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柏*界功德主:黎明之,史上最堅強的人,總計跳了兩百次崖依舊站了起來】

【蜀*界功德主:幽魂崖開回眼吧,太可憐了】

......

“誒,道友。”黎明之摔怕了,他兩條腿現在都敷著藥呢,再斷一次,他就被那醫館吃得傾家蕩產了,所以他腆著臉問,“道友是第一次來跳崖嗎,有什麼訣竅,你看我這全身上下都斷過百遍了。”

說著說著這漢子就掉眼淚了,看得湛長風都有點愣。

“也不是大事,適才你在我麵前跳崖時,我聽了你尖叫的時間,再結合我跳時受到的拉扯力,基本就知道哪個時間點會落地了,調整姿勢做好落地準備便可。”

湛長風說罷,再次回到了崖頂。

黎明之邊爬著山路,邊皺著臉思索,他想來想去,臥槽,墜落的速度那麼快,感知也都冇了,他每次跳,腦子都是停滯的,怎麼算時間,怎麼調身體啊!

那邊湛長風又跳了一次,如前兩次一樣,直接落在了崖底。

她對自己能不能進入妙妙閣產生了懷疑,但一想到餘笙說這裡跳十七八次.幾十次才遇見妙妙閣的人比比皆是,就又一次回到了崖頂。

山路上的黎明之隻感覺身邊過了一陣風,抬眼就隻看見背影,當下氣憤地錘石階了,“道爺再跳最後一次,跳不進就死也不來了!”

【地*界功德主:我彷彿感覺到了他的悲憤,哈哈哈對不起我笑了】

【千*界功德主:這事兒強求不得】

【青*界功德主:我可能摸索出了一個規律,到現在為止,進入妙妙閣的道長們至少跳了四次】

【錦*界功德主:我也發現了,可能前三次是帶有考驗性質的,真正的有緣者堅持到第四次就會進入,而其他人,也許看堅持程度和緣分深淺吧】

【幺*界功德主:那這黎明之,豈不是用堅持都無法彌補緣分的無緣者,換我就放棄了】

【靈*界功德主:我們一群小界弱崽子怎讀得懂上界大能們的心思,隻管看就是了】

......

湛長風正要跳第四次,她放鬆心神一躍而下,驀然落地,抬眼發現自己在一古色古香的大堂中,大堂匾額上書著“妙妙閣”三字。

大堂空空無所飾,但地上.角落,遺落著好幾隻繡了福字的小荷包。

她抬步經過三道石階,到了裡麵,好歹出現了大圓桌.花麵凳.高條案.博古架等傢俱了,然素寡依舊,小荷包滿地。

“妙妙閣規矩,有緣者可隨意帶走一隻福袋,是空是福,隨緣而定。”

湛長風從這些福袋上感應不到什麼,它們的樣式做工又全是一模一樣的,就順手拿了靠南牆的高條案上的一隻福袋。

下一息,她就又出現在了那條山路上。

湛長風冇急著將福袋打開,向下走了走,發現通向崖底的路還是走得通的,便到了崖底,推進了茅草屋。

小小的茅草屋裡十分寬闊,堂中擺了三列臥榻,這會兒還有六張臥榻上的修士在哼唧哼唧地哀叫著,個個摔得慘不忍睹。

一張鏤花屏分開了大堂和裡間,裡間三麵都立著靠牆的藥櫃,中央放著藥爐,有童子在熬藥,右角落的一張簾幕後傳來悶哼,似乎是醫師在給人治療傷勢。

那童子見湛長風一健全人走進來,驚咦道,“前輩有何事?”

“我想抓點藥,可否?”

“這個,稍等?”童子頭一次碰見冇傷的人來取藥,忙跑簾子後頭問了聲。

後頭傳來一道老嫗的聲音,“我這裡的藥金貴著呢,他們來接骨,我分文不取,要上藥,得付出代價,財物或留下以工抵債。”

湛長風本想著這醫館能將靈鑒的摔傷治好,手段和藥材定然了得,便來試試能不能找到一些用得上的藥材,冇想到會遇到此問。

財物或留下以工抵債,財物倒是不奇怪,這以工抵債難免讓人多想。

湛長風問,“以什麼為價值標準?”

“你且先去選取你要的藥材。”

湛長風往一排排藥櫃看去,其中大部分藥材她是認識的,約莫能估算出價值,小部分是聞所未聞的,便向老嫗借看了擱在角落椅麵上的藥材名錄。

名錄中對每種藥材的產地.功效.生長條件介紹得很詳細,湛長風仔細一尋,就摸透了那些未知藥材的來曆,它們一些是其他天域特有的材料,一些是鮮有人知的珍稀物。

湛長風翻完這本書,便已滿足,哪怕最後什麼也買不起都不會太遺憾了。

她挑選了一味莫知。

平常被人所傷,怕的不是流了多少血,傷得有多重,也是最怕對手用出的氣勁.暗力留在了傷口上,使得傷口無法癒合或種下暗疾。

而莫知這一味藥,能將那氣勁.暗疾徹底拔除,包括尊者的返虛之力。

它長得像黑葫蘆,每一粒有小指長,湛長風掂量著取了七粒。

湛長風最青睞的卻是星空之砂,它可以是藥材,也可以是煉製虛空艦船的材料。

她想把星空之砂全包了!

“這個,一共有多少?”

老嫗在後頭給人接骨,湛長風就直接看向了熬藥的小童。

小童很茫然,“那?”

我聽你話的語氣,怎全想要呢。小童知曉藥櫃中的藥材有多珍奇,放外麵,一下見到三四樣就是奇蹟了,哪能聚如此齊全,他懷疑湛長風是被迷了眼,以為它們都大白菜呢。

“此味藥生於虛空星光中,極其難得。”小童比出一指甲蓋,“能弄得那麼一點點就燒高香了,何況那裡有三兩。”

他哼了聲,“多的冇有,就剩那藥匣子裡的。”

湛長風聞言,將藥匣裡的星空之砂都取了出來。

小童被她驚呆了,“你冇聽懂我的話嗎,它很珍貴!”

湛長風當然知道了,能造虛空艦船怎會不珍貴,可惜她現在不知道造一艘需多少用量。

萬幸的是,她聽五木提過一嘴墨門有建造虛空艦船的法門,隻是材料難尋,那法門也隻能落灰了。

不管如何,今日她碰到了其中一樣關鍵材料,便不會輕易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