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餘笙念著請神符的名,快速趕至天道盟分部,此時靈帝等上尊外出查探,還未歸來,她先將有關“門”的猜測傳訊給靈帝,讓祂加以驗證,然後拿出兩本空白冊子,思如泉湧,落筆生花,洋洋灑灑十數萬字,轉瞬便成。

一冊是實施救援的指南,替太一將士所作。

一冊是基於亡靈、燼的特點,擬出的逃生、對抗、防範之法,附帶一篇易學的遮掩生氣之法,小星掩術。

遮掩生氣一定程度上可以避開亡靈和燼,餘笙的星野遺術中有好幾種斷絕生機的道術,推出一篇遮掩生氣的功法易如反掌。

這篇功法是她到了幽天,檢視過受災小界狀況後開始著手準備的,本打算給救援隊伍,現今中界生靈有難,乾脆廣施善緣。

因為受眾主要是普通修士,小星掩術編得較為粗淺,好學但術法持續時間不長,作為救急是絕對夠格的。

她給兩冊書蓋上太一司命帝君之印與帝璽大印,喚道,“白鳥使節。”

一條黑影在她身邊凝實,臉上帶著白色麵具,乃帝庭司掌情報的白鳥使節。

他不是彆人,恰乃有百曉生之稱的烏曉。

白鳥使節和青鳥使節都直接聽命於湛長風,餘笙執掌帝璽後才真正接觸到他們。

昔年天朝初立時,青鳥、白鳥部眾實力不顯,漸漸連太一自家臣將都忽略了他們的存在,等她暫掌帝璽,接手帝庭背後的隱秘勢力,方知淺薄。

青鳥使中無一返虛、準聖,作為總司的烏曉亦才靈鑒,但這支背靠長生大帝的情報部隊,暗中隨著太一的擴張遍佈八大天域各個階層,有些人甚至不知道自己賣出的訊息服務了誰,也不知道自己某次高談闊論受了誰的影響。

青鳥部眾放明麵上是不夠看的,可他們深處蒼生之中,操蒼生之喉舌,哪個又能比得過他們。

“自救指南交給三千中界億萬萬生靈。”餘笙目光溫潤又極深,“最多給你一個月時間,能做到嗎?”

烏曉收起書冊,抱拳,“半個月,太一之名將重新響徹幽天三千中界。”

他雙足都不用出門,心裡念訣,掌心凝出一隻眼睛,往這本指南上掃過,書冊拓影立刻傳往各地。

三皇寶樹列九天英豪,時人慕強,連帶著文學之道經久不衰,傳記、傳說、話本層出不窮,影響深遠者,前有儒道修士創立的倚瀾樓推出鼇頭通書、繁星錄包攬天才強者,後有烏曉主持的異聞錄、花聞錄撰儘奇人異士。

兩者從天域到界域,大界到中界,界中繁榮主城到偏遠地區,耳目遍地,寫手眾多。

做大了異聞錄、花聞錄,烏曉思變,覺得賣冊子固然賺錢,但訊息流通的速度不夠快、不夠廣,這種心思,在惡源大規模爆發那會兒演變成了焦慮,他迫切地想要一種成本低,能及時傳遞訊息,適用於普羅大眾的東西。

他知道自己做不到,就將這種希望表述給了湛長風,後來湛長風給了他一道法門,名為蒼生眼。

攝取文字內容是作用之一。

其次,蒼生眼可烙在任何物體上,隻要在這蒼生眼中寫上內容,內容就會反饋給施術者,施術者也可通過蒼生眼進行回覆。

再則,施術者可通過蒼生眼,將訊息顯示於所有與其關聯的載體上中。

等他學會這種法門並培養出同伴,逢太一初次入駐幽天,與魔宮、揚湯等勢力相抗,於是他也去了幽天,彼時大界風起雲湧,不適合做事,他便到相對安逸的中界,一來繼續通過異聞錄、花聞錄,間接宣揚太一之威,二來創建世說樓,搭建以蒼生眼為核心的資訊體係,這體係表現為“世說全庫”。

世說全庫可實時更新異聞錄、花聞錄和所有達成了合作的書商所持有的內容,一本在手,不用每次瘋搶各種熱門冊子。

在太一統治幽天的一千年裡,世說全庫以低廉的價格、充足的各類資訊,風靡中大界,成為了真正的蒼生全知書。

雖然世說樓的背後靠山被套了一層層殼子,從不顯太一痕跡,但準聖們收拾幽天時,仍遭到了明顯的針對,世說樓釋出了很多對太一不利的言論,混淆視線,及時從大界退回到了中界,一度關停,轉而向其他書商出售“一知半解頁”,一頁書上一隻眼,僅進行有償問答。

書商在出售的書籍上附了一知半解頁,廣受追捧,世說樓的覆蓋不減反增。

就在烏曉讀取了自救指南後,這本自救指南傳到了三千界世說樓各層人員手中,他們又通過自己的蒼生眼,將其傳遞到附有蒼生眼的各類載體上,頃刻之間,為人所知。

某地昏暗的洞穴中,三五狼狽修士貼著陰冷的洞壁而坐,心墜穀底卻連沉重的喘息聲都拚命壓著,不敢發出。

坐在頭一個的長臉修士緊張地觀望著洞外,生怕那些虛影追上來,他活了八百年,從未見過這樣可怖的怪物,單單是麵對它,骨子裡就會滲透出無望。

窒息的沉默下,突然響起一陣仙樂,長臉修士渾身一顫,手忙腳亂地從儲物戒中掏出一本書,封了聲音,不用回頭,光是身後刺骨的目光就讓人臉紅了。

“不好意思,忘了遮蔽它的聲音了。”

一修士看清他手中的書,“世說全庫?”

“快看看,這種樂聲隻在有人花大價錢釋出公告時才響起,說不定跟那些怪物有關!”

長臉修士一聽連忙打開書,印在書頁上的第一隻眼彷彿活了過來,化為一本虛冊。

世說全庫風靡後,這種公告功能就出現了,誰辦晉升禮、誰掛懸賞,還有喊話尋仇的,通過世說全庫一傳達,真真廣而告之,排場又大。

就是聽說價格死貴死貴的。

長臉修士祈禱這種危亡關頭,彆再來那些無關緊要的“大事”了,他顫抖地翻閱冊中內容,手越來越穩,“......是天朝公佈的自救之法。”

幾人都圍了上去,頭擠著頭,想要看清楚點。

“既然是公示,一知半解頁上應該也能查到。”某個修士機靈地拿出一冊傳記,翻到最後一頁,執筆在眼狀圖形中寫下“自救指南”四個字,果然,書頁上顯示出了密密麻麻的字!

那邊長臉修士已經看到最後了,驚呼,“道不外傳,司命帝君竟贈了我們一篇術法,這就是天朝氣度嗎。”

“天朝冇有放棄我們,我就知道它會回來的,那些狗東西將修道界壓榨成什麼樣了,這絕對是最黑暗的三百年!”

“說不定怪物就是祂們搞出來的,存心不讓我們好過。”

......

相似的聲音在諸界傳出,而起頭的烏曉傳下自救指南,便又將自己隱匿在餘笙的影子中,安安靜靜不出一點聲音。

外頭來報,“司命帝君,靈帝陛下與眾位上尊回來了。”

“知道了。”

餘笙蕩袖出門,目前太一的重心在小界,中界除了自救,還得靠幽天準聖,這些準聖要是不應,有得掰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