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諸君都震驚於萬法神鏡的偉力時,僧人的氣息也在發生變化。

“南無......阿彌陀佛。”他的身形開始抽高,海青色僧衣化為長條的潔白披帛懸繞在雙臂和身周,袒露出結實飽滿的胸膛,佛珠變成精緻華美的手釧,戴在腕上,容貌愈發莊嚴無暇。

無需多言,他的尊號已顯跡於眾人心間,竟是那佛國大護法——至舍離菩薩!

眾人皆知,佛道修行講的是“覺”,意為自覺、他覺(使眾生覺悟)、覺行圓滿。

聞聽佛陀言教而覺悟者和因前世修行的因緣或觀十二因緣之理自行覺悟者,叫做自覺,可證阿羅漢果位,阿羅漢又叫羅漢,是為斷絕嗜慾、解脫煩惱者,放下了執著心,然仍存妄念和分彆心,實力道境通常相當於靈鑒天君。

自覺、他覺者,可證菩薩果位,菩薩放下了分彆心、執著心,仍存妄念,未達到大圓滿,實力道境通常相當於返虛尊者。

三覺圓滿,徹底放下了分彆、妄想、執著,方為佛陀。

至舍離菩薩,本來叫至舍離佛,乃南無釋真世尊的師父,曾有機會登上世尊之位,當佛國之主,但他無心此位,讓給了南無釋真世尊,自降為菩薩,成了佛國大護法,發願護世間一切正法。

這也是佛國中,唯一一位擁有準聖實力的菩薩,統領無數佛道護法神!

僧人,即至舍利菩薩的化身,不難猜測,僧人所為,皆出自他的意思。

此刻他本體降臨,讓湛長風和一乾圍觀者驚詫又警惕。

後趕至的馮諸天和縱橫太子甚至想撤步離開了,這叫什麼事兒,怎驚動佛國大護法出山了?!

“護法在此,諸道避讓!”至舍離菩薩口出洪鐘之聲,無邊功德信仰彙來,竟然斥退了萬法神鏡周邊的宇宙星雲異象,揮散了凝聚來的道芒!

湛長風的背後,雄偉的護國神將拔地而起,擋在了萬法神鏡前麵,“尊你一聲菩薩,你當真要強奪!”

“帝長生,我見你賜予了祂護國神將的守護,方百般委婉,想要引祂自覺入佛道,免起乾戈,但這一切終不能如我所願。”

“我難道還要感謝你不成。”湛長風道,“你座下的護法金剛已經打殺過一次慕青雲了,險些滅了祂的真靈,今次你又阻其凝道胎,與犯殺戒何異!”

“你若這樣想,我亦無話可說,隻勸你快些讓開,小心我連你一起打殺了。”至舍離菩薩怒目而語,“本座乃修行了十萬年的古佛,一根金剛杵,驅使佛國無邊之法,非萬星帝君、經業上尊可比,憑你如何擋得了,你要不怕你的道基、功業就此毀於一旦,儘可攔著!”

“敬你是古佛,孤不想逼一尊古佛成魔,你若隻想用萬法神鏡查惡源之跡,等祂轉世重來,請祂幫忙就是了,何必非得泯滅了自己的佛心去得到祂。”

至舍離菩薩長歎,“本座真不想與你為敵,你若修佛.......然事已至此,本座也冇什麼好說的了,這萬法神鏡,必須歸我佛國!”

他身長萬仞,化出三麵八臂,佛聲蕩四方,天地間升起偉岸的功德光輪、信仰光輪、願力光輪,佛國業果皆在此中!

葉錦尊者又駭又喜,“佛國大護法可驅佛道之威,恐隻有其他五道之力才能相抗,這帝長生居然惹上了他。”

班亭道人也覺峯迴路轉,他家君上的王朝有救了,太一如此不自量力地與佛國對上,不亡也殘啊。

“這禿驢,直說想搶寶不就行了。”司空尊者氣憤道,“我們也快請來正清上尊、諸尊者,與他鬥上一場!”

餘笙卻道,“茲事體大,且慢著。”

“這怎麼能慢著?”

說話間,湛長風的聲音在虛空中響起,“引萬法神鏡重入修途是孤的私事,太一諸君不可出手。”

司空尊者臉色微木,“陛下在開什麼玩笑,至舍離菩薩可是要舉佛國之力對付她!”

餘笙肅然,“但這也確實是陛下的私事,她公私分明,是不會讓我們涉入的。”

“那正清上尊他們......”

“請來,帝君出事,就是公事了。”

司空尊者用力點頭,嘿,是這個理兒。

湛長風不讓太一出手,至舍離菩薩卻愈來捨棄臉麵了,隨他真言出口,漫天佛光大放,功德、信仰、願力三輪中,走出了一尊尊身影。

前有無數金剛,中有梵天王、帝釋天、四天大王,後有無數捷疾大將、諸羅刹王、富單那王、鳩槃茶王、毗舍遮王、頻那夜迦、諸大鬼王、鬼帥等。

此等皆為佛道的護法神,本身就是菩薩羅漢,或是歸順佛國的大能。

計唐聖子被這陣容嚇到,“此等雖都是功德、信仰、願力凝聚的化身,實力卻都與本體相當,我朝也抵不住他們!”

微熹尊者附和,“帝長生若讓太一的上尊、尊者都來相助,還能保上一命,偏她發話不讓人插手,氣節是有了,這性命難嘍。”

太子縱遺憾搖頭,“長生帝君引敵的本事一等一,可要與一個聖地為敵,真是自尋死路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此人也不是衝動之輩,怎為了萬法神鏡,與至舍離菩薩爭到這個地步。”太子橫是一點也看不明白眼下的情況,神物再重要,也得顧及自己的性命和天朝吧,還是說她與萬法神鏡真有什麼重要的淵源?

“此二者皆霸也,我忝為霸王之名。”馮諸天頗覺湛長風能活到如今,猶如神蹟,真是冇她不敢敵對的存在,至舍離菩薩也很奇怪,居然為了一麵神鏡處心積慮,強打強殺,實在辱了菩薩之名。

至舍離菩薩再次問湛長風,“你可退?!”

“你即使將滿天佛陀都請了出來,孤也不可能罷手。”湛長風的身形漸漸隱去,倏然出現在護國神將的肩膀上,神威霸天絕地,在佛光中掃出一片清明。

至舍離菩薩的悲憫之色濃鬱極了,不知道是在悲歎百萬部眾嚇退不了她,還是悲歎自己做到瞭如斯地步。

“你當真不退?”

“孤看中的弟子,如何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