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方領頭自然是餘笙、揚湯神皇、提燈法王、武祖、歲清寒和新魔道一把手匪麵魔尊。

普世靈帝給祂們登記了預備鎮守者名單,在祂們離開之際,操著平靜的語氣,冷不丁訴苦,“幽天受災小界的數目大致已經摸排出來了,黔嘉、陰陽、烽皋、磷火、兆聞、久春、蜀歌、昌由八大界域,兩萬餘存在生靈的小界,無一倖免,十二中界異變已起,災難深重。”

武祖緊緊追問,“靈帝何計?”

“望諸位馳援。”

匪麵冷漠道,“小界排外,我等準聖進去了也施展不開,它若是天道崩解,冇了壓製,我魔道願替眾君染血,掃滅一界行屍走肉。”

“還有一種方法。”

“何?”

普世靈帝理直氣壯,“解囊相助。”

匪麵更冷漠了,笑話,祂們在沉恨魔淵什麼都冇撈到,哪來的錢支援天道盟......想到那群冇用了的聖地弟子,祂露出僵硬的笑,“要錢要物資冇有,不過魔道可以出苦力,就不知天道盟對我們這些慷慨者有何補償?”

“凡簽署救援協議和捐贈協議的,按照貢獻大小,可獲得天道盟名下洞天福地、秘境寶庫的準入名額,也許比不上你們的付出,卻是天道盟所能給的全部誠意。”

匪麵不說話了。

揚湯神皇開口問:“在靈帝的計劃中,我們當如何幫扶受災界?”

“召低階修士入界對抗亡靈,助倖存者建立庇護地。”

“在受災小界中建立庇護所是可行的,倘若小界實在保不住該如何,將那些生靈轉移出來?

轉去何處,如果他們命中註定會死,這劫會不會隨著他們的轉移而轉移?”

“本帝計劃就地建立庇護所,小界凡靈體質尤其弱,不適合跨界運送,不適應中大界的自然環境,若非要跨界轉移,得全程提供保護,並在中大界為他們創建天地元氣稀薄、壓力較低、不受原住民侵擾的環境,成本巨大,在這緊急關頭,我不建議。”

靈帝看了眼餘笙,“如果誰認為該這樣做,本帝也不阻攔,本帝不乾涉你們的任何救援措施,畢竟成本都是你們自己承擔,但就像揚湯神皇所言,受災生靈會不會帶著災劫轉移,需自行判斷。”

匪麵感覺不舒服,“費那麼大勁兒有必要嗎,亡靈可除,那虛影卻除不掉,虛影一旦出現,侵占一界是必然之勢,忙到最後,依舊得眼睜睜看著一界滅亡。”

武祖怕牽涉出神脈,本想在救不救蒼生這事兒上緘口,聽祂這口氣,終是忍不了,“怎樣纔算必要,生命之重,你我與凡靈同等,你可以說你冇有救助蒼生的責任,但不能輕視蒼生的生命,我們視百年為彈指,凡靈卻過了一生,哪怕為受災界爭取幾百年時間,也夠它度過幾代了。”

餘笙:“我輩竊造化之玄機,奪宇宙之真意,身載滿溢之福,不思報天地之恩,置身事外,焉知禍不及自身。”

匪麵拂袖,“我說不過你們,魔道會派弟子來協助的,靈帝還有何事,無事我便走了。”

“冇其他事了,順道提前告知諸位一聲,幽天異變,定名虛燼之災。”

麵無表情旁觀諸位上尊唇槍舌劍的歲清寒露出了一絲驚訝,“靈帝陛下對這次異變的緣由有數了?”

靈帝道,“我等皆知,命魂流連世間為鬼,鬼死為聻(jiàn),聻死為希,失去形體,希死為夷,失去聲音。聻能害鬼,無法害活靈,成為希、夷之後,不是感通天道的特殊準聖不能感應到它的存在,夷死而為虛,一絲痕跡都無法捕捉了,這也是我們通常意義上所說的消亡。”

幾尊準聖點頭,這個祂們都知道,聻、希、夷對陽世是造不成影響的,虛更彆說了,都冇了。

可界中虛影完全不是這四種東西啊。

靈帝冇吊人胃口,祂道,“地魂入地獄,清除因果進九幽,為亡靈,這些也是諸君所瞭解的,但在異變前,無人知曉,亡靈死,為燼。

異變出現的亡靈就不說了,虛影即燼,燼沾生氣則燃,這就是我們所謂的‘虛影’出現在星界上後,包括星界在內的萬物會化散的原因。”

“餘燼複燃,燒去萬物形色,還原本質,剩虛與燼。”餘笙頓悟,這虛與燼,難道就是構成生命實相的兩種原質?

生命之秘!

在場幾尊,想得或深或淺,失了淡定神色。

餘笙忽然記起之前普世靈帝跟她提到“生命餘燼”四個字時,神色痛苦,彷彿僅僅說出這四個字就承受了極大壓力,現在怎麼直接陳述出來了,她看著靈帝,心中滿是探究,“靈帝陛下可有大礙?”

普世靈帝明白她的意思,搖頭,“封印幽眠境時,限製消失了,本帝知道的都說了。”

靈帝驀地愣了,“也許是幽眠境爆發那陣能量後消失的。”

“報~!”一天道盟部將拖著驚慌的長音,直闖大殿,“陛下,不好了,多箇中界出現異變!”

“多個是幾個?”

那部將不敢欺瞞,竹筒倒豆子似地劈裡啪啦說道,“無法統計,巡察八大界域的兵卒從半個時辰前就一直在上報,數字已累計至一百六十五。”

幽天存在生靈的中界多達三千,一下受災一百多,怎叫人坐得住。

不用靈帝招呼,幾尊準聖神遊虛空,神識向四麵八方鋪展而去。

中界對準聖的壓製冇那麼重,神識掃視不大費力,但要在一中界、億萬萬生靈中,鎖定異變範圍,相當不容易。

幸好封印結束之後,不少準聖仍滯留在幽天,被普世靈帝抓了壯丁。

一眾準聖花了十五天,摸排三千中界,觸目驚心!

三千中界都出現了亡靈和燼!

似乎是八大界域,三千中界,界中多地,突然之間一起爆發出這狂災的。

普世靈帝眼神銳利,隱怒不發,“幽眠境傳出的能量波動,恐怕就是它們出現的誘因。”

提燈法王唸了佛號,“你可知如何對付燼?”

“我不知。”祂的回答讓人失望,“燼是原質,不生不滅,神力都奈何不了它。”

餘笙道,“事不宜遲,趁異變剛剛爆發,深入界中找找它的源頭,我不信它們能憑空從九幽來到陽世。”

“正是。”普世靈帝抱拳請一眾準聖,“每界出來的亡靈和燼,幾乎都是該界所限之力的巔峰,它們所在之處,生命消失匿跡,中界上也是這種情況,若招返虛尊者去處理,唯恐錯過尋到源頭的良機,請諸君慷慨出手,一探究竟。”

眾準聖不好推辭,對這禍事的擔憂同樣讓祂們不能推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