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曲當霸主時的底子被南江.長澤掏空了,雖武力逐漸恢複,資源方麵卻遠不如從前,加上連年戰爭,耗資巨大,國庫中能撥出的靈石物資有限,何況不久前還在反妖鬼聯盟上貼了一筆。

若非如此,他何必來跟他們討價還價。

公孫芒在張淩天君給他安排的玉樓中踱步,旁邊站著他的幾個親信。

其中一人是那半妖龍舒,另一人是廣平來的泰謙真君。

廣平一共下派了三名真君到吳曲,負責幫吳曲重振國運和擴大人道教化場。

他們就是路斐.鄭合.泰謙三真君,路斐出謀劃策,鄭合行軍打仗,泰謙則主要與人道法脈打交道。

瞧公孫芒發愁,泰謙真君主動道,“我去拜訪鳳淺天君,探探她的意思。”

金羽派奉行的是人道,若無意外,該是會支援吳曲的。

“他們無非是想要更多好處,公子你先看看歸順書上的多少條款是能接受的,憑吳曲的威望,你隻要再讓點步,他們就答應了。”龍舒什麼人心冇看見過,不信太一真會拿出那麼大方的條款,也不信千敏會棄吳曲而選太一。

“哪個條款都不是能輕易接受的。”公孫芒清楚記得千敏的那份歸順書裡的條款,是被眾臣一致否決掉的。

一個說國庫拿不出那麼多救助款,一個說照千敏的情況,很長一段時間內會納不上貢,倒貼太多收不回本。

他們費兵力幫千敏驅逐妖獸,千敏歸順,多簡單方便。

公孫芒承認自己不喜大臣們精明的算計樣,可冇有大臣的支援,他不能隨意簽訂這種條款。

當下,還是要快速將這些條款遞迴吳曲,抓緊弄出兩方都滿意的歸順書。

湛長風即使知道了吳曲在與五天君接觸,也依舊心寬得很,反正她還冇對千敏中界下手,千敏歸順吳曲,她也不會有損失。

不過她總不能白來一趟,拿不下千敏,不代表她不能帶走什麼。

湛長風拿起一份從雲鼎閣內部弄來的完整拍賣目錄,嘴角微勾。那就好好玩吧。

“你說,君上想做什麼。”

沈堂儀表出眾,姿容莊嚴,可以說太一的官員,在禮儀氣質方麵,隨便拎一個出去都像是底蘊深厚的大家子弟,畢竟在道儀一科上,太一上下都卡得極為嚴格,對心性德行.言行舉止的要求很高。

另一方麵,也放任他們按照天性生長。

但凡學會了剋製,天性和禮儀間,是冇有太大沖突的,就如此時,沈堂腦袋裡好奇得能蹦出十萬個為什麼,麵上照舊成熟穩重。

室珃卻是屬於裡外都淡然通透的,因著是兵團指揮使出身的,個性也比較嚴謹,擅長思考需要深思熟慮的事,“你應該想怎麼把君上交代的事做好,吳曲公子一來,天山城歸順太一的機率就極小了,也許以退為進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室珃.沈堂和兩位保駕護航的供奉天君一起去福順宮拜見了五天君。

五天君高坐蓮花台上,以為他們又是來談歸順事宜的,眼底俱都有點複雜。

吳曲公子冇來前,他們是考慮過要不要答應太一,但吳曲公子來了,太一這個選項自然就劃掉了。

可昨日纔拿太一在吳曲公子麵前討價還價,現在立馬拒絕了太一,豈不是......

還得跟太一使臣周旋幾日,等他們與吳曲的事情塵埃落定了再拒絕。

共疾道人和藹開口,“幾位使者住得可還順心,有什麼要求儘可提出來。”

“多謝天君關照,我等無不適,在此叨擾數日,是我們厚臉了。”室珃在他們的驚訝眼神中,說道,“還請天君們忘了我們之前的交談,然太一對千敏中界的遭遇確實非常同情和遺憾,君上聽聞貴方有一場籌措資金的拍賣,表示不日將親自前來參加,並向千敏中界捐贈一批丹藥。”

五天君目目相覷,那麼突然?

“山海距離千敏有些距離,拍賣會在即,凜爻王恐怕趕不及吧,當然,我們隨時歡迎凜爻王的到來。”豐樂天君的話裡暗含著試探,難道凜爻王已經在千敏了?

沈堂真摯回道,“非也,君上正在丘央中界整頓事務,丘央至千敏不算遠,再有虛空戰艦開路,拍賣那天剛好能到,妖鬼之禍,太一感同身受,不然君上也不會想跨過好些星界,給予千敏庇護,不過,據我們觀察,太一可能是讓你們為難了,故君上親來,除了聊表心意外,也是為了致歉。”

“這使不得,何歉之有。”說來還是他們一直拖著,冇向太一表明態度,鳳淺天君態度稍軟,疑竇卻叢生。

其他幾位天君同樣有點懵,這些話合在一起怎麼聽不大懂。

凜爻王在丘央有什麼事務可整頓的?

一箇中界王朝,竟擁有了虛空戰艦這樣的戰略性武器?

感同身受是什麼意思?

太一為什麼不想要千敏中界了,又為什麼要來贈藥?

不會是想來硬的吧?

五天君不好向使臣打探仔細,隻能掩著疑惑等他們告辭。

共疾道人思量,“防人之心不可無,凜爻王要是打算進攻就麻煩了,恰好吳曲公子在這裡,咱不如先給他辦一場大型接風洗塵宴,好讓千敏界的修士都知道他來了,介時凜爻王想做什麼,也得掂量掂量吳曲啊。”

“順便跟他打聽一下凜爻王的情況。”

“還得叫上太一的使臣,算是給雙方辦的吧,不能厚此薄彼。”

“就如此做。”

於是公孫芒莫名其妙吃了第二頓洗塵宴,還是人儘皆知的。

難不成是想要逼迫吳曲接納千敏?

公孫芒無言,這群修士,心思也太多了。

不過他也在宴會上從幾位天君口中得到了凜爻王將要過來的訊息,當即便愣怔了。

而對於天君們旁敲側擊詢問他的事,他也回答不上一個準話。

自風雲動亂以來,各界對界門的把控較為嚴,有些星界甚至不容許修士出入,往來各界的星船也減少了大半,得靠原本安插在那一界的探子獲取準確訊息,訊息流通前所未有的阻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