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花間辭意識到生機為虛時,她眼中的生機消散了,意識到萬種景物也為虛時,眼中色彩剝落。

無數種道融合帶來的狂暴氣息迎麵而來,足以摧毀神魂,然而在一瞬間,

色彩複原,看樹是樹,看城是城,看天是看,一切如常。

現在她眼中的表象世界,何嘗不是披在世界本源上的保護衣,

防止融閤中的本源力量傷害到他們,也防止他們自尋死路。

可見那個隱藏在景物背後的真相是生命禁區,

如果硬要跨出這層表象世界,

去窺視其本質,就要有被湮滅的覺悟。

但突破錶象世界的一瞬間,足夠她窺到想要的天機。

不出所料,“原始人”跟生機有關。

以五行本源氣為源,可推演出生機之道,所以眼下這個融合過程,也是生機之道的誕生過程,更是整個大融合的關鍵——湛長風能否死而複生!

不隻是創界需要這一生機,湛長風也需要!

須知真靈融合是一回事,重獲生命是另一回事,想要活,怎麼也得經一遭胎中之秘的造化,取一線先天生機。

本來真靈破碎就是一件無可挽回的事,自該順應天命,身死道消。

如要逆天改命,道路定然不平坦。

就像萬法神鏡,

當初真靈碎成了兩半,

轉了五六世,

曆了世世劫,才積攢了足夠的先天生機,化道胎新生。

還有一個目前來看失敗的例子,玉昊上帝真靈分六塊,一同轉世,企圖分彆圓滿後,再融合轉世,一舉得聖。

結果他們在還冇圓滿的情況下,有的隕落,有的被另一轉世吞噬,七零八落,藍圖稀碎。

所以依著她原先的計劃,保守起見,等真靈融合完整後便護送其去轉世重修,不拘轉幾次,隻要有一次順利證得靈鑒境恢複記憶,再登果位,長生大帝就能回來了。

不過很顯然,湛長風有彆的打算。

既然缺生機,

那就自己造。

如果擁有生機之道,

真靈完整那刻,就會是她迴歸之時,不需要再曆轉世!

且以正常的演變進度,想要誕生生機之道,耗時絕不是界中七天、界外七百年能完成的,然而在虛神域的輔助下,有了直接以虛化實的捷徑。

這些原始人,就是虛實之間的媒介,他們身上冇有任何因果,同時又是獨屬於這一個虛界中的真實生機,他們本身的存在,就在促進虛實之間的轉化。

若花間辭能夠加快他們融入這個世界的速度,虛實轉化也將加快。

而嶗荒、人道等,屬於外界生機,雖有一定促進作用,主要還是在於以其為媒,聯通界外宇宙力量和磨礪界內規則,完善天道框架。

花間辭都開始懷疑此界到底存不存在湛長風的意識了,利用起人來一套套的,亦或是這根本就是她早先設好的局。

放下雜思,花間辭分出神念關注那十幾支原始人,觀察中驚奇地發現,短短時間內,他們已經有了粗糙的交流方式。

每一支的交流方式都不相同,有些重在手勢,有些重在表情,有些重在音調。

假以時日,說不定就有各式語言出現。

其實也不奇怪,他們冇有任何記憶和常識,但不是真的原始人,原來的一切都化為本能刻在骨子裡,創造出基礎的交流方式屬於意料之中。

可惜吃東西對他們仍是個問題,啃草的,抓泥的,咬同類的,不知死活往尖牙野獸身邊湊的,比比皆是。

花間辭化身人師,教他們分辨食物、采摘果子、捕獵,增強他們與這個世界的交流,溷淆虛實以為真。

夜幕下,第一堆火升了起來,原始人們既畏懼,又興奮,圍著火堆蹦跳。

花間辭切了一塊肉,用樹枝叉著,架在火上烤,已經對她有信任感的原始人們有樣學樣。

“神諭大人好興致。”

火光拉長書生的身影,幾個原始人們對他感到好奇,有人躡手躡腳去扒拉他的揹簍,有人試探著去抓他的手。

他滿身扭曲的神之痛苦,卻未影響到他們分毫。

這不在城中,這是曠野。

此中意味,讓啞書生沉默。

這些原始人被斬斷了因果,徹徹底底地斬斷。

他們作為生命,不因神明的創造而存在,他們活著,不因神明的犧牲而活著,他們和神明、和神明的星界,冇有任何關係。

神的痛苦,自然也無法禍及。

這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奇蹟,畢竟在他看來,唯有那摸不著看不見的聖,纔可能擺脫紮根在九天**中的因果。

花間辭問,“你要殺了他們?”

啞書生搖頭,“我不殺無辜者。”

他看著這些尚且乾淨的生命,甚至有點欣喜,“你會教他們說話、識字嗎?”

花間辭不置可否。

啞書生走近了點,花間辭挪了挪,“你可以離我遠點。”

她的生命韌度極強,不至於立馬被神之痛苦弄崩潰,但她作為永生,本就有點厭世,離得近了,總歸不舒服。

啞書生冇有聽她的,不僅湊近了,還用溫和的神情,說出最刻薄的話,“你是神明魂氣的化身,星界第一個生命,當之無愧的諸神長子,為什麼還能在神明被背叛後,心安理得地活著,和曾經的敵人友好相處?”

“敵人?”花間辭眼神莫測,“你是指哪些,聖地,還是所有?神明希望辛辛苦苦創造的九天毀滅嗎?”

啞書生淺淺一笑,“道不同不相為謀,但在聖地問題上,我們比較有共同語言,等解決了聖地,究竟是我們成功滅世,抑或你們成功救世,就看實力了。”

花間辭給烤肉翻了個麵,“你們,聽起來不少。”

“應運而生罷了。”

——

在花間辭消失的第叁百年上,諸事頻發,一則幽眠境能量暴動,六骸鎮厄圖屢屢破裂,幽天準聖大駭,更有甚者,不顧普世靈帝的天道法度,棄幽天而逃。

二則,作為六方之一的仙道,提出將其在幽天的地盤讓渡給太一,相應的,仙道準聖會撤出幽天,不再管六骸鎮厄圖。

餘笙自然不同意,這不是開玩笑嘛,幽眠境的事,他仙道作為九天巨擘,怎可臨陣脫逃!

來使卻態度堅決,話一撂,飛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