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碩獄的雙眼被淌下來的鹹濕汗水刺痛,無名的力量驅使著他燃燒魂火供給巨鼎,死也掙脫不得。

他是憤怒的,愧疚的,但他神誌困頓,難以言表,更不能解釋這個場景。

都是陰謀,都是陰謀,快走!

湛長風冇有再看著他,目光往穹頂方向搜尋去,盤踞在黑暗中的龐大意識似乎觸到了她的眼神,終於拋開無謂的掩飾,釋放出讓人絕望的威勢。

祂是創界者,是活的天道!

祂的尊號顯示於萬物心底——神蟬皇。

這股龐大的意識衝向湛長風,竟是二話不說,行奪舍之事!

湛長風立即以意識化萬劍流,抵住祂的侵蝕,若不是專修過意識,恐怕她照麵就會被這創世主抹殺,可即使如此,她的意識力量依然弱於祂,久抗不得。

葉央帝君先前上到四層,未看清四層上有什麼東西就被一股力量掀入了巨鼎,這會兒真切感覺到世界之力的存在,哪裡還敢喊救命。

此界真的藏著一個活的創世主!

這可是真神!

在真神國度中,真神即一切的主宰,準聖來了也得貓著,他一個返虛帝君還不是任由捏圓搓扁。

就像此時,巨鼎拉扯著他的道乾,要將他的道儘數擄奪去,他不求全身而退,隻望在神蟬皇對付湛長風時,能逃過一劫!

葉央帝君拚儘全力祭出精血,催發秘術,結果如幼兒撞鐵門,懸殊的力量差距,叫他絕望無比。

這種難以逃離的無望也加載在了湛長風身上,此方世界本就是祂的主場,她的道行又不如祂,想要脫身希望渺茫。

然神蟬皇想奪舍她,還要看看祂有冇有這個命!

湛長風召出護國神將,無數天運壓向此地氣運,又揮斬下國運之劍,無形中挫傷祂的運道。

創界者的形態各異,有的完全變成了無生命無主觀意識的天道,有的卻能獨立於世界之外,成為真正的世界主人。

前者是規則,後者製定了規則,卻也不能隨意改動規則,動搖界之根本,所以對界中生靈而言,這二者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這位創界者一半意識化為了天道規則,一半意識仍能思考,仍有私心,成為了有意識的天道。

在這種狀況下,創界者與此方世界交融相依,變成了同存共亡的關係。

湛長風對此方氣運的攻擊,實際也就成了對神蟬皇的攻擊。

因為湛長風被龐大的天運護身,神蟬皇的意識頓了頓,突然掉頭撲向鼎中的葉央帝君,刹那便吞噬了他的神誌,同時,“葉央帝君”的神色在掙紮過後,顯露出高高在上的冰冷。

神蟬皇適應著這具臨時軀體,抬起雙手,鼎中無數道紋湧上祂的身,祂的氣息也越來越可怖,“交出你的軀體,本皇饒你不死!”

“既已成天道,何必妄想再臨世間。”湛長風原來隻道這個世界的創世主是有奇思妙想的,現在一看,何止奇思妙想,簡直是想得瘋魔了。

許是碩人族的魂火有什麼特異,竟被祂用來剝離修士的道了,不難想象,此方世界靈鑒之上的飛天者,都成了鼎中食。

神蟬皇冇有反駁,祂本是天庭的一位帝君,偶得神王的創世之法而入神道,然祂的成皇過程並不順遂,身化封河界時,意識也被規則同化了,隻保留了一點清明。

祂不甘成為這樣無能為力的存在,想儘辦法開界門、引星途,吞噬無意闖入此界的生靈,獲得他們的本源力和氣運,與身為規則的那部分自己抗衡。

終於在漫長的積累下,祂就如一個癱瘓的人,恢複了對肢體的掌控權,但祂的身軀是這個世界,祂的本源力成為了這個世界的元氣,祂的呼吸氣是這個世界的氣運,祂成了一顆有自己想法的星界,卻不能動彈。

祂需要新的身體,祂需要擺脫現狀!

甚至,祂想成聖。

直到有一天,祂吞噬了一個路過的返虛,從他的記憶中“看”到了碎片身計劃,暗想摘取這六道的道果,是不是可以找到成聖之機?

祂作為“天道”,想推演出幾部傳承功法是很簡單的事,於是祂在一塊塊大陸上,囚禁了一批批生靈,化身入界,修持各道,弘揚道法。

祂修得了一朵朵道花,卻始終難以讓它們結果,這似乎宣告了集齊六道道果的失敗。

然後,祂又想,創界定非神道的終點,如果創界能成準聖,那麼完成創生,是不是才能得神道大圓滿,做那虛無縹緲的聖?

祂切斷星途,關閉界門,創造出了轉生池,讓死亡的生靈一次次轉生。

但此舉對世界之力的消耗太大了,祂能推算到長久之後,這個世界會因為消耗過度而滅亡。

日日夜夜的推演後,祂將轉機定在了從遠方星途上路過的碩人族上,引導一名神侍出界去,將他們帶了回來,併發現他們的魂火,能剝離修士的道種道乾。

這點,碩人族自己也不知曉。

後來,祂便立起了一個低修煉混亂文明,將碩人族圈養了起來,修煉水平低的環境有利於他們繁殖,相對混亂的環境更容易出現強大的魂火。

之後的事不必贅述,巨鼎融煉飛天者的本源力,魂火剝離他們的道種道乾,二者相輔相成,威能巨大,不僅填補了損失的世界之力,還讓祂更強大了一籌。

可就算每次隻用十八名碩人,時間一長,碩人也會滅亡的。

千年前,不管祂如何精打細算,都不能改變碩人繁殖率降低,會在千年後消亡的預言。

為了自救,祂再次演算,察覺有一名碩人可能會給祂帶來轉機,所以祂讓碩人族無意中得到了一件能穿越空間的寶物,又引發了一場針對碩人族的部落戰爭,讓碩人族在危亡之時,將族之火種送了出去。

那件被祂施了預言牽引術的空間寶物,自髮帶著這個碩人,穿過空間,來到了命定的轉機之地——藏雲澗。

神蟬皇粗獷的笑聲迴盪在這方空間中,碩人將滅,轉生之力缺失,祂的道就無法走下去了,祂已打算融煉了此界所有力量,死中求活,辟出一條生路來,卻冇想到,千年前拋出去的餌,真的帶來了果!

“當然是你!本皇怎麼忘了,碩人族可是神朝的鷹犬!”神蟬皇目光炯炯,彆人可能不識湛長風的體質,祂作為全知全能的天道,怎會看不透她!

“神朝神靈,乃最初的神庭神明,傳說中,祂們曾擁有能夠化成生命星界的神體!”

“本皇合該在此時遇到你,奪你神體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