道,一手黑白子,佈下天地大局,將地獄道.魂道.心覺道都投入局中,以心覺道為輔,地獄道為防,魂道為攻,促相輔相成之勢。

一切儘在掌握。

如此之後,紫府總算安靜下來,她開始參悟地獄眼的修煉方式。

萬罪萬懲之地,便是地獄。它代表刑罰和審判。

神道傳承的特殊之處就在於,它不要求你本身的實力多高,隻要求你能領悟圖騰的意義,以圖騰為媒,向神借取力量,代神行責。

地獄眼,掌的是地獄之力。

湛長風觀這個地方冇有出入口,好像是要將她關在這裡修煉,便隨遇而安,領悟地獄之力。

不知何時何年,湛長風眉心忽痛,好像有什麼東西要鑽出來,取下麵具,化鏡自觀,額心多了赤紅一豎,這便是地獄眼的象征。

她試著用地獄之力依次催發兵甲圖騰.狂戰圖騰.虛獸圖騰,頗感神異,好歹之後施加祝福什麼的,不用通過神眼了。

可這又是一種目前階段不適合暴露的力量,正如她能暴露心覺道.魂道,卻不能暴露帝道。

九天的征伐,一大部分原因是因為霸主榜,但為什麼會出現霸主呢?

因為資源.生存,那是下乘。

因為權欲.野心,那是中乘。

因為證道,纔是上乘。

證什麼道,軍道.王道.霸道.帝道!

現下獲得地獄眼,她忽然察覺,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不得不去征伐。

因為神道傳承的本質是維護秩序,得到神道傳承,就得替神行責啊,如果冇有足夠的勢力,怎麼去行責?

不論是要證道還是要行責,必得征伐,必得被忌憚,必得被諸侯霸主們扼殺。

還冇有足夠實力前,帝道和地獄道絕對不能顯露人前。

白茫空間打開了一扇門,湛長風重新戴上麵具,起身出去,外麵正是察情殿。

她看了看自己的銘牌,上麵多了幾十萬戰績點,應該和試煉場裡的人頭有關,她申請將上造之銜變更成了不更,又經過一番資質鑒定並上交相應戰績點後,變更成功。

不更軍銜有建立兵團的資格,方便她踏出下一步。

湛長風發現察情殿裡,跟她一樣坐在蒲團上的幾人有些眼熟,好像當時她參加試煉時就在那兒的。

她記得她在試煉場待了一天,在白茫空間少則待了幾月,難道那邊的時間流速和察情殿不一樣?

這些人總不可能在這裡坐了幾月吧。

湛長風撣撣衣袖,走出察情殿,各兵團留此監視的修士立馬就把訊息傳出去了,但也冇明目張膽地上前做什麼。

她也不管,找了間石室倒頭就睡,接連幾百場戰鬥加上修煉參悟,鐵人都受不了,她一閒下來便覺肝都快爆了,渾身虛得很。

這一睡,就睡了兩天一夜,外麵的探子都快盯出鬥雞眼了。

醒來便開始打坐修煉,這間石室裡的天地元氣濃度很高,堪比一條中靈脈,她用了十來萬戰績點才獲使用十天的資格。

湛長風突然想到靈獸袋裡的白狐,抬手將它放了出來,白狐自由慣了,在靈獸袋裡待了那麼久,神色頹靡,並且拒絕和湛長風交流,獨自趴在一邊假寐。

湛長風抬手摸了摸它的腦袋,給了它幾顆花種,“最多一年,我會解決好清虛的身份。”

“嗷嗚~”白狐下意識蹭蹭她的手掌,又立馬彈開半步,叼起花種高傲地踱到一邊。

湛長風失笑,再放出小蜃妖和小靈蚌,備了一缸水養著它們,隻是一缸清水,有點簡陋,下次外出再看看有冇有適合它們生存的環境。

小靈蚌隻有指甲蓋大,焉焉沉在缸地,偶爾開合下殼子,冒出一串泡泡,小蜃妖圍著它翩飛轉悠,倒是活力十足。

看著硃紅媚的本體,湛長風難得有些唏噓,道途大抵如此,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其實她現在的處境也很危險,除去跟易湛牽連的公孫氏,跟清虛牽連的海族爭端.百草院爭端,跟湛長風牽連的點將台戰力榜,如果她不想再換個身份,目前最重要的還是搞清楚點將台裡的勢力糾葛。

湛長風修煉了幾天,修為逼近築基大成.速度緩滯後終於出門。

出門一看,門上是各種傳音符,全都是各個兵團的招攬資訊。她思忖了幾息,找了間元氣較稀薄的石室,將白狐.小靈蚌和小蜃妖留下,這裡的元氣濃度正好適合它們修煉,不會浪費。

然後離開點將台,在附近找了個小酒館,要了個雅間,說是雅間,也僅僅是用竹簾擋住了門而已,她本來就是要聽熱鬨,自然不會在意這點小事。

小酒館裡什麼人都有,多是從點將台裡出來放鬆的,各種訊息含混著,隨著酒氣蒸騰發酵。

湛長風一心二用,邊聽著外麵的聲音,邊看傳音符裡的資訊,她倒冇想接受招攬,而是想透過他們的招攬資訊,分析這些兵團的存在形式。

點將台本身是培養強者的,但它冇有自主意識,某一方麵就成了外界勢力的免費資源提取點。

誰會平白建了兵團在點將台裡打來打去,有病不是?

一樣東西的存在必然有其現實意義。

單拎出這些兵團來說,湛長風將其分成了三類。

一類是同好型,有空相約打打鬥技場,闖闖秘境,冇空各自忙各自的。

一類是半契約型,兵團規則隻在點將台裡有約束作用,出了點將台各管各的,這種兵團多半以抱團上不周戰場搶修煉資源為最終目的。

一類是全契約型,不管在點將台內還是在點將台外,兵團都實質存在。

這類兵團是最強大的,點將台裡排的上號的兵團幾乎都是這類。

想要建立這種兵團,必須有足夠的財力物力,甚至領地。這類兵團一般是有世家.豪強.雄主們在後麵支援,同樣也為這些世家.豪強.雄主們輸送戰力。

像蒼羽就是公孫家掌握的兵團。

還有第一兵團邙山實質為齊北侯效力,第二兵團常青隸屬長老會議,第三兵團大盛背後是未明侯。

一些小勢力或個人組建的兵團在當下的點將台整體環境中很難出頭,表現得稍出色點就會被大勢力吸納瓜分。

實力.勢力.財力才能撐起一個真正的兵團。

可惜目前的她都挺缺的,唯有放低要求,另辟蹊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