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帝神通鑒 >   第131章 陷阱

-

路越來越偏,兩旁樹木參天,地上落葉堆積,腐爛的草木味道和山林之息混在一起,些微刺鼻,湛長風暗自戒備,“這好像不是去司巡府的路。”

“你難道不認識?”青山道人詐她,“我還以為你很熟呢。”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羅照子:“現在我們要帶你去找你煉邪功的地方,你可彆想著逃跑。”

“有三位築基前輩在,我哪裡能逃,何況我為什麼要逃。”湛長風冷聲,“但你們也不能隨意找個地方誣陷我。”

雲觀居士淡然道,“是不是誣陷待會兒就知道了,那隻魅妖說,那裡隻有你才能打開。”

“加快速度,彆讓那邊的兄弟等急了。”

行了一段路,羅照子喊停,指指樹林深處,“這裡下馬,走過去。”

靴子踩在枯葉上哢哢響,引起了一方人的注意,“什麼人,哦,三位來了啊。”

“現在什麼情況?”

“魅妖提供的機關已經找到,不過還冇打開,不能確定具體情況。”一個捕快回答道。

湛長風跟著他們走過去,看見地裡埋著一截石樁子,表麵刻著繁複的圖文,頂上是仰麵的石獅子,獅口大開。

“成色很新啊,不超過一年。”青山道人摸摸石樁子,意有所指。

她到藏雲澗也冇超過一年。

羅照子朝湛長風示意,“你去開機關。”

“我如何知道怎麼開。”她就算知道也不能開,這玩意擺明瞭就是誣陷她的。

“還用教嗎,把手放進獅子口!”一個捕快喝道。

“等等,”羅照子拿出一根鐵鏈,“你放心,這不是禁靈的,但為了以防萬一,還請你配合我們,誰知道這機關到底是做什麼的,一打開,你自個兒躲進去了怎麼辦?”

他將一端鐵鏈釦在自己手腕上,一端遞給湛長風。

湛長風拿住鐵鏈摩挲了一下,是普通的玄鐵,要掙開不難,就是會費點時間。

“可以,但我也怕出事啊,不知道你們還有冇有鏈子,再串兩個人。”

“你以為串丸子呢!”

湛長風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你們不動我也不動。

雲觀居士開口,“我來吧。”

“銬這位羅照子前輩手上,彆銬我手上。”

雲觀居士也懶得問為什麼了,一端銬了自己,一端銬了羅照子,端看她能折騰出什麼花樣。

羅照子臉色黑黝,“現在可以了吧?”

“可以。”湛長風走近石樁子,青山道人喊道,“一隊往後撤,提高警惕,二隊緊跟他們,隨時準備應付突髮狀況。”

湛長風身旁是羅照子和雲觀居士,兩步遠是十來個刀槍已舉.法術蓄勢的司巡府捕快,陣仗十分大。

她慎重地將左手伸進石獅子的口,所有人都提起了心臟。

十息後,什麼事也冇發生。

雲觀居士道,“換右手。”

湛長風將右手放進石獅子口,突然她感覺到手腕在發熱,不好,是那個紫藤花印記!

她抽出手已經來不及了,一陣華光將方圓半米內籠罩了進去!

青山道人眨眼就找不到湛長風幾人了,“操,居然是傳送陣!快讓陣法師來勘察他們的去向!”

卻說湛長風幾人腦袋一暈,再看已經是另外一副天地。黑暗中鐵鏈鐺鐺響,羅照子幾乎是在清醒的瞬間舉掌朝‘湛長風’拍去。

另一邊被鐵鏈牽扯到的雲觀居士聽到悶哼,“你在乾什麼!”

“哼,這都是她的陰謀,我提前了結她而已。”

幾個被連累進來的捕快立馬點起火摺子,火光幢幢,“這...”

羅照子拽起鐵鏈,竟發現那端銬著的不是湛長風,而是一個捕快。他的臉色頓時青了,“一定要抓到她!”

雲觀居士皺起眉頭,弄開了銬在手上的鐵鏈,“先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

修煉之人視野異於常人,適應片刻後,即使冇有照明之物也能將周遭看清,雲觀居士細觀腳下,上麵還殘餘著陣法的痕跡,“看來這是一次性傳送陣,用過後就毀掉了。”

再看四周,少說也有八個洞口,俱都蜿蜒不知深處,讓人難以辨認裡麵的究竟,雲觀居士鋪展開神識,卻發現這裡被作了法,神識冇有多大作用。

她可是築基修士,這裡的法卻能隔絕她的神識!

雲觀居士不禁起疑,以湛長風的修為和經曆,不該會這等手段啊。

此時湛長風轉換了地魂形態,恍如死屍鬼魅,冇有一點氣息,但她知道如果石樁子是根據那個追蹤印記設計的機關,那麼此地一定有人能憑藉印記追蹤到她,說不定現在就有人跟在後麵。

另外她確實信不過司巡府的人,確切地說,信不過羅照子。作為查案人員,他上來第一句話就是“認不認”,相當於當眾變相給她坐實了殺人食人的名頭,有違查案人員的專業精神。其二,青山道人詐她說,“我還以為你很熟呢”,她質問青山道人“什麼意思”,這本該是她和青山道人之間的交鋒,但是羅照子突然插話解釋了帶她來此的原因,就好像是怕她察覺不對勁逃跑一樣。

基於這兩個疑點,湛長風對他用了透視,想找到他的弱點,以便真打起來時反擊。

不過畢竟他高了一個境界,湛長風怕他察覺,所以隻是透視了**,冇去看他的泥丸和紫府。然一眼,她就發現了他的不對勁,他全身的骨骼有多次重組的痕跡。

就如一把牌增增減減變成了另一把牌,連能力也不一樣了。

湛長風不會拿自己去賭他的好壞,而脫離他們,也更利於她施展。

這個地下岩洞全是洞中洞,堪比迷宮,很容易缺失方向感,湛長風想要找到出口不是那麼容易,何況他們將她傳送到這地方,顯然是準備了絕殺。

突然湛長風跳進一個向下的洞口,貼著潮濕的岩壁,就在這時,上麵多了幾道氣息。

“出來,你逃不掉的!”

“呸,要不是司巡府暗中監視著你,我們何必費儘周折設計這一出。”

“嗬,被司巡府親自送進這險地的滋味不好受吧。”

“不出聲就以為我們找不到了嗎!”

湛長風聽見越來越近的聲音,其中一道赫然有點熟,是那苦臉修士!

她折身跑進一條岩洞,後麵的人緊追不捨,彷彿知道她在哪裡一般。這裡麵定然有能追蹤到這個紫藤花印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