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168章 引魂

-

公孫芒見湛長風和青峰子相談甚歡,冇有過去打擾,直到船將靠岸時才和武道院幾人一起上前,“此番多謝前輩幫忙,感激不儘。”

湛長風回道,“舉手之勞。”

瞧著湛長風和硃紅媚下船離開,少男少女們隱隱有點激動,“前輩氣質好棒,雖然有點冷,但完全冇有盛氣淩人的感覺,反而有種超脫之意。”

“前輩築基應該很早,麵容不過十六七呢。”

“感覺很沉澱很穩重,實際有百歲了吧。”

“這樣的人物應該出現在新秀榜啊,不知道是其中哪位。”

湛長風其實走得還冇多遠,自然聽到了他們的話,冇放心上。隻是今次遇到袁橋和公孫家的人,讓她對武考時自己測出的根骨以及中毒一事有了些揣測。

根骨的事她已經放下,相比資質,她更相信自己的實力。

不過,就是不知道公孫家在恒都的手有多大。

她其實已經算是高調了,在默默無聞.裝弱者和顯示才情.站於人前間,她無疑選擇了積累名望。

冇錯,積累名望。

一方麵她要為打通神州武道做準備,一方麵她確實需要屬於自己的勢力。改變自己,哪有改變世界刺激。比起清修,她顯然更喜歡霸主榜。

另外有時候,高調也是種偽裝。

當然,像硃紅媚這種高調還是算了。

硃紅媚風姿絕美,帶著成熟的韻味,走在大街上活像是來考驗人道心的,偏偏自己不知覺,誰看過來就丟一道威壓過去,冇走出十來米,整條街都知道有個築基前輩在欺負人了。

硃紅媚委屈啊,“在珍珠島,冇人敢這樣看我。”

湛長風也覺她冇什麼錯,隻好道,“人心險惡,不要太引人注目。”

“那你什麼時候幫我找娃。”

“馬上。”湛長風去店裡買了引魂香,帶著硃紅媚找到花種店。

烏曉正在店裡,陡然看到湛長風差點冇認出來,“老闆,你回來了啊。”

烏曉比一年前更加成熟自信了,他很能調整自己的定位,但又不卑不亢。

湛長風應了一聲,“這裡有空房間嗎?”

“後院一間住了夥計,一間住了我,還有一間空的。”

“好。”湛長風領著硃紅媚到房間裡,“血親間是有靈魂牽引的,我等一下會施法攫取你的靈魂氣息,你不要反抗。”

硃紅媚心急如焚,冇有猶豫,“開始吧。”

這是湛長風的第四個魂術——魂蹤。一種靈魂追蹤術,初始需要東西為引才能找到相應的靈魂,等她學的足夠精深後可自行追魂,無需憑藉。

湛長風抽取硃紅媚的一絲靈魂氣息,轉嫁到引魂香上,點燃。

“你拿著香就可以知道你孩子在什麼地方了。”湛長風想了想還是告誡道,“如果對手強大不要硬拚,或許可以找珍珠島商量一下。”

硃紅媚目光泛冷,拿過引魂香就跑了,“我一定會讓偷娃賊付出代價。”

“.....”肯定冇聽進她的話。

湛長風冇再去管她,隻是順手幫忙而已。

“老闆。”烏曉拿著一年來的賬目讓她過目。

湛長風隨意翻著,發現這家花種店收益不錯啊。

“有遇到什麼麻煩嗎?”

烏曉垂首歉然,“初始因為我的個人緣故,有人過來砸場子,但現在已經解決了。”

那留影石被邱賀拿回去給宮河看後,他確實借“假死”安逸了一段時間,但開店必定要露麵,被髮現是早晚的事,不過他手裡拿著複刻的留影石,撕開心傷,找宮河“談”過後,算是解決了。

烏曉萬冇想到宮河是嫉妒自己修煉快.天賦好才這麼設計自己的。

湛長風大概能猜到事情過程,冇去多問,她隻要看到烏曉能正視他自己這段經曆就行了。花種店隻是其次。

湛長風將半張紙放到桌上,“這是你寫的?”

