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廣陵界

空間通道大開,二代鬼山膏最先躍上地麵,遙見山色中有一抹黑色的影子,明明隻是遙遠的、細小的一點,卻強勢占據了全部視線。

二代鬼山膏彆了鬼斧,微微低下頭顱,“閻都陛下。”

“當年,你們需要一個庇護,躲開反妖鬼聯盟的追殺,而本帝也想要一批班底,於是一拍即合,今次你們卻擅自行動,可是想要陷害本帝為背後捅刀的小人。”

“閻都陛下,你不是也想要風雲界域上的地盤嗎,我們幫長澤突破了五蘊界,長澤定會與南江深度交戰,趁著現在,我們正好去奇襲風雲大界!”

二代鬼山膏說得很敷衍,根本不怕閻都鬼帝追究,妖鬼們都在自己的麾下,大不了一走了之。

閻都鬼帝冷哼,“彆以為反妖鬼聯盟解散了,你們就能高枕無憂,本帝收留你們,是要將你們教化為鬼道正修,不是放任你們那副為所欲為的惡靈姿態!

當真認為本帝不知道你們在打什麼主意,你們哪裡是為本帝進駐風雲界域鋪路,是為妖族清掃障礙吧!”

二代鬼山膏按了下腰間的斧子,冷傲道,“哪裡來的事,閻都陛下可真愛開玩笑,你不高興我們進攻五蘊就算了,怎還潑來汙水。”

“你敢做不敢認?”閻都鬼帝揮開衣袖,天空中化出一副巨圖,赫然是一大批艦群在虛空中航行的景象。

二代鬼山膏雙眼精光閃爍,心中的底氣瞬間足了。

自在混亂之星認識了淵明帝君座下的魁魃,它們一眾妖鬼痛快地摧毀了好些星界,一舒心中怨氣,本還打算著帶領風雲界域的妖族兩分風雲,結束那些個王朝的統治,可惜妖族的勢冇被帶起來,目的冇能完成。

隻得照魁魃之言,避入廣陵界,求得閻都鬼帝的護佑。

但不久前,魁魃又聯絡上了它們,告知了萬星天朝即將進攻風雲界域的事,並替自己搭上了萬星天朝。

它當然不是純粹為了幫助妖族,死後,它再怎麼以妖族為榮,也改變不了它已經是妖鬼的事實。

它也早就不想與閻都鬼帝虛與委蛇了,憑它近億妖鬼,做不了一方霸主?

此次萬星天朝來襲,正好可以裡應外合,將風雲界域重新瓜分!

等如今的秩序被粉碎,誰還有空來追究妖鬼是怎麼摧殘星界的。

原還不確定萬星天朝到哪裡了,閻都鬼帝化出的這一副畫麵,讓它吃了定心丸。

能被閻都鬼帝觀測到,定已距風雲界域不遠了。

二代鬼山膏取下斧頭,指向閻都鬼帝,“我等也算承你庇護了一段時間,何不與我們一起攪翻了風雲,介時彆說廣陵了,一半界域都在我們的手中,我為大帝,你為二帝,我們共治一方鬼域怎麼樣!”

“你何來的信心,今天本帝就要拿下你的頭顱,給南江和曾經被你們禍害過的星界賠罪。”

“哈哈哈哈哈我叫你一聲陛下,你彆真把自己當回事兒,就你那點手下,還想鬥得過我!”二代鬼山膏瞧向身後,今次它帶了千萬妖鬼去五蘊界,回來了七八百萬。

“你要是不把我身後的這些妖鬼看在眼裡,我再給你叫一些來!”它大吼數聲,地麵震動,山色間黑氣瀰漫,無數妖鬼從各個地方奔來,占滿了地上天上。

二代鬼山膏看不清閻都鬼帝的臉,但能感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冰涼目光。

顧忌到閻都鬼帝的實力,二代鬼山膏話鬆了一分,“看在這些年的份上,我可以放過你,待我等離開廣陵,今後各不相乾!”

閻都鬼帝冷笑,“你怎麼不問問你的手下們答不答應。”

“......”二代鬼山膏瞪眼看向一眾妖鬼,“你們難道有二心?!”

鬼傲因從它身後走出來,響聲如雷,“我以為閻都陛下可領我們走入鬼道,成為真正的鬼修,山膏,就算跟萬星天朝聯手攪亂了風雲界域又如何,我們得不到任何實際的進步,既成了妖鬼,我想忘記人妖之戰,在鬼道中重新修煉出一條路來。”

“冇錯,我們殺得人夠多了,也算報了當年之仇。”

“是時候修鬼法,成鬼道了。”

......

四麵八方的話傳來,氣得二代鬼山膏渾身黑氣滾滾,將矛頭指向鬼傲因,“是不是你將我跟萬星天朝的事告訴了閻都,你真是好大的膽子,我山膏一族統治傾雲大界時,你們算什麼!”

“山膏你還是隻記得以前。”鬼傲因嘲諷道,“我們還想長久地生存下去,而你已經失了智,無法帶領我們得到更好的結果,妖族背後怎麼也是一方聖地,你以為他們能看得上我們這些妖鬼,怕是利用之後就將我們滅了。”

“重分風雲的機會就在眼前,弱者纔會退縮。”二代鬼山膏怒言,“願與我割據一方,逍遙自在的,過來!”

妖鬼們騷動不止,有些堅定不移地跟從著鬼山膏,有些退到了邊上。

二代鬼山膏看了看身邊的數百萬妖鬼,再看了看對麵的數千萬妖鬼,恨極,“好好好,我帶著你們躲避被追殺的危險,你們倒是真的投入鬼帝門下了,既然如此,從今以後,見之殺之!我們先退!”

二代鬼山膏一方的妖鬼往空間通道中鑽去,以免真的全軍覆冇。

閻都鬼帝化出鬼手攔住二代鬼山膏,“可還記得,我要以你頭顱賠罪。”

“你不要欺人太甚!”

閻都鬼帝二話不說,揮手間一方森然鬼城出現在空中,朝二代鬼山膏罩去。

二代鬼山膏竟瞬間被收入了鬼城中,那些往空間通道中鑽的妖鬼都愣住了,全然不知所措。

鬼傲因嘯道,“為閻都陛下擊殺背叛者!”

“殺!”

數千萬妖鬼一湧而上,將那些打算跟從二代鬼山膏離開的妖鬼殺得片甲不留!

閻都鬼帝旁觀到最後,抬手將空間通道摧毀了。

二代鬼山膏的統治一去不複返。

閻都鬼帝轉身離去,人間山色在腳下消失,卻忽然看見了雲層的靈船。

船頭站著一人,朝他作了一揖,“恭喜鬼帝殺山膏,如願收服眾妖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