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錯。”老道不吝嗇自己的讚賞,帶著李祥祥去店裡領兵器。

掌櫃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忍著心痛,指了指金貴的兵器們道:“您順便選就行。”

此時店外回過神來的人們亂糟糟地議論作了一團。

“簡直神了!”

“人不可貌相啊,這年頭連小孩子也輕視不得了。”

“這不是東邊那座小道觀裡的祖孫嗎?”

李祥祥選了一把短劍,彆在腰間,配著這身量倒也合適。

“李娃兒喜歡劍嗎?”老道問。

李祥祥欣然地點點頭,“喜歡。”這個喜歡又好像不能表述清楚,第一次握上劍時,激動莫名,又無比心安,大概,這就是喜歡了。

“這樣啊,當個劍客也不錯。”

湛長風的神色深了幾分。

“嗷~”小狐狸懶洋洋地睜開眼,蹭著她的手心,似乎在疑惑為什麼停那麼久。

她微笑,“這座小城挺有意思的,在這住一段時間吧。”

翌日,湛長風在這條街上買了一間店鋪。

然後明心懵了:他為什麼會被叫來當夥計。

本體是明心極火的明心氣質溫潤,謙和儒雅,能讓人感覺到淡淡的暖意,他整理櫃檯時,隔壁兵器鋪的掌櫃就探頭來問,“小哥,這是傢什麼店?”

“草藥鋪子,兼醫館。”

“哦。”掌櫃笑道,“鄙人姓陳,你是老闆?”

“我隻是個夥計,明姓。”

“這樣啊,明小哥你忙著吧,開業那天我來祝賀。”陳掌櫃見隻有明心在店裡,說了一兩句就又退回了他的兵器鋪,朝自傢夥計八卦道,“旁邊要開藥鋪了,之前都冇聽到風聲,那小哥長得倒是俊俏,平易近人,適合這行當。”

夥計小聲嘀咕,“兵器鋪邊上開藥鋪,受了傷拿完藥,再買把刀去砍人,挺方便啊。”

等明心整理完,湛長風抱著小狐狸悠閒地踏進了店中,害得明心懷疑她是踩點來的。

“老師,櫃子架子都備好了,藥材怎麼辦,府庫裡拿,還是外麵采購?”

“不慌,我去向山裡的那些采藥人收購了些回來,先放上吧。”

明心看著櫃檯上出現的一堆草藥,欲語還休,老老實實將它們收拾了。

它們都是一百年到五百年的普通品級草藥,符合這座島的水平,但著實難以想象,一界君主會挨家挨戶收購它們,把它們擺進藥鋪賣。

明心冇忍住,問道,“老師,你不用處理公務嗎。”

“無妨,有花間辭和佐官們。”湛長風自覺今天的任務完成了,心安理得地泡了杯茶,躺在櫃檯後的藤椅上,看著小夥計忙東忙西。

當掌櫃也不難嘛。

又一天,這家藥鋪悄無聲息地開業了。

而附近的店家隔了兩日,才反應過來它是真開業了,過來道了聲恭喜。

陳掌櫃嘖嘖有聲,明明陳設挺雅緻的,怎空出了那麼多架子,不知道還以為是賣櫃檯和藥架的。

直到第三日,湛長風似乎意識到東西太少了,丟給了明心一個玉簡,“去配些現成的藥出來。”

明心拿來細看,裡麵詳細記錄了上千種配方,但看功效,毒藥占了大多數?

他無力時,又看到一張方子,是黑玉續神膏!

眾所周知,這種能增長神識的膏藥,是凜爻王研創的。

明心再看其他方子,都是不曾聽說過的藥名,心中重重一跳,“老師,這些都是您研究出來的方子?”

湛長風不在意地點點頭。

“......”明心疑惑,“老師您做的是王侯,為何還要專研這一道?”

“我之道,包羅萬象,怎是能被簡單定義的。”湛長風撫著小狐狸的後頸,徐徐道,“多方涉足,就是我的專一,但冇有人會是我。”

“明心,你是先天聖靈,其他與你差不多進入生死境的人族都神通了,為何你還停滯原地。”

“你若想治世,我已指點過你天下經綸,你若想成帝王,我也可以授你成王稱帝的法門,你若想學醫,我教你蒼生平等。你想清楚了嗎?”

明心平靜的心湖彷彿投下了一顆石子,入太一王庭那麼多年,老師就是他的引路人,她不會手把手教自己怎麼去做,卻會給自己指出方向,授予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從不乾涉他修行,就如她說過的“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這次,她直白髮問,是因為自己一直搖擺不定,讓人失望了嗎。

“老師......”

他快說出一個選擇時,湛長風又道,“你慢慢考慮,希望你能在這家藥鋪關門前想通,現在煉藥去吧。”

明心握緊了手中的玉簡,拱拳去了煉藥房。

湛長風的生活變得悠閒又單調,和采藥人計較價格,查驗小夥計的成果,跟買主你來我往幾句。

她假象了一下自己一輩子都是這種日子,瞬間一寒,那可真是災難。

她安於驚險刺激的險局,卻忍不了底層修士的平常日子嗎?

這就是她的缺漏了。

她在任何微末時候,都會奮發向上,為自己的目標萬死不悔,但不會享於微末,安於微末。

真正的平常心,應當虛融淡泊,在一切環境.一切行為中不起執著,笑納千變萬化。

湛長風嘗試以一種閒散地姿勢靠在櫃檯上,望著外麵往來的修士。

說是修士,但更多時候,他們是某家族人,某派弟子,某店管事,某個遊俠。在冇得道前,誰不是一邊生存著,一邊修行著。

正是午時過後的冷清時刻,陳掌櫃在店門口伸了個懶腰,發現隻在有客來時才站起來的人,竟然站著!

“風先生午好啊。”陳掌櫃打了個招呼,用了自己的慣常開場白,“今日的官報看了嗎?”

陳掌櫃經營著兵器鋪,對戰役尤為關心,自太一發行了涉及界內界外軍事.民生的幾版官報後,他就喜歡上了其中的界外版。誰讓界外正打得風生水起呢。

湛長風道,“初來乍到,還未訂,陳掌櫃看過了嗎,可有發生大事?”

“還不是那些大王朝吞來吞去。”陳掌櫃逮著人聊天了,立馬跨進藥鋪,倚上櫃檯,“風先生有興趣嗎,我跟你說說?”

她從善如流,“那再好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