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一也早用了亡靈驗證,有斷真假之能的公伯南甄彆出它們說的是真話,那問題就出在幽極鬼尊身上。

湛長風一回帝庭就被餘笙逮住了,她主動交代,“幽極鬼尊未出地獄,很大可能在九幽,而地魂進九幽如走正常渠道,會先被地獄規則清算,剝去一身因果道業,我也無法避免,或給我點時間,我硬闖。”

“黃泉宗興許有直接去九幽的辦法,能否尋求祂們的幫助?”

“此宗專為鎮守地獄九幽,怎會為我提供羊腸小道。”關鍵黃泉宗天尊還冇放棄讓她死的想法,怕是盼著她在陽世混不下去。

餘笙衡量一二,目前費力下九幽找幽極鬼尊的價值不大,“如果真是幽極鬼尊傳出的訊息,你去了九幽,祂也不會讓你輕易找到,這用心分明是讓太一成為眾矢之的,且時間上來不及,伐天之名已出,隨時都會集結人馬圍攻帝庭。

短短數天內,諸界多位神靈使、鎮守使,以及戰宮,遭到了聖地弟子挑釁、攻擊。”

“不僅如此。”花間辭與斂微聯袂而來,花間辭道,“已有準聖在鈞天對太一航線進行攔截封鎖,對方明顯有所準備。”

斂微跟著扔出一顆響雷,“以伐天之名冒頭的準聖一直在增多,除魔道、鬼道,另有鵬安老祖牽頭的部分妙妙閣成員,白江帶領的山外山,素心法尊交好的部分焚儘海成員,還有一些閒散準聖,數量已達三十多位。”

妙妙閣、山外山、焚儘海各是混沌海裡道脈老祖、妖族、人族組成的準聖陣營,聖地準聖按捺著冇有站隊,祂們卻先跳了出來,這是覺得聖地扛不住事了,要親自反製神道?

餘笙說出自己的憂慮,“祂們舉著為天尊複仇的旗幟跳出來,仙人佛聖地準聖卻不動作,恐會激得聖地弟子朝聖地施壓,到時候,聖地準聖必然倒向伐天盟,我們已然處於被動地位。”

花間辭則說,“目前太一在外的臣將處境很危險,隨時都會麵臨聖地弟子,乃至準聖的攻擊,而我們若反擊,隻會加速矛盾。”

湛長風問,“鈞天航線被封鎖了之後呢?”

“部分商船、戰艦滯留在虛空,我讓疾祖去跟那邊動手的準聖談判,那邊要求太一撤出鈞天,否則下一步就是圍攻鈞天戰宮。

恕我直言,祂們的準聖數量是我們的五倍之多,你能以一敵多,但去了鈞天,可能下一瞬,祂們就在蒼天、陽天、炎天、變天發起進攻。”

說白了,太一底蘊不上不下,對付單個的勢力綽綽有餘,可要麵對那麼多準聖,仍是承受不住的,尤其天朝攤子大,極容易出現顧此失彼的局麵。

“餘笙,你安撫住仙人佛聖地,要祂們等太一找到幽極鬼尊。”湛長風看向花間辭,“鈞天是伐天盟的根係所在,我們在鈞天的勢力防不住祂們,先按祂們的要求全部撤離鈞天,再令各天域戰宮、鎮守使、神靈使嚴守駐地,暫停一切對外行動。”

餘笙覺不妥,“短時間內以靜製動或許可行,但伐天盟如果有心針對太一,該會得寸進尺。”

“尋找幽極鬼尊對峙,是為安撫那些單純想替天尊報仇的準聖,也是給聖地一個交代,伐天盟若不依不撓,進行阻礙,便是故意與我為敵,屆時......”

湛長風果決道,“全部臣將退回帝庭,以抬昇天朝之名,誘伐天盟出動,孤當以卑劣者之血,洗刷扣在孤身上的汙名,以浩蕩天威,平九天不公。”

餘笙目光堅定而晦澀,退後一步作揖,“既如此,當讓眾尊看到太一澄清真相的決心,方能使聖地準聖不妄動,我請陛下,帶領天道盟與諸方聖地使者,親自入地獄,闖九幽!”

彼時**聖地深入人心,道者對其有著天然的好感,太一吸收的半路賢才也比較多,某些還是聖地門徒,因此帝長生暗害六道天尊這件事,哪怕用勢力間的過招來解釋,亦讓部分臣將寒心。

太一詔令甫下,自證清白之心強烈非常,不僅使太一臣將生出幾分底氣,重拾對太一的熱忱,也叫大多聖地弟子安靜了下來,坐等各方迴應。

金光詔書懸立虛空,天道盟中率先爆出一聲清喝,“本尊代表天道盟隨你走一趟,是非曲直我來審視!”

元寶上尊出聲後,蓬萊仙境中一赤腳打蒲扇的青袍道人乘雲而出,“本座逍遙散人,也來湊個熱鬨,尋幽極問問,我的好道友究竟是怎麼死的!”

春秋苦境劍光沖霄,“劍宗無常,奉陪到底!”

普世佛國沉默許久,後由提燈法王道,“列佛凋敝,力不從心,奉上先天聖寶清靜菩提心,可助各位躲過地獄業力引發的劫數。”

一顆光種劃破虛空,來到詔書旁。

太一、天道盟、仙道、人道、佛道陸續出人出力,很大程度安撫了幾大聖地,這時遲遲不作聲的鬼道就顯眼了,冇道理去救幽極鬼尊,鬼道不出來第一個響應,還往後躲的。

伐天盟

血鬼老祖搖頭,“我們不能應,地獄最是危險不過,帝長生是地獄神眼者,肯定回得來,我們要是去了,不一定回得來,祂們都糊塗了,被耍得團團轉。”

淵明再次反問,“帝長生暗害六道天尊是真的嗎?”

“那當然,我們天尊豈會開這等玩笑!”

淵明嘴角帶笑,眼神戲謔,依帝長生的風評,不會做了這檔事後,大張旗鼓賊喊捉賊,仙人佛能穩到現在,甚至願意和她冒險入地獄,未必不是信任她的品行,故而對這件事本身保持一兩分懷疑,冇有急著詰難。

聽聞帝長生在仙人佛中有些許交好的舊友呢......

再觀鬼道,似乎從一開始就急著攛掇祂和太一敵對,現在更是不管鬼道天尊死活,甚至想阻止此行。

淵明猜太一礙到鬼道什麼事了,纔會想除之而後快,祂試著提出一個建議,“本帝認為帝長生一去,天朝無主,最適合我們群起而攻。”

血鬼老祖猶疑,祂和海閻羅都清楚知道淵明一眾準聖是為反神道,自家道脈的事,隻不過正好給了祂們一個由頭,帝長生這行人若真去九幽找幽極鬼尊了,伐天盟的旗幟一時半會兒舉不起來。

“帝長生尋找天尊期間,魔帝冇有理由進攻太一吧?”

“倘若......中途,一起去的準聖裡,有人死了,是不是證明,帝長生組此行,是為殺人滅口?”

魔帝眼底潛藏著惡意,也欣賞著一具具準聖道體下的惡意。

這個假說一點都經不起推敲,可血鬼老祖還是聽在了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