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略性防盜,淩晨1點重新整理一遍。

事實上,他覺得,真拿這場遊戲做賭,頭名會出現在域外三方裡,他的險惡用心,其實是讓三界域大能和另二方域外大能,在某方域外大能麵前丟臉,噁心他們彼此。

免得三界域勢力按捺不住,當域外勢力是香餑餑,蹦上去不撒手了。

他實在不希望這些域外勢力跑到他們的地盤來當家做主。

然現在要他拒絕湛長風的賭鬥,又顯得自打臉,他謹慎問,“你想怎麼賭?”

“羅良尊者似乎認為太一會對付北羅,不能否認,任何一個天朝,都希望萬方來朝,但太一不會對一個無辜勢力出手,這是太一的國風,不需要跟人承諾。

現在,孤可以特地為你給出一個承諾,孤若得了頭名,孤承諾隻要北羅道教保持獨立性,冇有對太一不利,太一軍隊將永不入北羅,你得的名次若在孤之上,孤同樣做此承諾。”

羅良習慣性就要開口,結果舌頭跟牙齒絆了一下,“你這叫什麼賭?”

湛長風遺憾道,“彆無辦法,左右你不可能贏孤。”

“你...”羅良抓了抓自己的背,鎖緊眉頭,“好,我要是輸了,我敬你帝長生是條好漢!”

湛長風為他貧瘠的辭藻感到可惜,“這就不用了。”

眾尊冇想到湛長風輕易就給出了態度——她不會對北羅道教出手!

她放棄北羅界域了?

那他們怎麼辦?

在場諸君心思翻騰,躍躍欲試,他們是不是該找她直接談一談?

計唐聖子和有光將軍看諸君對湛長風的態度軟化,眼中像是抹了層灰,晦暗不明。

一方麵忌憚她三言兩語便拉攏了人心,一方麵思忖,她不入主北羅界域,他們是不是可以將北羅界域先占了?

計唐聖子還要找琅環水洞中的寶物和疑似世界火種之物,不想多生事變,暫忍耐了下來,計劃等琅環水洞之行結束後,再重新考慮進駐朱天的事。

有光將軍卻有點急了,北羅道教是北羅界域的主體勢力,也是三界域中,凝聚力、實力最強的聯盟,他們要是和太一的關係緩和下來,成了友邦,他找誰抵製太一?

還有誰敢出頭抵製太一?

這不行,等回去後,得找紀鳴好好商量一下。

——

“師尊,大師兄傳來訊息,適纔在黃竹林中,長生帝君承諾太一軍隊永不入北羅界域!”

尋不了的話,叫翁沅尊者一愣,“怎麼回事?”

話剛落,他就得到了忘不掉的傳訊,傳訊中,忘不掉將前因後果都一字不漏地陳述了。

翁沅尊者卻冇有多少喜色,默然無語。

“師尊您怎麼了?”尋不了瞧向那玉簡,“您擔心揚湯?”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翁沅尊者道,“外麵的旗幟都快插好了,我們去將諸位尊者請出來吧。”

“好。”尋不了知曉,北羅道教給出天一真水和二十個琅環水洞的名額,是為了讓那些尊者承北羅道教的情,將來真有什麼衝突,也好留點餘地。

二人回到黃竹林,請諸尊移步。

湛長風跟著他們來到無咎道場的邊緣,遠眺而去,大地龜裂,土質黑化,烏雲壓空,天與地之間好像僅有一臂距離,隨時都會混在一起,化成濁液似的。

真是應了那句,大地已死,生靈絕跡。

從那邊吹來的風,夾雜著腐朽的味道,無咎道場邊緣地帶的植株也焉耷耷的,冇有精神氣。

翁沅尊者道,“九十九麵旗幟已藏在各處地方,請各位務必在半炷香內,帶著找到的旗幟,回到這裡,數量最多的前二十位勝利!”

為了琅環水洞能持續造福此方修士,北羅道教規定,每次噴發,隻容許二十位尊者天君進入。

事實上,他覺得,真拿這場遊戲做賭,頭名會出現在域外三方裡,他的險惡用心,其實是讓三界域大能和另二方域外大能,在某方域外大能麵前丟臉,噁心他們彼此。

免得三界域勢力按捺不住,當域外勢力是香餑餑,蹦上去不撒手了。

他實在不希望這些域外勢力跑到他們的地盤來當家做主。

然現在要他拒絕湛長風的賭鬥,又顯得自打臉,他謹慎問,“你想怎麼賭?”

“羅良尊者似乎認為太一會對付北羅,不能否認,任何一個天朝,都希望萬方來朝,但太一不會對一個無辜勢力出手,這是太一的國風,不需要跟人承諾。

現在,孤可以特地為你給出一個承諾,孤若得了頭名,孤承諾隻要北羅道教保持獨立性,冇有對太一不利,太一軍隊將永不入北羅,你得的名次若在孤之上,孤同樣做此承諾。”

羅良習慣性就要開口,結果舌頭跟牙齒絆了一下,“你這叫什麼賭?”

湛長風遺憾道,“彆無辦法,左右你不可能贏孤。”

“你...”羅良抓了抓自己的背,鎖緊眉頭,“好,我要是輸了,我敬你帝長生是條好漢!”

湛長風為他貧瘠的辭藻感到可惜,“這就不用了。”

眾尊冇想到湛長風輕易就給出了態度——她不會對北羅道教出手!

她放棄北羅界域了?

那他們怎麼辦?

在場諸君心思翻騰,躍躍欲試,他們是不是該找她直接談一談?

計唐聖子和有光將軍看諸君對湛長風的態度軟化,眼中像是抹了層灰,晦暗不明。

一方麵忌憚她三言兩語便拉攏了人心,一方麵思忖,她不入主北羅界域,他們是不是可以將北羅界域先占了?

計唐聖子還要找琅環水洞中的寶物和疑似世界火種之物,不想多生事變,暫忍耐了下來,計劃等琅環水洞之行結束後,再重新考慮進駐朱天的事。

有光將軍卻有點急了,北羅道教是北羅界域的主體勢力,也是三界域中,凝聚力、實力最強的聯盟,他們要是和太一的關係緩和下來,成了友邦,他找誰抵製太一?

還有誰敢出頭抵製太一?

這不行,等回去後,得找紀鳴好好商量一下。

——

“師尊,大師兄傳來訊息,適纔在黃竹林中,長生帝君承諾太一軍隊永不入北羅界域!”

尋不了的話,叫翁沅尊者一愣,“怎麼回事?”

話剛落,他就得到了忘不掉的傳訊,傳訊中,忘不掉將前因後果都一字不漏地陳述了。

翁沅尊者卻冇有多少喜色,默然無語。

“師尊您怎麼了?”尋不了瞧向那玉簡,“您擔心揚湯?”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翁沅尊者道,“外麵的旗幟都快插好了,我們去將諸位尊者請出來吧。”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