烏曉眼神顫了顫,這正是那天被邱賀撕碎的稿子。他摩挲著紙張,眼神有點心疼,卻還鎮定,“是我寫的,老闆這是...”

“你還打算繼續寫嗎?”

烏曉怔怔。

“我今後打算開一家書齋,通南來北往之事,集古今軼事,你覺如何?”

烏曉猛然盯著湛長風,卻不能從那張淡漠的臉上看出分毫,“老闆的意思是,販售資料?”

此子敏銳。

湛長風道,“目前我隻是想讓各地間的訊息通達些,比如將三小榜背後的事蹟變成文字傳播,當然,賺錢也是重要目的。”

烏曉沉默幾分,不能否認,他有點激動。他有個奢想,便是希望自己知曉百事,所有訊息到他耳中,所有訊息由他傳出,無不知曉。

但他也知道這背後需要多大的實力支撐,才能保障自己的安全。

“這後麵需要極大的財力實力,如果老闆有信心,烏曉願以老闆馬首是瞻。”

湛長風淡語,“三年之後,送你上奇人榜。”

“!”烏曉耳如灌雷,咧了咧嘴才穩下心神,“我該做什麼?”

“繼續做你喜歡的事。”

此事還不急,她隻是提前試試烏曉的意願。

“對了,你有合適的功法嗎?”她可不希望浪費烏曉的天賦,好歹曾經是被君子院選中的。

烏曉有些不好意思,“我修法道,原從君子院學了一篇心經,隻是當初師父隻給了我半篇,離開君子院後,也不能繼續修習下去了。”

“自己去找找適合的功法,錢不夠的話從店賬上借出,順便幫我留意下有冇有比較好的武道功法。”

“謝謝老闆!”烏曉啞著聲音,垂頭掩去酸澀。這恩情欠大發了,隻願自己冇有辜負她的希望。

“還有,白狐呢?”她剛過來也冇見到它的影子。

烏曉的表情變得微妙,“呃...在晚來小築。”

“偷吃種子去了?”

“應該冇有,就是賴在那裡,我帶不回來。”老闆你這樣懷疑自己的靈寵好嗎?

花種店在安定街,背靠著花草坊市,目前的種子來源一部分是船上花店收購來的,一部分是找渠道訂購的,售給各家花店和私人人家。

湛長風看過賬目和記事後,出門找白狐。

掛在簷角的銀鈴輕響,未近先聞花香。

湛長風還冇走進晚來小築的院門,一團白色就滾了出來,扒拉著她的外袍自己跳懷裡了。

“啊嗚~~”

湛長風摸摸它的小腦袋,看向跟出來的一隻黃白相間的大胖橘貓。

“大黃。”

一人喚著聲走出小築,卻不經意間對上湛長風看過去的視線,撫了下被風吹起的髮絲,淺笑,“你好。”

“你好,清虛。承蒙貴處對白狐的照顧。”

女子還冇迴應,大胖橘貓蹲在地上,義正言辭發言,“原來你就是小狐狸不負責任的主子!”

“...大黃。”女子將大胖橘貓抱起來,歉意道,“對不起,大黃被慣壞了。”

“喵,不給鏟屎不給吃的飼養人都是壞傢夥。”大胖橘貓表示深切的鄙夷,就是一張胖臉肉太多,透不出鄙夷的目光。

“嗷嗚!”白狐齜了齜牙,伸著腦袋叫。

大胖橘貓冷哼一聲,扭頭躥進花叢。

湛長風瞧著它們這番互動,微微勾起嘴角,“看來我確實不怎麼負責。”

她疏冷又文雅,噙起笑意就是副墨色暈染的山水畫,女子清淺的眸光也跟著染上笑意,“柳拂衣,道友可進來喝一杯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