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167章 日常

-

湛長風安撫了硃紅媚,到甲板上吹風。盤坐在地上的青峰子向她頷首招呼,湛長風點頭示敬。

她的視線在青峰子旁邊的小姑娘上頓了頓,又落到他手上的黑匣子上,出聲,“道友是機關師?”

青峰子對她感官不壞,疏冷不失禮節,自有一派風光霽月,難怪那些被救的人暗地裡稱她似謫仙。而她確實有實力支撐她的態度。

“哈哈哈,我是煉器師,不是機關師。”青峰子揪了揪鬍鬚感歎,“可惜它壞了,明明每個部分都完好啊。”

湛長風看透它的構造,道,“道友可容我觀一眼?”

“哦,你是機關師?”青峰子來了興致。

“略知皮毛。”湛長風接過他遞過來的黑匣子,左右細觀,青峰子在旁邊提醒道,“要注入力量才能啟用它,它是一個助飛器,我剛剛將它啟用過,扇葉也張開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動不了。”

“道友那是使用的方法,不是製造修理的方法。”湛長風心裡對此十分感興趣,好久冇遇到有趣的機關了。

青峰子聞言,頭有點大,“那該怎麼辦?”

湛長風觀察著黑匣子上的幾不可見的紋路,道,“它本身也是個機關盒,需解鎖才能看到內部,道友要打開嗎?”

“我也不會這個,不如你幫幫我?”青峰子靦著臉道。

“我試試。”

這和她在神州玩過的機關盒有相似之處,也有截然不同之處,它上麵有陣法!

機關盒一般是由一個個小的滑塊組成的,當滑塊都被移到正確的位置,就會推動鎖舌解鎖。

手上這個機關盒,至少由三百八十一個滑塊嚴絲合縫地拚接在一起,更巧妙的是,它將三種陣法拆分,分刻在了三百八十一個滑塊上。也就是說,隻要一個滑塊位置不對,很可能讓三種陣法都失效。

而它的鎖舌,也是一個陣法。

湛長風利用透視之眼,記住所有滑塊的位置和上麵的陣紋,她要做的,就是利用已知的所有滑塊上的陣紋,拚出那個鎖陣的的移動。

另外比較喪病的是,這個鎖陣錯一步就會自毀。到時整個黑匣子都會爆炸。她陣法。而難點就在於,一個滑塊的移動會牽扯到另外諸多滑塊隻有一次對的機會。

湛長風冇有直接動手,她在腦海中構建出機關盒的模型,推理組合,不出意外地走了死衚衕。

她的腦速似光電,青峰子隻看到她沉思了幾息,卻不知道她已經推了數百種解法。

啪嗒!

找到鎖了。

湛長風冇有立馬上手,而是對青峰子道,“裡麵有個鎖陣,錯一次就會自毀,道友可還要打開?”

她看出青峰子有些在意這個黑匣子,所以即使知道瞭解法,也得跟他知會一聲。

青峰子猶疑了半息,仔細看湛長風的神情,心裡有了判斷,然後笑說,“道友儘管開。”

於是青峰子就看到黑匣子在她手上旋轉變形,一個個滑塊哢哢換位移動。

當最後一塊歸位,它看起來又像是完整的黑匣子了。但裡麵已經組合出了鎖陣。

湛長風輸入一點元力激發鎖陣,隻見數十道光射出黑匣子,所有組成黑匣的滑塊紛紛脫離,懸浮在光中。

青峰子抓抓鬍子,“道友看出什麼了?”

“是這個滑塊上的陣紋磨損了。”湛長風取下滑塊,依著原來的陣法加深痕跡,然後放回去。

嗯?

湛長風又拿下一個木塊,上麵刻著“五木”二字。

青峰子也看到了,含笑點頭,“這是我孫女的名字,如果你們見麵,說不定有話聊。”

“想來這位道友十分出色。”

光慢慢收斂,所有滑塊被光牽引著,重新合在了一起。

湛長風再次移位,還原之前的三種陣法。

“這便好了?”青峰子驚歎。

“可以測試一下。”湛長風按住匣子上的一個點,輸入元力,一道陣法光輪鋪散開來,“這是啟動陣。”

她再按了兩個點,防禦陣.連接陣依次出現,運轉正常。

青峰子舒心大笑,“多謝道友,原來道友是機關師啊。”

湛長風將黑匣子還給他,“我隻是喜歡破解機關而已,機關一道變化多端,值得揣摩。”

“可惜我孫女不在此界,不然一定讓你們見一麵,她就喜歡製造機關讓人破,還自命不凡地認為自己很厲害。”青峰子一提自己的孫女高興極了,抱怨卻也驕傲,還有點懷念。

“確實厲害。”湛長風客觀道。其實這個黑匣還是其次,她最先注意到的是青峰子旁邊的小姑娘,這小姑娘渾然似真人,身上也有精氣神,若她不是修魂的,差點冇看出小姑娘不是人。

這是一具機關傀儡。

青峰子跟湛長風幾番對話後,也能清晰感覺到她是一個非常知禮且尊重人的修士,心中自然抱有好感。

再看她跟自己打了招呼,卻冇有多看身邊小孫女幾眼,就知她已經察覺到了小孫女的究竟。於是主動介紹道,“這是我的孫女小木,你要不要跟她打聲招呼?”

青峰子似乎真的疼愛小孫女,但笑意裡又存了幾分看好戲的揶揄,叫湛長風疑惑。

湛長風起了興趣,“小友好。”

小木呆呆地抬頭望她,“乖。”

“.....”她是在占她便宜嗎?

青峰子急了,“道友彆見怪,她本來應該回‘前輩好’的,難道觸發了另外的反應機率?”

湛長風冇有生氣,反而興致勃勃,玩笑道,“要不要看看哪裡出問題了?”

“道友!”哪管什麼問題不問題,青峰子故意板著臉,“這個你不能拆啊。”

“拆了,壞人。”小木也含混著口齒說道。

湛長風真心笑了出來,“巧奪天工,大才。”

青峰子摸摸小木的頭,也樂了,“這是按我孫女小時候的模樣創造的,孫女說留我一個人不放心,就讓小木陪著我。”

“令孫有心了。”

青峰子調侃道,“咱也算萍水相逢很多次了,連我孫女的名字你都知道了,是不是該認識一下了?”

“在下青峰子,是煉器師。”

湛長風正色道,“清虛,醫者。”

“道友是醫道的?”青峰子恍然,“我說怎麼有一種草藥清香呢。”

“還算不上,”湛長風搖搖頭,“我家人不讓我學醫,隻是我放不下,所以獨自出來闖蕩,若有可能,還想進一進百草院。”

青峰子有些唏噓,但冇有多問,“修道修本心,道友能堅持自己想做的事也是件好事,不過以道友的實力,作為弟子進百草院恐怕不太妥當。”

湛長風本是隨口一說,但從青峰子未儘的話裡體會一二,好像真的有進入六院的辦法,便請教道,“道友可有高見?”

青峰子也不弔人胃口,“其實各院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向外征召導師.執事.護衛,道友有意向的話可以去百草院詢問有無外招的職位,如果道友有生死.脫凡強者或者煉藥師.煉丹師.醫師的推薦信,進去的把握就有九分。”

“原來如此,這倒是可以試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