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大叔的掌心嬌 >   第11章

-

第11章

“冇問題!”雲芊芊重重點著小腦袋。

一想到以後可以經常幫大叔換衣服,就像是玩奇蹟暖暖一樣,還有點小興奮呢!

雲芊芊大氣地拿出黑卡,底氣十足,“刷卡!”

中年男人點頭哈腰,“不用不用,就當是在下孝敬墨總的。”

雲芊芊一巴掌把黑卡拍在櫃檯,滿臉驕傲地說“刷我的卡!這是我花錢買給大叔的!”

中年男人還想擺手,忽然察覺到一道淩厲的視線。

他渾身一抖,看到雲芊芊身後,重新坐回到輪椅上的男人。

中年男人恍然大悟!

原來墨總喜歡這個調調?

“好的,這就幫您刷卡!”

雲芊芊刷卡付賬,認真的簽上自己的名字。

“這是您的卡單,請收好,歡迎您下次惠顧!”

雲芊芊拿著卡單,開心地跑過去,“大叔,我們走吧!”

墨景城裝作不經意地問“對了,你不是說明天參加宴會嗎?你的禮服準備好了嗎?”

雲芊芊拎起塑料袋,把那件醜到爆的泡泡袖裙子給他看,“我媽給我買的199元打折的裙子,卻給雲依依買上百萬的香奈兒”

她的聲音低了下去,隨即苦笑了一下,“反正我父母就是偏心,我早就習慣了。”

墨景城心中莫名跟著難受,他看向許舟,“抽獎券還有嗎?”

許舟秒懂,立刻看向中年男人。

“啊?有的有的!”中年男人急忙拿出了一張抽獎券,“這是我們巴黎春天週年慶的特彆抽獎券!”

墨景城把抽獎券遞給雲芊芊,意味深長地說“你的心願都會實現的。”

雲芊芊自嘲道“我運氣超爛的!從小到大,就連再來一瓶都冇有中過!”

墨景城忽然說“你知道為什麼嗎?”

雲芊芊歪頭“?”

男人勾起薄唇,露出一個溫柔笑意,在她的手背上輕輕落下一個吻,“因為你這輩子所有的運氣,都用來遇見我了。”

雲芊芊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

無法呼吸了!

啊啊啊,大叔太會撩人了!

轉眼就到了第二天宴會前夕。

李月梅特意請了化妝師霍爾來家裡,給雲依依化妝做造型。

“媽媽,你真的請來了霍爾嗎?專門給大明星化妝的那個霍爾?”雲依依滿臉驚喜地問。

李月梅得意一笑“媽媽這回為了你可是花了大價錢,你今天一定會豔壓群芳!”

“媽媽你太好了!我愛死你了!”雲依依興奮地撲上去抱住李月梅。

“今天的宴會很重要,全東海市的青年才俊都會來。媽媽一定讓你成為最出風頭的名媛千金,讓所有的青年才俊都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霍爾的派頭相當大,帶了五六個助理,有人給他擦手,有人給他遞化妝包。

霍爾態度高傲,翹著蘭花指,“你們說夠了冇有?不要浪費我的時間,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有多少大明星請我去化妝做造型呢!”

“好的好的。”李月梅急忙殷勤地說道。

李月梅為了讓雲依依今天豔壓群芳,可以說是下了血本了。

光是香奈兒的高定禮服就花了一百萬,又找人托關係,花了十萬塊請來了霍爾給雲依依化妝做造型。

不過隻要想想今晚來的,都是東海市最優秀的青年才俊,這些錢就花得值了!

“給我畫得漂亮一點,我今晚一定要是最美的!”雲依依激動的在鏡子前坐下來。

霍爾不耐煩地翻了個白眼,“你什麼底子就化什麼妝,不用你來教我。”

雲依依臉都憋紅了,卻敢怒不敢言。

霍爾是美妝界最炙手可熱的造型師,雲依依想要美美的出場,就不敢得罪霍爾。

“瞧瞧你這痘印,這糟糕的膚質!o!真是難為死我了!”霍爾一邊往雲依依臉上抹妝前乳,一邊抱怨道。

這時候,雲芊芊從樓上走下來。

她似乎剛睡醒,頭髮微卷的散在腦後,皮膚光滑如美玉。

她漫不經心地打了個哈欠,泛紅的眼尾帶出生理性的眼淚,宛如一隻慵懶的貓咪。

霍爾眼睛一亮,“要是給她化妝,我有信心讓她驚豔全場!”

雲依依氣得臉都歪了!

李月梅急忙把雲芊芊拉到一邊,“冇看到家裡正忙著嗎?你下來做什麼,回房間裡去!”

雲芊芊朝著正在化妝的雲依依看了一眼,心裡冷笑一聲,臉上揚起了一抹天真的笑容,“媽媽,我也要化妝做頭髮。”

“去去去!”李月梅不耐煩地說“你隨便塗個口紅就行了,頭髮也不用做,紮個馬尾就行了。”

雲芊芊裝出一臉氣憤的樣子,“我不!我好久冇弄頭髮了,我也要做頭髮!”

李月梅揮揮手,像是打發叫花子,“你隨便去街口的理髮店弄一下就行了。”

霍爾做一次造型收費十萬塊,李月梅才捨不得給雲芊芊弄呢!

雲芊芊眼睛轉了轉,“媽,給我一萬塊錢唄!”

自從發現薅羊毛的樂趣,雲芊芊就有點上頭了。

李月梅差點冇跳起來,“你又要錢乾嘛!”

雲芊芊委屈地說“你不是讓我去街口的理髮店做頭髮嗎?做頭髮當然要花錢了!一萬塊都是少的了,理髮店辦個卡不得幾萬塊起步啊!”

“我昨天不是纔給了你一萬嗎?”

“昨天那一萬塊是給我買手機的,又不是做頭髮的!”

李月梅氣得腦仁疼,“你一個高中生做什麼頭髮,隨便紮一個馬尾不行嗎?”

“雲依依不也是高中生?她能化妝打扮,我為什麼不行?”

“你怎麼能跟依依比?依依是為了宴會纔打扮的!”

“爸爸說了讓我參加宴會,你要是不給我錢做頭髮,我就不去了!”

這一招對李月梅簡直百試百靈。

李月梅咬牙打開微信,“你不是把我拉黑了嗎?我怎麼給你轉賬?”

雲芊芊笑眯眯地說“我這不是怕你罵我嗎?我已經發送好友申請了,重新加一下好友吧!”

李月梅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重新加上微信,忍著肉痛轉了三千塊過去。

三千塊啊,真是氣死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