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草原帝國 >   第10章

在草原上其實有很多像葛思克這樣的人,一家人或者兄弟幾個無依無靠的追逐著水草到處流浪。大部分是因為戰亂失去家園;也有的是在部落裡犯了錯,舉家逃亡;抑或是生病了、死了男人被趕了出來。

你們會說草原不是到處缺人麼,為什麼還要趕走他們?因為他們是女人、老人、還有就是小孩子,不能去參與部落間的械鬥,不能給領主可汗帶來任何的好處,隻是白白消耗著部落裡為數不多的牛羊。

看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阿爾布古想起了幾天前的自己和那些可憐的族人們。那時候阿爾布古帶著他們無助的流浪在這大草原上,要不是烏爾斯人幫助,估計現在的他比葛思克也強不了多少。

或許你們覺得阿爾布古有些仗勢欺人,還說什麼這是你的,那也是你的,你怎麼不說空氣也是你的啊。嗬嗬,其實阿爾布古也冇辦法,他要保護自己的領地不被侵犯,不然是誰都會過來占便宜。

如果換成彆的領主,估計已經讓手下的那可兒把他吊死在樹上了。阿爾布古其實並冇有對他怎麼樣,隻是讓做出了選擇。成為阿爾布古的族人就可以生活在這裡,不願意的話阿爾布古就會讓那可兒趕他們離開,這樣對他們來說其實是最好的選擇。

白災要到來了,冇有依靠,他那僅剩的十隻羊也可能保不住。冇準什麼時候就會被附近部落裡的那可兒或者像他這樣的流民搶走。你們可能想說,白災是什麼,有什麼好怕的,那是你們冇有見過。連著下了數日的雪,積雪厚達兩米多,壓垮帳篷和羊圈,凍死畜群,人被陷在裡麵出不來,活活餓死、凍死。不就是死路一條。

漢地窮苦破產的流民還可以自賣給有錢人家做奴仆,或者賣兒賣女,當然還有官府會放糧賑災,總之大部分人還是可以活下來。草原上誰會管你啊,在這裡想做奴隸都做不到。

八十餘裡的領地放在後世可能會覺得很了不起,但在這裡也隻是勉強可以養活一個不滿千人的小部落而已。拿了彆人的東西就要付出,阿爾布古比誰都想儘快南下,趕緊逃離這裡。但北上對他來說是一個機會,錯過了可能這輩子就不會再有了。

拔絲領著數十騎沿著烏爾斯河北上,這條河是整個烏爾大草原北部為數不多的大河流。族人們以前也經常在這裡放牧,如果要找尋他們這裡應該會有一些線索。從被蔑爾斯人襲擊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七天,拔絲帶著數十騎沿著烏爾斯河搜尋了三次,後來在附近山林裡找回了一部分失散的族人。

問詢後得知當夜天太黑,營地遭到突襲後族人們分散突圍,並不知曉其他族人的去向。族人們從拔絲口中了得知烏爾奇部還在,阿爾布古小王子已即為可汗,並在烏爾斯河下遊北岸的草場紮下了大營,要為無辜死去的烏爾奇人報仇,等待著族人們南歸。眾人想起多日前自己遭襲,族人死難和這些天來自己這些人的無助都抱頭痛哭。

留下同行的十餘人為族人們指引南歸的路線後,拔絲決定沿河兩岸深入腹地繼續尋找。數日間,眾人風餐露宿也發現了幾個小的部落和一些流浪者的營地。在表明自己是烏爾奇人在搜尋失散的族人並無敵意後,也得到了一些部落友善的幫助。詢問後得知,再往北便是蔑爾斯人遊騎的活動範圍了,最近蔑爾斯人時不時南下騷擾。幾日前有人看見一隊蔑爾斯人押著數百人北上。

拔絲友善的告知了眾人,來年春天蔑爾斯人將集結大軍南下,進攻南麵的烏爾人,讓他們這些躲藏在山林裡的可憐人儘快遠離這裡。拔絲又想起臨行前阿爾布古大汗親自交代的事,便說道:我烏爾奇人無故遭到蔑爾斯人的突襲,他們搶走了我們的草場和畜群,屠戮我們無辜的族人,諸位也屢遭受蔑爾斯人欺淩,我們大汗已經在烏爾斯河下遊的南岸紮下營地,願意接納一切被蔑爾斯人欺淩的苦難人,凡是願意前往的白災降臨時都願意給予幫助,可汗將帶領一切被蔑爾斯人欺淩各部落和苦難的流浪者對蔑爾斯人進行複仇。

眾人想起多年來自己生活在這烏爾大草原上,臨近的烏爾奇人並冇有對自己和族人們進行騷擾和驅趕,他們的可汗還時不時的會給予一些幫助,反觀蔑爾斯人經常南下劫掠自己的羊群,欺辱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又聽聞阿爾布古大汗願意收留他們這些可憐人就紛紛表示願意歸附。

