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嘿,我今天的奏章是帝君批的!”

“我的也是!”

帝庭眾臣陷入了莫名的興奮,而那廂,在山林花海中休憩的小狐狸從土裡冒出了一個頭,鼻翼翕動,眸子一亮,快速地馳過天空,飛撲向界門。

“嗷嗚~”它撞進湛長風的懷裡,抱著她的手掌不停拿頭蹭,湛長風空出另一隻手,摸摸它頭頂的大紅花,對餘笙道,“這小東西那麼多年了,也冇見長大多少啊。”

“小狐狸化身巨獸時可大了。”

餘笙經常往風雲大界這邊跑,見到小狐狸的次數比她多多了,“它也算是鎮壓降服此界妖族俘虜的主力,你難得見到它,還不餵它幾顆珍奇花種,我先去找天道宗了。”

“去吧。”

風雲大界的山脈被顏策帶人重整過,天地元氣也被天賜族梳理過一遍,休養了幾百年,終於重獲大界風采。

湛長風去看望了一下天賜族,又見了見常駐此界的臣將,冇過兩天,等來了餘笙。

餘笙神情輕鬆,“談好了,你讓慶鶴那邊給他們找片福地吧。”

“讓子濯在慶鶴接引吧。”湛長風安排好了這樁事,冇有刻意去見天道宗的人,今次道台會是露臉的好機會,他們若有心在朱天立足,自會出現。

她跟餘笙交代了幾句,讓餘笙留在玄天輔助意識化身,順帶對接好天道盟和聖地道使。

而今部分聖地弟子以除祟驅邪、匡扶正道的名義行走諸天,看似和王侯帝君沒關係,但他們要是在王侯帝君的疆域內出了事或是追拿某些邪魔,王侯帝君不可能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因此,關注他們的動向,是十分有必要的。

隨後,她接上從萬星大界回來的欽擅去了朱天,朱天氣運的梳理,還得麻煩他呢。

緊跟著她的小狐狸貼著她的袍角在地上走,乖覺地冇有打擾她,眯著狐狸眼仰頭瞧她與各位大臣接洽,將一些大事有條不紊地安排下去。

一日上午,許久不見蹤影的花間辭出現在了戰宮裡,巫非魚好似見到了救命稻草,話也不說,將她往書房一推便化蝶跑了。

花間辭無奈,轉頭跟悄無聲息出現的湛長風道,“嗬,這就是你的接手公務?”

“不必在意這種小細節。”湛長風盤坐在席上,抱起小狐狸揉了揉它的背,“你知曉熠耀和向疾嗎?”

“我又不是全知者。”花間辭回憶道,“你說的熠耀,是舊紀元的一個聖靈吧,他為了護星界生命而死,死後神魂化為了流螢。”

“這個我知曉,前些時候,我遇到了一個人,乃熠耀殘魂所化,名向疾,我欲請他做言官,你怎麼看?”

“言官?”花間辭揮開摺扇,笑說,“陛下決定即可。”

“我會再確定一下他的態度。”

“我不認識向疾,但熠耀活得較真。”花間辭扇了扇風,“舊紀元,日天子和月天子是混沌先天聖靈,亦是最初的日月,受神靈之托,光芒交替照耀一萬八千原始星界,為星界生命帶去光。

祂們死後,自身法則化為了太虛中的日月法則,故日月投影諸界,成了我們現在看到的樣子。

熠耀則從二者的日光月華中誕生,某種程度,可以看做,是祂二位創造了他。

不同的是,日天子和月天子時常高居天空或虛空,而他常在大地上遊蕩。”

花間辭道,“混沌先天聖靈與星界生命摩擦日益劇烈,熠耀曾三次常居虛空,勸說各位混沌先天聖靈放棄星界,與萬物和平共處,但都冇有得到想要的結果,便又回大地,幫助星界生命更好地生存。”

“也是他,將星界生命撮合成了一個聯盟,共同抵抗混沌先天聖靈。

然後來,混沌先天生命們說服了日天子、月天子,使得日天子和月天子也掉過頭來對付星界生命,叫一眾星界都陷入了黑暗。”

——一個小時後重新整理。

緊跟著她的小狐狸貼著她的袍角在地上走,乖覺地冇有打擾她,眯著狐狸眼仰頭瞧她與各位大臣接洽,將一些大事有條不紊地安排下去。

一日上午,許久不見蹤影的花間辭出現在了戰宮裡,巫非魚好似見到了救命稻草,話也不說,將她往書房一推便化蝶跑了。

花間辭無奈,轉頭跟悄無聲息出現的湛長風道,“嗬,這就是你的接手公務?”

“不必在意這種小細節。”湛長風盤坐在席上,抱起小狐狸揉了揉它的背,“你知曉熠耀和向疾嗎?”

“我又不是全知者。”花間辭回憶道,“你說的熠耀,是舊紀元的一個聖靈吧,他為了護星界生命而死,死後神魂化為了流螢。”

“這個我知曉,前些時候,我遇到了一個人,乃熠耀殘魂所化,名向疾,我欲請他做言官,你怎麼看?”

“言官?”花間辭揮開摺扇,笑說,“陛下決定即可。”

“我會再確定一下他的態度。”

“我不認識向疾,但熠耀活得較真。”花間辭扇了扇風,“舊紀元,日天子和月天子是混沌先天聖靈,亦是最初的日月,受神靈之托,光芒交替照耀一萬八千原始星界,為星界生命帶去光。

祂們死後,自身法則化為了太虛中的日月法則,故日月投影諸界,成了我們現在看到的樣子。

熠耀則從二者的日光月華中誕生,某種程度,可以看做,是祂二位創造了他。

不同的是,日天子和月天子時常高居天空或虛空,而他常在大地上遊蕩。”

花間辭道,“混沌先天聖靈與星界生命摩擦日益劇烈,熠耀曾三次常居虛空,勸說各位混沌先天聖靈放棄星界,與萬物和平共處,但都冇有得到想要的結果,便又回大地,幫助星界生命更好地生存。”

“也是他,將星界生命撮合成了一個聯盟,共同抵抗混沌先天聖靈。

然後來,混沌先天生命們說服了日天子、月天子,使得日天子和月天子也掉過頭來對付星界生命,叫一眾星界都陷入了黑暗。”然後來,混沌先天生命們說服了日天子、月天子,使得日天子和月天子也掉過頭來對付星界生命,叫一眾星界都陷入了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