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光帝君做這一場宴,無非是要展示天朝威嚴,少不得用殺雞儆猴的手法。

現國之勢力中,太一是王朝最強,南江是天朝最弱,和光帝君如果要嚇住南江這隻大猴,還有五大宗派、閻都鬼帝、僵王這等看戲的猴,十之**會拿太一開刀。

姬朝月自己送上門來了,她也懶得留下週旋,乾脆藉機遁走。

而且有姬家的威名在,短期內,和光帝君定會重新掂量太一,五大宗派也不會那麼快站隊。

再者,湛長風覺得姬朝月莫名其妙坐到她身旁,可能也是為了故意顯示對太一的看重,牽製和光帝君。

一個界域若被天朝主宰,很多勢力都會受到影響,像姬家、五大宗派,也許有反震懾和光帝君之心。

但這些都暫時跟她無關了,有這個時間,她不如去準備晉昇天朝。

迎客樓中,湛長風和姬朝月一退,氣氛就有些鬆散了,明眼人都覺得這頓宴會談不出東西了,危機解除!

除非和光帝君對南江施壓,挑起新的話頭。

南江宰輔姚昌運恨不得學湛長風遁走,但看看自己身邊立著的鹿彌尊者,底氣大足,他南江好歹也是天朝,畏畏縮縮像什麼話。

為了避免和光帝君將火苗燒到南江身上,姚昌運先發製人,轉移眾人目光,“諸方英纔在逢王會中比鬥,遺憾的是我們看不見,但乾等著也不是回事兒,不如開個賭盤,猜猜最後拿到古天庭秘鑰的人中,哪方修士最多。”

哐當~

眾人倏然將視線投向伐檀,但見那杯兒在案麵上轉著圈。

“好想法,卻不夠刺激。”伐檀抬著下巴,冷睨著姚昌運,“我來跟你賭,你南江得到秘鑰的人數若低於我僵族,就給我三艘虛空戰艦,或買得起三艘虛空戰艦的靈石。”

姚昌運木了臉,啥玩意兒,他冇聽錯吧?!

和光帝君亦不知曉這僵王想乾什麼,在今天之前,她根本不知道僵族的僵王就是伐檀,還恢複了當年鼎盛時期的實力,預先接到邀請的人中,自然也是冇她的。

卻聽伐檀繼續道,“反之,我僵族,替南江打一年仗。”

這話一出,誰坐得住啊,僵王可有接近準聖的實力!

姚昌運還是以為自己聽錯了,跟鹿彌尊者對視的當兒,和光帝君先道,“僵王這個賭約有意思,不如加我一個?”

“慢著,既然僵王說了是跟我南江賭,和光帝君怎能截胡。”姚昌運天人交戰,咬牙道,“我們賭了,還請僵王莫食言。”

他南江特意挑選了千多名最強靈鑒和最強神通,僵族不過來了百名,南江的勝算非常大。

若有僵族幫忙,南江的反擊,指日可待!

和光帝君的心情就冇這麼好了,她怕是最憋屈的東道主,先讓凜爻和姬朝月走了,現叫他們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達成這樣的賭約。

遊離於外的無定尊者忽湊熱鬨,“這倒是有意思,竺遠尊者,我們也來賭一賭,誰輸誰割讓出一座秘境怎麼樣?”

竺遠尊者婉言拒絕,“我拿不來大主意,賭一份材料倒是可以。”

弧昊山可是有準聖的,他這是將上尊搬出來擋了。

無定尊者對材料不感興趣,“那還是算了。”

竺遠尊者在無定尊者和南江幾人間來回看了眼,“吳天門此前不是幫南江打仗嗎,無定尊者就冇分到點秘境、靈田?”

“有也不告訴你啊。”吳天門當初幫南江,是為了感悟飛昇天朝的這個過程,期限到了,交易結束,早就各不相乾了。

幾大宗派其實不想風雲界域被統一,這對他們冇多大好處,就算天朝不管他們,有那麼個名義上的界域帝君在,他們的生源、資源還是會被壓製住的。

所以竺遠尊者道,“難得聚一下,我出一份極品材料,你錯過了可彆後悔,就當是玩玩嘛。”

無定尊者聽到是極品材料,終於冇那麼嫌棄了,“那就賭吧。”

玄天劍脈的段仇尊者眸中閃過一絲思緒,對西門尊者道,“老先生要不要與我賭一把,誰勝了,就替對方做一件事。”

“劍客竟跟我這個醫者賭,哈哈哈段仇啊,你不如說說你想讓我救誰。”

“老先生通透,不過上一屆逢王會,你我兩脈,各一人入古天庭,所以也算不上我欺負雲閣,而我也不想占你便宜,你便說賭不賭?”

“話已至此,老朽推脫就顯矯情了。”

三對達成了賭約,嶸希尊者撫須,“怎冇人與我賭一場?”

“不如與我賭吧。”和光帝君暫時放棄立威了,讓這什勞子賭約快點弄完纔是正事,“就也賭一份極品材料,如何?”

這個戰利品一點也不出格,嶸希尊者當然應下了,“能與和光帝君打賭,樂意之至。”

“本帝門下的鬼修,能者亦有不少,和光帝君,可敢跟我一賭。”

這還是眾人第一次聽閻都鬼帝開口,似男非男,似女非女,沙啞清幽。

和光帝君將閻都鬼帝列為了僅次南江、長澤的一大隱患,謹慎道,“鬼帝想賭什麼?”

“各答應對方一個條件,不觸及道義,彼此又都能接受的條件。”

和光帝君盤算開了,點頭,“依鬼帝之言。”

此時逢王會中的幾大勢力修士,還不知道自己承擔了賭約的勝負。

盤龍道依舊是靠戰績取勝,但前一屆的修士多搜刮寶物換戰績點,這一屆,卻是一入盤龍道中就殺開了。

長澤修士有目的性地針對南江、太一進行了圍堵,南江、太一自也不想長澤獨大,三方打出了一片腥風血雨。

“誤入”這片戰場的聞宋東躲西閃,終於找到了一個好位置觀戰,可算是能好好觀察一下三大王朝天朝的神通戰力了。

他趴在土山包上,朝下望去,萬裡平原中,戰鬥波動紛雜且強烈,偶爾刮來的風也火辣辣的。

驀然,一道巨影直立而起,將他完全籠罩在了陰影中。

“這是......”聞宋盯著那寬闊高大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不會是,碩人族吧。

黃金人種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