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篇由書友——隨,撰筆而成。

夜,深了。

望君山上的風雪愈加的大了。

餘笙揉了揉皺起的眉頭,晝族危機不斷,幾天都冇好好休息的她身心俱疲。熬著燈火看完了又一本文書,餘笙思索一番便下了決議。望著還有半書案的文書,日日年年如此,自己是什麼時候習慣的呢?

一晃幾十年了啊......

餘笙不由苦笑,自己什麼時候選擇這條路的?

曾經的她也曾卑微過,做過流民,終日乞討,亡命千裡,朝不保夕,生死徘徊。在生活麵前自己宛如螻蟻,命運的一絲一毫波折就能使自己摧毀,可是後來還不是學會了不放過一絲一毫的機會,帶著假麵遊刃於眾人之間。

社學中瘋狂汲取知識擴展人脈的背後,理不清弄不明的愁緒縈繞在心間。自己所做的一切,在自己麵對父母師長時土崩瓦解。

世間並不友好,不是對每個苦苦掙紮的人都報以仁慈。生老病死苦苦掙紮,多少人希望超脫世俗一切而歸於湮滅。自己努力得到的一切,被父母當做籌碼獻給於家,自己尊師重道的後果,是要獻出自己的機緣。父母眼中,於家就是自己人生要遵奉的唯一,在老師眼中,自己是德行有虧不尊孝道的女子,永遠比不過男子。無論自己做什麼順應自己心意的事情,在他們眼中就是大逆不道吧?原來自己掙紮的一切都是那麼身不由已。自己終究無法對抗整個世道,身陷桎梏,前途迷霧,數不清的泥潭沼澤,自己孑然一身,撐了這麼久,終究是累了啊。

可是有人告訴自己,上麵還有更美的風景。

恍惚間,餘笙好像看見了青白山社學初見時她吟著清淺的詩和偏頭懶覷,看著她臨溪垂釣時隻為自己而活的自由和坦然,看見她一眼看透自己處境與自己直抒大道的高遠,亦看見自己甘願拋棄前途也要得到她的一聲安然無恙後,她驚心動魄的深情。

餘笙思緒回籠,怎麼又想起來了這個人呢?

自己終究,這麼多年,依舊是冇能忘那個同窗啊。

冇來由的愁緒讓餘笙有些突然,不知為何她想喝酒,隻得搖搖頭。今夜的政務是理不完了。

一盞盞溫潤的靈酒被餘笙啜下,清貴而內斂的麵頰也愈發紅潤,神通自是不會那麼輕易醉去,但是餘笙並冇有阻擋這種醉酒的感覺,五感意識都沉浸在微醺的感覺下,漸漸的沉淪......

再抬眼便是漫天星海,點點爍爍,浩無涯際,給人深沉內斂之感,仿若其中蘊藏大道隱秘,虛無縹緲之中似乎有些許琢磨不透的運勢。

餘笙努力的睜清自己的雙眸,想要看清楚自己到底身處何方,一貫的冷靜自持使她哪怕大醉,也依然儀態端雅,文質彬彬,高深莫測的神情很好的掩飾了她此刻腦中的混亂。

本是充滿著未知與神秘的星海,在餘笙渾渾噩噩之中仿若少了些許危險,多了幾分讓人嚮往的浩瀚,諸天星辰不斷重複著誕生,運轉,泯滅的過程,生生不息間是一場場驚心動魄的旅程。

“真是,太美了!”

從迷離間漸漸清醒的餘笙,望著這一切,在未知麵前,哪怕以她神通之軀,仍然是萬千微塵,仿若一個小小的星辰隕落,就能摧毀她如今的一切。但是,餘笙原本孤寂的心卻漸漸平靜下來。

思念會讓人寂寞,不得不說自己的同窗在自己心中占了很大一塊地方。餘笙知道,湛長風這個人,是有著自己求學生涯為之謀劃數年想要得到的一切;她是成了自己唯一一個小心翼翼不拿利益衡量、不拿偽裝麵對的朋友;她是自己在卑微落寞時期為自己打開新世界大門、在自己求大道途**成長的良師益友;她亦是,這燦若繁花的漫天星光。

五十多載的等待,懷著微末的希望,餘笙不後悔。但是未來求道之路,回望從前曆經的一切,她不由的有些許迷茫。大道艱險,稍有不慎身死道消,留下的僅僅是活在故人意識中的一段記憶,或苦或甜,或怒或笑,或喜或憂,除此之外,便是時過境遷再無一絲痕跡,怎能不讓人悵然?

但是,今觀儘這諸天星辰,但有此刻之景,哪怕探索其中,未來不定,最多不過以身殉道,已是足矣。何況,餘笙堅信,這人哪有那麼容易拋下自己要追求的大道呢?自己要做的,便是繼續前行,終有一日,會在在大道上見證你再次歸來。

餘笙發自內心的笑了。

醒來,長夜漫漫將過,望君山迎來了黎明的第一絲朝霞。

今天,又是新的一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