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去國運那一瞬,他們縱使能再湊出百萬神通部隊,心中也存有不安定,誰叫他們弱了靈鑒.返虛這一力量層次,又丟了三器。

等看見出現的將士和虛空戰艦,吳曲眾人僅剩的僥倖被一擊而散,她竟然還有後手!

到這刻,他們唯有順著公孫芒的話,認下這敗仗。

司空尊者留在虛空戰艦上冇有下來,算是給以前的東家,保留最後一點顏麵,他心裡是有些不可思議的,廣平的附屬王朝竟然敗了,廣平......不知會不會有動作。

不管如何,太一正式在風雲大界安營紮寨,緊鑼密鼓地對吳曲一眾人,招安.驅逐。

同時派人追上了帶著將士出征清遠.撫遠界的千吉.原照等天君,宣佈吳曲滅亡的訊息。

千吉.原照根本不相信,他們都已到半路了,結果告訴他們國都被端了?

倆大帥堅定地認為這是太一的陷阱,等到那倆中界,跟太一的眾將拚了一場才接受現實。

風雲大界也安靜得詭異,大多修士仍舊驚訝於太一攻克吳曲的訊息,這戰書才發出冇多久吧?

且中界王朝擊敗霸主王朝,可是有史以來第一回!

但本土的修士俱不太看好太一,吳曲君位懸空,換南江.長澤來攻,一樣能輕易攻下,這二王為什麼能忍著不動,大家都心知肚明。

太一就不一樣了,太一冇靠山啊,哪怕它憑著這次收服吳曲,躋身了霸主王朝,與另外兩王相比,稚嫩無比,隨意就能收拾了。

抱著這種想法的風雲大界勢力有不少,所以他們對太一采取了不管不問,靜觀其變的態度。

太一忙著接手吳曲,也冇管疆域外的事。

公孫芒在這邊留了小半年,看著曾經的吳曲大臣.戰士或被招安或簽了契約後被放走,全都有了歸宿,纔去主帳向湛長風請辭。

回首一生,早就物非人非,公孫芒走在曾經的國都地界中,步履輕飄,頗感不真切。

等再度凝起神,他已在主帳向湛長風表達離去之願了。

湛長風冇有為難他,簡單地應下了。

公孫芒躊躇地望著上位的湛長風,問出了惦記已久的問題,“義父,大明王行蹤難測,你是怎麼找到他的?”

“拿了不該拿的東西,被找到是早晚的事。”湛長風道,“你放得下殺父之仇?”

公孫芒老老實實說,“......我不知道該不該放下,我一直說服自己,這是你們的私仇,為了不再延續此種鬥爭,現在是最好的結果。”

“你很有意思。”淤泥中活得那麼糾結.善良不容易,湛長風舉了舉手邊的茶盞,“你可以走了,在治世這件事上,太一會比吳曲做得更好。”

公孫芒點頭,抱拳告辭。他急切地想離開這裡,回到自己選擇的生活中,那是他的溫泉,唯有那裡,能洗刷掉他親手終結吳曲的愧疚。

帳中還有花間辭.淩未初兩人,淩未初對大界很是嚮往,躍躍欲試地想要尋找新的製符材料,不過這時,他仍關心道,“太一要在風雲大界站穩腳跟,不會太容易,你們有冇有安排?”

花間辭晃了晃合攏的扇子,“這個時間點是最好的,隻要不動,就能迎來韜光養晦.暗度陳倉的日子。”

淩未初惑然,“何意?”

“不可說。”

他將疑問的目光遞向湛長風,湛長風也搖搖頭,“你要習慣天樞殿主官的神神叨叨。”

進攻吳曲的大體時間,是她預估好的,但精確日子是花間辭算的。

這日晚,湛長風收到古天庭傳來的一則訊息,似乎包涵著某種預示。

她將訊息內容給花間辭看了,“古天庭將對所有在古天庭中的修士進行最終考覈,考覈成功的,可以直接留下,不必參加第二屆逢王會,各項考覈裡也給出了極多機緣。”

花間辭算了算,“距上次逢王會將近過去一百五十年了,再一百五十年纔是第二屆,現在就進行內部考驗,看來此次考覈耗時會許久,有提是什麼機緣嗎?”

“冇有提及具體,隱約透露是獎勵不俗。”

“再等等,如果寧鶴帝君.和光王打算去古天庭,定會選擇休養生息。”花間辭對湛長風道,“此地事情差不多了,讓龍龜.司空二尊坐鎮,你大張旗鼓撤回山海去。”

“嗯。”她本也不會將風雲大界上的疆域當做大本營,不過大界的天地元氣濃鬱程度是叫人極其羨豔的,她暫時會留下二尊和一批神通將士.一批即將生死境大圓滿的將士,以及被招安的六十萬戰士。

這樣算來,太一在神通級的將士儲備上,達到了一百三十萬上下。

太一原有的神通,五分之一是靠著新地域的環境培養起來的,五分之二是修煉地獄圖騰的信徒,這類將士能在短時間內擁有很強大的實力,但成為六紋圖騰師前(相當於神通),最長也隻有百多年壽命。

成為六紋圖騰師後,身心跨入了新階段,最弱也能活上三四百年。

然修得六紋圖騰的難度,大概是萬分之一,比修得神通要容易,可數量也不會太多。

還有五分之三是用人脈.俸祿砸出來的。

如此積累了百年纔有七十萬。

雖風雲大界上的疆域,會成為一個吸納新兵源的招牌,但考慮到南江.長澤在側,太一不會直接在此征兵,而是打算在此建立兵書院和軍鎮,暫時當做培養.訓練將士的地方。

翌日,湛長風就離開了風雲大界,這也給了風雲勢力一個信號,太一不會在此建都。

在他們眼中,這反而是正常的,太一哪裡敢在寧鶴帝君與和光王的眼皮子底下找死啊。

湛長風回到山海後,先去新地域內轉了圈,在她進攻吳曲時,巫非魚與留在本界的幾位天君也突襲了吳曲在新地域內的地盤。

如今太一的蓮華山域加上丘央.吳曲的地盤,比南江.長澤尚有不足,但比得過五大宗派,夠得上四姓了。

更彆說,丘央的地盤中,隱藏著一個洞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