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湛長風逛逛買買,瞧買得差不多了,便回了住處。

她那殿宇前已立了四人,左逐之.淮明.古小橋.廣成真君。

他們的實力相比在山海時,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其中以早早就到古天庭的左逐之.淮明為最,但離靈鑒還差很長一段距離。

古小橋這個梵族出身的修士,最擅偽裝,能擬化成任何東西,之前她還能看穿她是不是偽裝狀態,現在她一副端莊嬌豔的模樣站在跟前,卻不好判斷了,看來她的偽裝術又上了一層樓。

廣成真君是老牌神通,這次見到,觀他氣息,隱約有踏入靈鑒的架勢。

四人是聽說湛長風來了古天庭,特意來問安的,湛長風留他們小話了一會兒,就讓他們該乾嘛乾嘛去了。

左逐之一出門就唏噓,“古道友跟我說君上靈鑒了,我還不信呢,原來還真靈鑒了,我想嘚瑟一下都嘚瑟不起來。”

“你是迷的路少了吧,心也迷了。”淮明揶揄之中也有一絲心虛,能在古天庭修行,纔會深切體會到古天庭的好,他潛意識裡同樣認為自己的實力.修煉速度,會比留在山海的同僚們強.快,甚至超過君上.....果然是想多了,這危險的自信還是要不得的。

在旁聽了一耳的廣成真君苦笑,即使親身經曆了妖鬼亂世,望到了湛長風的靈鑒雷劫,現在回想起來,還是不敢肯定以前那個生死境的小輩,會成為山海的君王、靈鑒前輩,那個在冰寒荒原的不起眼小族,會孕育出界域級王朝。

要不是他心寬,遇到這種人,得生心魔。他還是去閉個關,再摸一下靈鑒的門檻吧。

廣成真君一快步離去,古小橋也變化了一個樣子,扭著水桶粗壯的腰說,“我去擂台玩玩,先走了。”

左逐之忙道,“誒,我也去,不知道能不能碰上其他神通,現在我們都快成稀缺動物了,想打個擂台都湊不到人。”

淮明自然也要去,三人一到那兒還真碰到了幾個神通,眾人不約而同地守著一個擂台打,好不熱鬨。

恰公孫芒和龍舒也剛到古天庭,趕上了這場熱鬨,便一起加入了進去。

恐怕湛長風都想不到,公孫芒會比她先拿到三個擂台勝利記錄。

湛長風取出了福袋,打開了它,倒出一捧乾癟的種子,她仔細鑒定了鑒定,差點懷疑自己的判斷,這是宿宿葉的種子?

宿宿葉原產地是幽天啼名大界,傳說中有宿命牽引之效,常被人用以尋找機緣,感應道途修煉方向。

它這一神奇效用,引發了啼名大界曆史上最慘烈的一次戰爭,史稱八宗之亂。

當時處於神朝隕落,妖庭天庭分治九天的相對和平時期,延續神道的王侯帝君才冒了個尖,聖地也未辟,眾多宗門道統還分佈於天域之中,可以說是一個宗門的盛世。

而幽天雖處於天庭治下,實際做主的卻是各個宗門,宗門間爭搶教化地和修煉資源是常事,宿宿葉作為啼名大界某一地域特產的奇珍,被那一地域上的青乾宗奉為鎮山之寶。

據說因為宿宿葉的存在,那一宗的修士總是頻頻獲得奇寶,位列仙班者眾多(那時將成就返虛之位,進入天庭當天官,稱為位列仙班)。

後來一次意外中,青乾宗的一位首座不小心殺了正耀宗的未來掌門,引得正耀宗與其相鬥。

青乾宗家大業大,還有位列仙班的前輩大能們照拂,正耀宗有所不敵,陸續請來界內五宗、界外一宗相助。

這八宗將啼名大界攪得血雨腥風,最終青乾宗的地盤被瓜分,漸漸泯滅在曆史中,那片宿宿葉的產地也不知怎麼再也生不出宿宿葉了。

湛長風所看到的的那冊史書上,認為正耀宗為首的七宗是為了宿宿葉纔開戰的,因為在此之前,正耀宗多次向青乾宗求宿宿葉而被拒絕。

她卻以為宿宿葉頂多是個引子,最有可能是天庭中有人看青乾一係的天官不順眼,設計讓下界相鬥,削弱青乾的勢力。

也許那會兒,下界的青乾宗敗了,天庭的青乾天官們也被打壓得很嚴重,否則青乾宗哪能說被群攻就被群攻,說落魄就落魄。

當然,這都是她的揣測,畢竟史書上冇有詳寫,寫的也不一定是真實曆史。

隻是,宿宿葉的生存環境資料很少,怎麼種活是個問題,難道又要小狐狸直接生出來?

湛長風將手伸進福袋裡摸了摸,夾出一張長紙條,上麵記載了宿宿葉的培育條件。

這福袋挺貼心的啊。

湛長風仔細看上麵的內容,竟是要求栽種在活靈之氣旺盛的龍脈上,要是這樣聯想,宿宿葉的消失,可能是那片產地的活靈之氣被在八宗亂鬥中被破壞了。

這栽種要求對她而言不算難,又要龍脈又要活靈之氣,可以試試種在太一的國都或主城中。

她將一大半種子放回福袋收好,拿著另一小半種子進了玉佩空間。

玉佩空間看著像是一個種滿了奇花異草的秘境,連上空也開滿了漂浮的淡紫色小花,那是千鐘花。

小狐狸機靈地從花叢裡冒出了頭,兩步一躍,跳到了她的手掌上,乖巧的蹲坐著,略帶期待,好像嗅到了種子的味道。

湛長風也不弔著它,將宿宿葉的種子拿了出來,小狐狸迫不及待地將它們吃了,舒服地嗷了一聲,啪嗒,頭頂開出一株月光色葉子的小草,獻寶似地衝她扭了扭腦袋。

在那莖葉相接處的花朵很快就枯萎了,生出果莢。

“這就是宿宿葉了。”湛長風取下這株草,將它果莢掰開來,裡麵是它的種子。

小狐狸湊過來將果莢一口吞下,滿足地晃起了尾巴。

湛長風揉了揉它的腦袋,將它放地上,小狐狸開花的原理,大致是從種子中得生機,從花中得花氣,修煉出了一種控製靈植的能力。

“外麵環境特彆,你先好好待在這裡。”湛長風又留下了一些買來的高品花種,出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