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天多了一尊準聖級大帝,諸方聞風而動,光拜帖賀禮就多得數不清,準聖與返虛是完全不同的量級,若說返虛是在風雨中行舟,隨時都可能覆滅,準聖則是已經踏上了岸,道境道果趨向穩定與完整,難以動搖。

這可是九天最高境界!

恰逢大爭關頭,她無疑握住了切分九天的刀,真正成為寰宇格局的幕後主宰之一。

位初成便退三十二尊,叫關注者們錯愕外,更奠定了她在準聖中的地位。

然而湛長風無暇理會外界的態度。

她降臨帝庭之中,坐上那至高寶座,各路天官天將逢迎。

“孤決意抬昇天朝,若成,太一的治世之法將再度完善。”她掃嚮明心,“諸界的太一祠保留,但準備取消眾法脈的道籍登記,對諸**脈,不再強製要求加入太一神係,已加入的也可以退出,後冇有第二次加入的機會。”

明心垂首拱手,“謹遵陛下法旨。”

“子濯、魚藥、公伯南。”

“在!”

三人出列侯旨。

“直屬星界一直由七殿管轄,具體執行的是你們下轄的承宣佈政司、都指揮司、提刑按察司,之後要逐步取締這三府,改變治理方式,從治蒼生,轉為治天地、兼顧蒼生,著重鎮守大地氣脈,減少對蒼生命運的乾預。”

這類似附屬中界裡的鎮守使職能,三人聽了略有猶疑,子濯拱手道,“陛下,直屬星界與附屬星界最大的區彆,在於直屬星界從洞天福地,到傳承,全都屬於帝庭,倘若聽之任之,帝庭也許會失去眾生的敬畏,損失大量信仰和氣運。”

“話不可以這樣說。”餘笙道,“任何勢力都有衰敗的時候,天地卻幾乎是永存的,眾生對天地的敬畏烙在靈魂當中,難以磨滅,當太一遠離蒼生,形象與天地重合時,這種雖淡遠,卻深刻的敬畏,就會轉嫁到太一上,這種敬畏和信仰,將比今時更加流長。”

她曾是天權殿主官,現在又掌管著天子詔令,監察眾臣將的政績,相當於百官之首,開口說話,冇有人不側耳聽的。

眾臣思考著她點出的新角度,疑慮逐漸消除,對這道決策愈發信服。

餘笙也冇有一味肯定,“不過,在這轉變期內,信仰的減弱是必然,且稍有不慎,容易翻到陰溝裡,造成眾生和太一離心。”

“變革不是一時的。”湛長風說道,“諸君也清楚朱天準聖發難的事,直白說,他們,包括各方法脈的尊者,骨子裡都不希望有另一個強大的勢力,入侵他們的生存空間。

或許能用利、理、力,將這些不甘的聲音消除,可這要花費的時間太久了,孤不想將時間浪費在這些無謂的事上,耽誤抬昇天朝。

二則,遠離蒼生,方能包容蒼生,這也是太一發展中必經的一個階段。”

“如今,也到了檢驗成果的時候了,多年以來,太一一直不放鬆在直屬星界中的教化,不忘將太一清正的風骨融入眾生當中,大幅削減殺人奪寶、竭澤而漁等現象,當修者學會了剋製,就會更貼近自然萬法,便愈敬重鎮守大地山河的使臣,諸君且看看,太一撥弄眾生命運的手從星界中伸回後,星界秩序會不會混亂。”

湛長風下令,“抬昇天朝後,就從風雲大界開始,逐步撤出三府,冊封山神水神河神,管理大地,協調有智生命與低智、無智生命之間的平衡。”

眾臣應是。

接下去,湛長風和眾臣商議了抬昇天朝後的具體改革措施,決定立神譜神台。

凡返虛尊者,可入帝域修行,記上神譜。曆經考驗,可登神台,領神職,上帝庭參政,或鎮守一方,做大鎮守使。

部分靈鑒天官天將,下放諸界,任山神水神之位。

另,也會冊封功德加身的甫死之魂,賜予修行之法,出任小山小河的神靈位。

其次,中大界普設戰宮,叫戰宮成為帝域和星界的明麵上聯絡。

鴻蒙書院、學宮學院、商鼎會等重要輔助機構,繼續朝諸界普及,但不再以帝庭名義,而是給予當地修士創辦管理分院分會的權利,隻受總書院、總會監督。

這一決議,完成了護蒼生、護天地之間的置換,同時也給予了天下修士新的求道途徑——帝域。

以前是太一強行用太一神係歸攏諸**脈,這回準聖級大帝出世,帝域即將成為天域中最強大的權力中心、修行聖地,便該是諸界大修士汲汲營營,爭取踏入帝域的時候了。

朝會散去,湛長風留下了尊者級的重臣,“三府、太一祠,是太一在直屬和附屬星界中有形的手,不論是為促萬道繁榮,還是將太一從蒼生因果中摘離,都必須將它隱去,你們心中要有個數。”

她在這句話裡點出了遠離蒼生的一個隱秘原因,脫離蒼生因果。

太一若在星界之中,時時刻刻都會捲入與星界諸方的利益紛爭,不管是做當事者,或做這利益紛爭的裁判,要揹負的、處理的事情都會極多,這也在縮減太一作為統治勢力的壽命。

但當太一近乎“天地”與“道”,遙不可及時,斬去了與蒼生的直接關聯,蒼生也會尊崇它、嚮往它,下意識地學習它、模仿它,規正自身不妥帖之處,對雙方都是一件好事。

“今後,蒼生對太一的信仰,將來自相當於名山大川化身的山神水神,來自你們這些肩負神職的臣將,氣運來自太一對天地的護持。

在這上麵,歸寧要多費點心,監督指引好此種轉變。

而就現實利益,戰宮會成為帝域和星界修士之間的天梯,也是太一在星界中留存的威嚴,玄弋,還有軒轅、司空等戰宮尊者,你們要確保戰宮在星界修士心中神秘強大的形象,讓他們追逐它,以加入它、接近帝域為榮。”

“謹遵法旨。”

她又看向花間辭和趙玄,“軍事力量從星界轉向虛空,百年內建立起完整的虛空防線,此事就由玄弋和鼎天元帥負責。”

“遵令。”

把一樁樁要事都安排好了,湛長風側首問侍立在旁的欽擅,“尊老,諸界如何了?”

欽擅微笑道,“信仰歸一、天命所向,隨時都可抬昇天朝。”

“好,就定在三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