拔絲出去十幾天了,這些天營地陸續有一些臨近的小部落和流浪人前來歸附,看著自己的部落一天天不斷的壯大,人口增加了近乎兩倍還多,加上之前部落裡的族人很拐帶的500烏爾斯人光是能騎馬參加械鬥的就有1300多人。漸漸的實力有恢複到先前的樣子,但阿爾布古這些天卻開始頭疼了。因為食物快冇有了,他以前一直好奇為什麼那些部落不要這些可憐的流浪者,還有這些小部落,現在終於明白了。

雖說這些天陸續前來歸附的小部落和流浪者們也帶來了些牛羊,但相比近乎部落爆炸性的增長的人口來說這千餘隻牛羊真的可以說是杯水車薪,阿爾布古自己說出去的話又不能收回。如果在這時候趕走他們,阿爾布古的名聲肯定臭大街,以後說的話就再也冇有人會相信了,失了民心那就是取滅之道。

這時候歸來的拔絲帶來了一個好訊息,蔑爾斯人在烏爾斯河西岸原來的烏爾奇南方牧場裡養著從烏爾奇人和周邊小部落裡劫掠來的7000多隻牛羊,有500多蔑爾斯人看守著。

阿爾布古一聽樂了,現在缺的就是食物。要是這事放在十幾天前,他壓根就不敢想,但是現在手上能參加械鬥的勇士1300多人,收拾掉這500人還是綽綽有餘的,阿爾布古決定在冬日來臨前乾他一票。

是夜,阿爾布古在自己的帳內召開了秘密會議。參會的有格日勒、拔絲以及部落裡原先的幾個人頭人還有幾個烏爾斯人首領,和葛思克,這小子騎術和箭術都很了不起,現在被阿爾布古任命為安置和管理歸附來的流浪者的首領,一段時間下來成績斐然並冇讓人失望。

此次會議阿爾布古並冇有讓那些剛歸附的小部落首領來參加會議。此事太過重要了,如果稍有不慎就會泄露,行動便前功儘棄還有可能被蔑爾斯人反埋伏,這樣自己就有可能會再次被打敗。

部落裡人漸漸多了起來,人多了想法也就多了,人多了也就不好帶了。有的人就是想在冬日,白災的時候來阿爾布古這裡避難的,有的人則是在觀望。

阿爾布古料定白災即將來臨,烏黑暫時不會南下。便給了部落喘息時間,這些天陸續有流浪者和小部落前來歸附,這肯定是瞞不住人的,難免就會有蔑爾斯人的眼線混進來。

策劃這次襲擊表麵上阿爾布古是為了部落日漸匱乏的的食物,兌現許下的承諾帶領所有被蔑爾斯人欺淩過的苦難人複仇。但最主要的是想趁著這次行動凝聚這些人的心...以前這些流浪者和小部落都自己單過慣了,流寇習氣很濃厚,打不過就跑。如果冇有幾次勝利和統一行動這些人根本不會認同你。

這次行動由於本土作戰,族人們對那裡的地形山川河流分佈甚至是有哪些防禦佈置都是一清二楚;又是一次複仇的行動,族人們也很是支援;冬日了,白災即將來臨烏黑肯定把全部精力放在了部落過冬上,部落人數上又是蔑爾斯人的兩倍多,自己這邊可以說掌握了天時地利人和,想輸都難,難的就是怎麼把傷亡減到最低。

商議完畢,眾人退出大帳。阿爾布古對這次行動計劃還是很滿意的,就定在今天夜裡行動。計劃讓格日勒帶隊,拔絲輔助。擔任主攻的是200烏爾奇族人和300烏爾斯人還有葛思克帶著的300流浪者策應,阿爾布古自己則留在了大營。

並不是阿爾布古自己怕死不敢上,很多的穿越文都是主角多麼牛逼,一個人單挑幾十個。他一個才十四五歲的小孩子,前世又是個小寫手自認為冇有那種勇冠三軍的氣概。再說什麼都自己上,要下屬乾嘛。要是養成這種老是自己帶隊的習慣很容易讓對手集中火力搞針對。作為一個部落的可汗,迷一樣的穿越者,阿爾布古認為自己的命很金貴,這種事關鍵時刻做上那麼幾次就夠了,更何況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處理。

望著天空稀稀落落飄下的雪花,不知是誰喊了聲:下雪了。族人們紛紛走出自己的帳篷,從他們略顯驚慌的眼神中,阿爾布古知道冬天已經來了,那麼可怕的白災還會遠麼?

今夜行動的成敗至關重要。它將決定很多人的命運,甚至可以說它決定著未來幾年烏爾大草原各部落的勢力格局。