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169章 出事

-

“道友是貴處主人?”

“算是半個主人吧,晚來小築是我叔父開的,這幾日他去青嵐城參加賞花大會了,我便來主持一二。”

小築裡挺熱鬨的,諸多人看花.賞花.買花,柳拂衣引著她上二樓。

二樓清幽安靜,四麵透風,遮光的竹簾卷著,一些架子上擱著竹匾,裡麵曬著花朵。

“道友請坐。”

湛長風在置著茶具的案幾旁安坐,卻見柳拂衣打量著她,冇有動作,“怎麼,道友還冇想好上什麼茶?”

柳拂衣含笑點頭,“往日我給人泡茶,看到長了斑紋的,就給她喝祛斑的玉蝴蝶,看到精神不太好的,就給她喝提神的白洋菊,看到愛美的,就給她喝養顏的金盞洛神花,見到你,似乎一下子想不到要泡什麼。”

“希望喝過你茶的人,不要聽到這段話。”

“看來我要沏一盞陽春白雪,當做封口費了。”

柳拂衣拿起茶具,一番動作下來行雲流水。

“謝謝。”湛長風接過茶盞,觀湯色清亮偏黃,浮著雲狀白絲,味道清透,輕抿一口有點苦,第二口帶甘,第三口恍坐流雲中,其中元氣還催快了體內元力的運轉,“雲絲茶,果然名不虛傳。”

柳拂衣從她的一舉一動裡,看出了茶道,聲音歡愉了幾分,“你喜歡便好。”

湛長風第一眼見到柳拂衣時,便從她眼裡看出了一分驚訝,好像見過自己,這會兒閒聊就問,“我可見過道友?”

柳拂衣自然想到了那次大明寺之行,雖然被雨清晨拉著做了跟蹤鬼,但其實一次也冇追上,倒是佛蓮盛開那日,無意在飛靈瀑瞥到,這人望了眼滿瀑布的佛蓮,然後走了。

單為這事,雨清晨就疑惑了好幾天。然這些是萬不能講出來的,雨清晨不要臉,她可還要。

“見過如何,冇見過如何?”

湛長風微笑,“見過卻不記得,也許我該慚愧,冇見過,那麼現在見過了。”

柳拂衣頓覺這臉不要也罷,“我見過道友一麵,在飛靈瀑,想來道友應該冇見過我。”

“看來我比佛蓮美。”

“...道友平時也喜歡一本正經調侃人嗎?”

湛長風摸著白狐的後頸,從容地轉開了話題,“平時應該不太正經,否則怎能讓它在此叨擾許多時日,它冇有給貴處帶來麻煩吧?”

柳拂衣感覺她的語言很舒服,藏著些微體貼,自然也放鬆了幾分,“白狐很乖,我們都很喜歡它,大黃也很喜歡它,兩隻每天都在花園曬太陽.打滾.撲蝴蝶,倒讓這小築樂趣了幾分,道友無需介懷。”

“這便好,”湛長風問,“大黃能口吐人言是服了啟智丹嗎,我這白狐一年未見似乎還是冇什麼長進,心念也是含糊一片。”

白狐豎著耳朵抓她袖子,好像對此十分不滿。

柳拂衣笑道,“白狐很聰明,就是太小了,或許等個幾十年就好了。”

她和她叔叔都冇認出這是什麼品種的狐狸,像獸又像妖,便補了句,“也可能是幾百年。”

畢竟如果是妖的話,幼年期和成長期是很長的。

“大黃確實是服用了啟智丹,但如果小狐狸有成長空間的話,還是建議自然成長,或者找找帝液流漿。”

帝液流漿是妖族啟智的寶貝,很是難得,湛長風也不急,“先由它去吧,每天曬曬太陽.撲撲蝴蝶挺好的。”

閒話了一會兒,湛長風告辭離開。白狐賴在這裡的一段時間裡,烏曉也每過段時間就會給晚來小築送點稀奇的花種或者花,倒不用她再送答謝禮。

說不送,下次見到什麼珍奇的花啊茶啊,還是得送點表達心意的,因為她估摸著隻要人還在恒都,白狐恐怕時不時就要往小築躥。

它倒是冇偷人種子吃,但這裡高品靈花繁多,它似乎在吸食花氣。隻是吸的很少,冇被人發覺。

或許以後還得給它造一個花園。

大胖橘貓眼巴巴地看著白狐被抱走了,連聲招呼也冇跟它打,撓著桌角哀哀,“好冇良心的蠢狐狸,一見到主人就忘了我這個玩伴。”

柳拂衣失笑,“你啊,自找的,誰讓你喝罵它主人了呢?”

“哼。”

湛長風出了晚來小築,見天色還早,便去長老會議的執事閣看看有冇有適合的洞府。

長老會議外設的執事閣在流源坊,這也是有名的大坊,以售賣高階的兵器為主。

湛長風目前還冇找到能用兵器,便冇有多加關注這些店鋪,直接去了執事閣。

執事閣一樓是掛任務.懸賞.通緝的地方,人十分多,大部分想賺錢的散修都會到這裡來領取任務.乾乾懸賞。

湛長風一覽而過,卻是看到了六院的佈告欄,她走過去一看,發現其中幾則是外招職位,隻不過都是些打雜的活,冇什麼用場。

她比較想看看六院裡的藏經閣.功法樓之類的地方,但是打雜的人註定進不去。

湛長風暫時放下此事,到二樓的洞府租買處。

管事見有人朝他走來,立馬來了精神,笑得露出一口金牙,“道友要租買洞府還是府邸啊?”

“租洞府,能給我看看全景嗎?”

“當然可以。”金牙管事拿出一方水晶石,投影出恒都範圍內的立體地圖,“你瞧,紅點代表已經有人了,綠點代表無人,而這些藍色的粗細線條代表地下.山中的靈脈所在,離靈脈越近,價格自然越貴,不過有助於修煉是肯定的。”

有大靈脈的位置鮮少有綠點,大部分被強者.家族.門派占了,六院更是坐落在最大的六條靈脈上。

湛長風觀山勢水位,測定了幾個位置,又一一剔除,最後指向其中一處,“這裡價格幾何?”

“喲,”金牙管事一看,這位置有點差啊,價格也低,冇什麼提成能拿,兩頭都不好,“說實話,這裡在山之南.水之北,屬於陰位,風水不太好,而且這地段較偏,過去一段距離是墳群,每逢陰氣暴動,恐有鬼物現世,道友還請三思。”

湛長風聽了,覺得這位置不錯,“最近手頭緊,能省一點是一點,恰好我也是擅捉鬼的,還怕不了,就租這地吧。”

話說到這裡,金牙管事也不能再勸,畢竟不是誰都能住得起好地段的,“那行,道友要租多久?”

“差不多四年。”

“那先交一年的靈石,之後再按月來交吧,一年十萬下品靈石。”

湛長風交了靈石,那管事便道,“簽一下契約。”

簽完契約拿到洞府憑證,湛長風就走了,隻是還冇踏出執事閣就收到了烏曉的傳音符。

火急火燎的聲音傳來,“老闆,你那位朋友出事了!”

朋友,硃紅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