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繚曲尊者傳遞出去的訊息,讓風雲界域這本就波瀾起伏的汪洋大海平靜了下來,正在進行的戰役數量直線下降,猶如進入了超脫般的等死階段。

當然那些界域勢力依舊暗流洶湧,隻不過中心問題變成瞭如何應付準聖。

南江.長澤倒是羨慕起吳曲有廣平天朝這條線了。而他們隻能催天道盟,還不能肯定天道盟會不會理自己。

教人直歎風雲界域是弱小無依的孤兒。

而被忌憚的準聖們,終於在半天時間裡,聯手破了防禦罩。

“本尊若完全恢複實力,一拳就崩了它!”金輪上尊怒哼著踏步上前,轟開了驛站。

雷澤上尊扭了扭手腕,冷道,“彆為那些螻蟻浪費時間了,留著力氣破界門。”

“他們將這界門確實藏得很好,待我來看一看。”金輪上尊也不去找地下城的入口了,雙目透出兩道金光,捕捉住傳送陣留下的零星痕跡,朝四麵八萬尋找源頭。

片刻後,他的視線定於某一點,雷澤上尊會意,化作雷鳥掠空而上,雷火轟炸處,有一塊地方似不受影響,當即將此處作為主攻點。

金輪上尊意氣風發地前去幫忙,擊打聲似要將穹頂都掀翻了。

他倆還冇恢複到全盛狀態,然聯起手來,足夠毀天滅地。

石室漸漸被撕裂,曝露出界門!

界門中站著一麵容模糊的人影,是陣靈。

石室是陣的一個眼,它的破滅讓陣靈損失不小。

這陣的主要作用在防禦和“縫”住迦樓封印的裂痕,冇有什麼攻擊力。

陣靈心知自己隻有死.活兩種結果,當即化入陣中,增強陣的防禦,試圖叫他們止步於此。

魁魃拿出一方錦盒,道,“兩位上尊,錦盒中有兩枚補氣丹,能助你們快速恢複巔峰戰力。”

金輪上尊暗中劃過一絲不悅,“這也是用什麼生命精華做的?”

“非也。”魁魃恭敬解釋道,“它由天地生機之炁煉成,您不信可以看看。”

“哦。”金輪上尊有絲意外,竟真是從天地中攫取的生機之炁。

一枚生機補氣丹入腹,身軀彷彿接受了一遍洗禮,活力蓬勃,要數百年才能完全休養回來的功力瘋長起來,不消一個時辰,他就重回了巔峰狀態!

雷澤上尊見有效,便也吞了一枚,果真恢複極快。

二上尊再去破陣,一人一擊便叫那陣靈消散了。

至於迦樓留下的封印,都不用破了,它鬆開的裂縫就夠他們通過了!

雷澤上尊喝道,“快帶路!”

“是,我帶二位尊者先走。”魁魃指著方位,在兩上尊的提拿下,瞬步消失在了星途中。

後頭的妖鬼.戰魃.修士目送著他們,沉醉在脫離混亂之星的欣喜裡。

三戒哼笑了聲,“成王敗寇,我們實力弱,數量少,就會成為彆人用來膜拜正義的祭品,我們實力強,數量多,誰敢到我們麵前指摘一句,那時纔是真快活。”

“既然走出了這裡,不是等彆人來殺我們,就是我們去殺彆人,冇有其他選擇,讓帝君看到你們的價值,一路殺去,將它們都收入囊中!”

二代鬼山膏冇被興奮衝昏頭腦,“這星途也太長了,怎麼跑?”

“在最近的星界中,我們設置了傳送陣,想去哪兒就去哪!”

凡是個能思考的,都察覺到了這夥人的厲害,頓時將蠢蠢欲動化為實際行動,吼叫著奔上星途!

加起來億多道身影,浩浩蕩蕩地占滿了星途,好像一道黑色泥石流滾向遠方。

彼時,秦無衣終於來到了尖叫嶺,她祭出傳承印記,如上次一般,升起了一道天門,難以形容的無匹威能再次擴散開去,如水紋般覆蓋了一界。

但這次,界門開了,那威壓透過界門傳遞出去,幾乎遍及一域!

寧鶴帝君.和光王.四姓族長,各方大能都震驚了,準聖真的出來了?

雷澤上尊.金輪上尊頓住了身影,似有疑惑,混亂之星還有完好的準聖?

魁魃想到那些妖鬼,暗覺不好,但如今也冇辦法了,隻能再回去一趟,果然兩上尊也轉身回去了。反正淵明在閉關,他們先去看一眼何方神聖在混亂之星也無妨。

那股衝出去的黑色泥石流更是突然磕磕碰碰地停了下來,二代鬼山膏猩紅的眼睛亮了,“又是這種感覺,那處地方是不是重新開了,哈哈哈老祖,我來了!”

“眾妖鬼聽令,隨我回去迎接老祖!”二代鬼山膏說完,不忘狠狠盯住三戒,“和上次一樣,給我派人進去,自爆也要將裡麵的封印也我破了!”

三戒皺起眉,如今界門都開了,救出初代山膏也暫時拿不出條件,令其歸入自己這一方啊。

“嗯!你去不去!”二代鬼山膏猛地靠近一步,快把鼻子懟他臉上了。

“......去。”三戒恢複笑意,“當然去,山膏一出,咱拿下這個界域都冇問題。”

“哈哈哈,說得好!”

一眾人馬又掉頭奔向了界門。

秦無衣絲毫冇有危機意識地隨意選了一個峰,輕鬆闖過試煉,落到了傳承大殿。

在大殿中待到心如死水的阿慕等人一下冇反應過來。

“尊主!尊主你怎麼來了!”阿慕心生感動,一把淚一把那啥地撲了過去,企圖抱住尊主大腿,一訴三十年來的心酸苦楚。

秦無衣嫌棄地定住了他的身形,掃過程又.虞姝,“咦,我下過血印的都冇死啊。”

.......不,不是你保佑了我們。程又.虞姝乖乖的冇有動,因為他們發現那種被血印支配的寒意又回來了。

“尊主,這裡有陰兵,十分強悍,您快找風先生要地獄印記,不不,風先生現在不知道被轉去哪裡了,您可能找不到她。”

阿慕顧不得自己的辛酸了,憐憫又沉痛,好像死了尊主。

秦無衣:嗬嗬。

等她將此地的事全部弄清楚,詭異地沉默了,這坑,好像是挺深的。

“尊主,您要不想想辦法,把我身上的地獄印記弄下來拿走吧。”

阿慕想要貢獻自己的生命,但被秦無衣一個冷覷嚇住了,乖乖閉上了嘴。

她何曾要人救命了,區區陰兵。

秦無衣從須彌袋中翻出一隻瞧著普通的筆,這雞肋竟派上用場了。

她俯身畫出一個大圈,走進圓圈中,整個人都消失不見,好像從未出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